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教育 在家“远程学习”结束后,为什么还得做家庭作业?

Children working at a computer

瑞士德语区的课程表,只规定什么时候不应该布置家庭作业-比如在法定节假日-做出了规定,而没有明文规定是否应该布置家庭作业。

(Keystone / Melanie Duchene)

瑞士的学校由于新冠肺炎关闭后,家庭作业这个词有了全新的含义。不过,等我们所说的远程学习结束后,瑞士的一些学校将重启关于家庭作业重要性的讨论。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就在这次健康危机之前,瑞士东部的一所小学曾开展了一项停止给小学生布置家庭作业的实验。

这个为期一年的实验项目在圣加伦(St Gallen)附近的Feldli-Schoren小学开展,对象是8至12岁的小学生。

“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实现机会公平:教育方面处于优势和处于劣势的家庭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家庭作业对那些家长没法给建议、帮不上忙的孩子来说,是很大的压力。”校长拉尔夫·沙佩(Ralf Schäpper)2月时告诉《圣加伦日报》(the St Galler Tagblatt 德)外部链接。此前,校方宣布该项目将在最初计划的六个月基础上延长试行。

此举对各方都有利。“孩子们一天上了七节课后回到家,不该又得坐到书桌前,”沙佩说道。

取而代之的是,现在学校每周有四次指导学习时间,每次20-30分钟。沙佩表示,学生、老师和家长第一次给的反馈“大多正面”-虽然他承认,部分家长更喜欢以前的做法,因为他们想知道孩子每天在学校做什么。

Feldli-Schoren小学不是个例。卢塞恩(Lucerne)附近克林斯(Kriens 德)外部链接的一所小学,以及伯尔尼(Bern)地区的几所小学近年都相继取消了家庭作业。

引起争议的话题

然而,这个话题仍具有争议性(德)外部链接圣加伦师范大学(英、德)外部链接的幼儿研究教授伯恩哈德·豪泽(Bernhard Hauser德)外部链接表示其中有几方面原因。

“很多孩子和家长巴不得没有家庭作业,因为这就意味着在家里没那么紧绷了,”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但国际学习研究结果显示,家庭作业是确保学校运转良好、学生学习收获大的重要因素之一。”

豪泽表示:“取消家庭作业之后,当然有家长抱怨。所以在家长中也存在争议。”这些家长认为,家庭作业对孩子的学业表现和之后的职业发展都很重要。

决定由谁来做?

在瑞士,教育事宜由各州各自管辖,但多数事务还是由地方学校层面决定。家庭作业是非强制的(德)外部链接。比如,瑞士德语区的教学计划21(Lehrplan 21,多语)外部链接只规定什么时候不能布置家庭作业,比如公共假日期间,但没有规定是否应该布置。

豪泽指出,关于家庭作业的量,也有一些指南:在圣加伦州,低年级小学生一周的家庭作业量大约为60分钟,10-11岁的学生大约为2小时或更长,初中生(15岁及以下)的作业量则最多可以达到每周4小时。

学习减少

豪泽支持布置家庭作业,因为这能帮助加深和巩固对知识的理解。他指出:“如果上学期间完全不做家庭作业,相当于减少了700小时学习的时间。” 另外,家庭作业还能帮助孩子养成自律习惯:做一些他们未必想做的事情-毕竟,踢足球的诱惑力可大多了。他认为,这是人生中重要的一课。

他说,取消家庭作业在瑞士仍不常见。虽然没有官方数据,但他估计每10-20年就有一轮反对家庭作业的运动,但通常只有几所已经实施了该政策的学校会参与。然而,施维茨州(Schwyz)的中心学校在1993年真的(英)外部链接取消了家庭作业,但这样的情况仅维持了四年(德)外部链接,随后就由于家长抗议而停止了。

豪泽教授称,目前没什么动静,更多是因为如果一所学校决定取消家庭作业,它势必就要接受极其仔细彻底的审查。但不是所有学校都想往这个方向走。

“一部分学校完全取消了家庭作业,另一些学校保留了家庭作业,但让学生在学校完成。这样一来,消极影响就没那么大。但这对能够独立做作业的学生来说,这是不利的,因为他们现在必须得在学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完成作业。” 豪泽表示。

跨越语区

在有独立课程体系的瑞士法语区,情况又如何呢?瑞士法语教师联合会(法)外部链接的塞缪尔·罗尔巴赫(Samuel Rohrbach)表示,该地区会定期讨论家庭作业这个议题。“纳沙泰尔(Neuchâtel)、汝拉(Jura)等几个州已经发布过指令,明确规定了学生每天做家庭作业所需的最长时间。人们不希望小学生负担太重。”罗尔巴赫在邮件里说。

联合会提出了不公问题,同时也指出,学生们需要通过完成家庭作业学会自我管理。它提议,学校提供有老师指导的学习时间,给所有学生提供支持。罗尔巴赫还表示,家庭作业也应该作为课堂内容的延续,而不应该增加新的内容。

给家长的支持?

豪泽也一直在思考如何促进机会平等。除了学校每天提供家庭作业指导课之外-事实上,目前部分学校已经在这么做了,但通常是一周只有两三次-他认为,教育方面处于劣势的父母也应该获得上课的机会,学习如何以最好的方式帮助孩子完成家庭作业。

这样一来,能在家独立完成家庭作业的学生可以选择在家做,需要帮助的学生也能获得相应的支持。

沙佩校长告诉《圣加伦日报》(德)外部链接,Feldli-Schoren小学准备在今年暑假来临之前评估这个项目是否取得了实效;目前还没有决定下一个学年是否会安排家庭作业。

国际对比

关于家庭作业的官方研究报告并不多,但这份发布于2014年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报告(多语)外部链接,简要展示了高年级学生的作业情况。报告显示,2012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中,15岁的学生每周要花将近5小时做家庭作业(调研的所有国家都布置家庭作业)。

瑞士排名第11位(调研涵盖了共计38个国家),该国学生人均每周需要花4小时左右做家庭作业。排名榜首的是芬兰和韩国,学生每周所花时间小于3小时;而爱尔兰、意大利、哈萨克斯坦、罗马尼亚、俄罗斯联邦和新加坡的学生每周要在完成家庭作业上花费7小时以上的时间。

该研究还发现,优势学生群体比弱势学生群体花在做家庭作业上的时间更多-在参与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所有国家都无一例外。

信息框结尾

教育方式 没有家庭作业的瑞士学校

自己拿出课本,乖乖地在家做作业。家庭作业似乎应该这样完成。然而我们知道,现实并非如此,家庭作业最能引发争论。批评者说,家庭作业会引爆家庭冲突,还让孩子们站在了不同的起跑线上。 (SRF/瑞士资讯swissinfo.ch) ...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