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新任联邦总统约翰·施奈德-阿曼


“在我们的家园,公民的意愿能得以实现”


作者:Peter Siegenthaler和Igor Petrov


新任瑞士联邦总统约翰·施奈德-阿曼表示,瑞中自由贸易协定对瑞士本土企业大有裨益,尤其保障了企业内部的工作岗位,也让瑞士在面对欧洲大陆的竞争者时更有底气。 (Rolf Amiet,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新任瑞士联邦总统约翰·施奈德-阿曼表示,瑞中自由贸易协定对瑞士本土企业大有裨益,尤其保障了企业内部的工作岗位,也让瑞士在面对欧洲大陆的竞争者时更有底气。

(Rolf Amiet,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昔日的实业家,今日的联邦总统-他在政府中扮演的角色绝不是一位领军人,而是斡旋者-在纵横捭阖中寻求共识、达成解决之道,从而“为瑞士营造自由、安全和繁荣”。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主张瑞士应对外部世界秉持开放的态度,但与此同时,也认同瑞士的自主权及直接民主。

他并非与生俱来、天赋异禀的沟通达人,也不是瑞士大众最偏爱的政府官员。然而,他却在2015年12月的瑞士联邦议会两院联席会议上顺利当选。2016年,这位拥有自由民主党背景的经济部长将担任瑞士联邦政府的代言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眼下的难民潮和安全问题对瑞士而言同样举足轻重。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似乎意味着,恐怖主义已经蔓延渗透到欧洲境内。瑞士的情况如何呢?

瑞士联邦总统约翰·施奈德-阿曼: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欧洲大陆的人员流动迁徙一直是各国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恐怖主义在欧洲并非新生事物,但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新的维度。我们决不能把每个难民都视为潜在的罪犯。但我们必须随时留心、保持密切关注,清楚地记录谁进入了瑞士。此外,出于人道主义原因在瑞士寻求庇护的难民,将会得到很好地融合-当然,前提是他们必须遵守瑞士的法律。而那些不应该滞留在瑞士的人,必须被遣返。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瑞士而言,与欧盟的关系无疑是与自身休戚相关的紧要议题,尤其是2015年“反对大规模移民”的动议在全民投票中得以通过,它要求移民数量有显著的节制。如果这一来自绝大多数民众的要求得以贯彻实施,瑞士与欧盟的双边关系将会何去何从?

约翰·施奈德-阿曼:联邦议院的所有工作都围绕着两个目标:第一,我们希望与欧盟稳定的双边关系能够得到长期保障和维系。第二,很显然,我们非常尊重民众的意愿,从而遵循他们的要求限制移民。虽然目前两者之间存在一定分歧和偏差,但我们希望这两个目标能借助保障条款得以同时实现。

换而言之,一方面,我们会实现移民减缓;另一方面,自由流动的基本原则作为双边协议的子部分,不会被撼动。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您所说,瑞士是这么据理力争的,但欧盟认同这个观点吗?

约翰·施奈德-阿曼:我们尽力寻求与欧盟达成一个和谐友好的解决之道。但如果无法实现,瑞士将会单方面采用保障条款。2016年年初,我会一如既往地与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保持联络与沟通-这得归功于我的前任西蒙奈特·索马鲁嘎 (Simonetta Sommaruga)非常出色地维系了与欧盟的关系。我替瑞士发声,而并非欧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果没有更加妥善的解决方法,瑞士将会根据保障条款减缓移民。这难道不会让瑞士置身于各方压力之下吗?

约翰·施奈德-阿曼:这是联邦议会慎重考虑的结果。虽然不失遗憾,但联邦议会是在体现民众意愿的宪法授权下运作,我们应该遵循这样的原则去实现公民的真实意愿。在我们国家,民众的意愿理应得到尊重和执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甚至不惜冒着牺牲双边关系的风险?

约翰·施奈德-阿曼:当然,我们会尽力避免你说的这种恶果。我们并不清楚,欧盟将会如何回应。但我们明确知道的是,欧盟同样极其珍视和瑞士的关系。众所周知,欧盟和瑞士的贸易往来甚为密切。一个直观的指标是,平均每个工作日来自贸易往来的金额就高达10亿瑞郎。此外,2015年欧盟从中获得了高达700亿欧元的贸易顺差。这些因素使得它必然会慎重考虑,双边关系对它而言是举足轻重还是形同鸡肋。另外,鉴于近年来让欧盟各国头疼的就业难题,与瑞士之间搭建一面经济壁垒,是否有些得不偿失?认为欧盟会轻易断绝与瑞士的经济往来,这无疑是不现实的假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目前,某些瑞士企业深受瑞郎强劲势头的困扰。自2015年初取消欧元对瑞郎保底汇率以来,瑞士工业或裁减了数千个工作岗位,或把生产线迁移至国外。您在担任联邦总统的同时作为经济部长,会采取哪些措施,避免更多的瑞士企业移居国外?

约翰·施奈德-阿曼:国家货币政策只能在汇率关系里做一定程度的调节。真正的汇率规定属于瑞士国家银行的职责范畴。

针对短期经济政策,我们能做的是:我已经于1月底向那些由于瑞郎的坚挺陷入困境的企业开放了短期工作(Kurzarbeit,德,即暂时性的减少在某家企业的工作。该雇员一旦失业,可以从失业保险处得到一定的补偿)。接下来,我也会向联邦议会提出申请,把短期工作时间从12个月延长至18个月。此外,为了促进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小型企业的发展,联邦议会也向科技与创新(KTI)委员会基金增资2000万瑞郎。这一举措获得了瑞士经济行业的高度赞赏。目前,我们也在进一步深思熟虑,2016年会继续采取哪些措施。

除了上述提及的这些举措,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帮助企业减轻不必要的负担:譬如减少繁文缛节、降低成本等等。我们必须明确我们自身的定位和立足之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作为金融中心,瑞士同样也强烈感受到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如今针对外国客户的银行保密制度近乎被废弃,而对本国公民却依然有效。您认为这合理吗?

约翰·施奈德-阿曼:当然。在瑞士,公民和政府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信任关系。银行保密法正是基于这种关系而赖以为生。公民向我们申报收入资产,而政府负责稽核审查。一旦刻意瞒报、漏报、误报的行为被揭穿,就必然面临相应的惩处,决不会被姑息。而那些依法申报的公民,有充足的理由要求政府无权涉足他的私人领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作为自由贸易的忠实拥趸,您非常支持已经施行长达一年多的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自它生效以来,关税逐步减让,贸易飞速增长,成果颇丰。您如何理解这种贸易增长?

约翰·施奈德-阿曼:2014年7月1日,瑞士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虽然不是所有的关税都在短期内实现了减让,但确实成效显著。2012年瑞中技术性谈判达成一致后,中国作为销售市场对瑞士的产业而言越来越具有吸引力。人们普遍意识到,瑞中之间将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关税制度,这种关税制度的进展和修订在瑞中自贸协定施行之前就呈现出一个增长曲线。

瑞中自贸协定缔结后,第一年的数据喜人。瑞士向中国的出口总额增长了2.3%,对比之下,在全球范围内的出口增长率仅为0.9%。自由贸易协定对瑞士本土企业大有裨益,尤其保障了企业内部的工作岗位。

瑞士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合作至今非常畅通。但凡遇到意见相左的时候,我们都能够有效地解决问题。我每天都会从瑞士市场得到反馈,强调这一协定有多重要。面对欧洲的竞争劲敌,我们的优势在于,迄今为止欧洲大陆其他国家还未与中国缔结自贸协定。

约翰·施奈德-阿曼

1952年出生于伯尔尼州的爱蒙塔尔(Emmental)。他曾就读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电气工程专业,并于1982/83年在位于法国巴黎附近枫丹白露的英士国际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已婚的他有两个儿子。1981年他进入了其妻子家族企业旗下位于Langenthaler的工业企业。自1990年开始,他引领安迈集团(Ammann-Gruppe),直至2010年他入选瑞士联邦委员会。1999年他曾担任瑞士电子机械金属企业协会(Swissmem)的主席。

施奈德-阿曼是自由民主党的成员。这位昔日的工业领军人也率领着联邦经济事务部(包括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联邦职业教育与技术局等机构)。

2015年12月,施奈德-阿曼当选为2016年度瑞士联邦总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商界对这一举措尤为赞赏。但与此同时它也饱受争议,比如有人认为,由于瑞中自贸协定的存在,瑞士不得不对中国侵犯人权的现象予以容忍。您对此有何评价?

约翰·施奈德-阿曼:不,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自贸协定的序言里有一部分内容涉及联合国宪章,并且间接地提及人权问题。

在自贸协定里,还专门有一单独的章节涉及环境问题和生态挑战。除此以外,我们与中国还就社会问题签署了补充协议。

随着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参与的贸易活动愈加频繁,它就必然要以更透明更开放的姿态面对世界,从而越多地顾及到自身的环境和社会问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与中国的自由贸易无疑开拓了一个广阔而重要的市场。但对瑞士而言,或许更为重要的是在欧洲境外的美国市场。美国和欧盟之间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又称:跨大西洋自由贸易条约,Freihandelsabkommen TTIP,多语)的缔结指日可待。对此瑞士有什么期望吗?

约翰·施奈德-阿曼:毋庸置疑,这是巨大的机遇,我们相信跨大西洋自由贸易条约会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任期内得以缔结。在谈判磋商期间,为了在适当的时间点迅速作出积极反应,我们为之付出了巨大努力。2012年以来,我多次与诸多美国贸易代表会晤,记得上一次是2015年夏天在华盛顿。我们一再明确表示:如果美国与欧盟达成协议,我们希望瑞士也能参与其中-前提是没有其他限定条件,也就是说,“要么参与,要么放弃”。

我个人有一项宗旨-不仅仅是在我担任总统的任期内:“希望大家共同为了就业和我们国家的发展繁荣而努力”。我希望瑞士能实现充分就业-这也是所有瑞士人的展望。因此,当跨大西洋自由贸易条约到来的时候,我们不会置之度外,而会全力以赴。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