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聞自由 台灣和香港: “民主島嶼”會沉沒,還是會崛起?

台灣下任總統花落誰家?結果懸而未決。觀察家們質疑,中國政府是否會影響台灣2020年1月11日出爐的總統選舉結果。

誰會問鼎台灣下任總統?結果懸而未決。觀察家們質疑,中國政府是否會影響台灣2020年1月11日出爐的總統選舉結果。

(《天下》雜誌王建棟、劉國泰)

香港示威、被水軍操縱的台灣2020總統大選、新疆“再教育營”……在上週日(9月1日)舉辦的伯恩首屆“全球記者-真實故事獎”期間,來自台灣媒體人和駐亞洲地區瑞士記者共聚一堂,分享各地區記者採訪境遇,聚焦香港、台灣和中國當下熱議話題。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香港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現已持續長達13週之久。就在身處遙遠瑞士的我們舉辦記者座談會的當天,大批香港民眾在政府總部、立法會、警察總署等多地與防暴警察發生激烈衝突;數以千計的民眾不顧政府禁令,再次聚集香港國際機場,以期吸引國際社會對“反送中”給予更多關注。

香港抗議活動,最終會以哪種形式收尾?中國政府將採取怎樣的行動,來解決或回應香港示威者的訴求?對此,各界均保持密切關注。

與此同時,在與香港相隔800餘公里的台灣,正臨近總統競選衝刺階段。積極爭取連任的蔡英文總統,與在野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形成競爭態勢。而作為前執政黨的國民黨,與中國大陸的關係近年來愈發緊密。

誰會問鼎台灣下任總統?結果懸而未決。觀察家們質疑,中國政府是否會影響台灣2020年1月11日出爐的總統選舉結果。

面對詭譎情勢,曾報導相關議題的台灣記者和瑞士電視台SRF駐東南亞記者會作出怎樣的判斷?

嘉賓:Lukas Messmer(左二),瑞士電視台SRF駐東南亞通訊員;Hedy Chiu (邱學慈,右二),台灣《天下》雜誌特約記者;Jason Liu (劉致昕,右一),致力於公共領域深度報導和調查報導的台灣非營利網絡媒體《報導者》主筆。

嘉賓:Lukas Messmer(左二),瑞士電視台SRF駐東南亞通訊員;Hedy Chiu (邱學慈,右二),台灣《天下》雜誌特約記者;Jason Liu (劉致昕,右一),致力於公共領域深度報導和調查報導的台灣非營利網路媒體《報導者》主筆。主持人:Patrick Böhler(左一),瑞士資訊swissinfo.ch執行編輯。

(Swissinfo.ch)

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背後真的存在境外勢力網絡操縱嗎?

信息框结尾

邱學慈:我們普遍認為明年的總統選舉,是決定台灣未來是否會向中國敞開大門的決定性時刻。因為韓國瑜被台灣民眾普遍視為中國政府青睞的首選。

事實上,在去年地方性選舉拉開帷幕之前,鮮少有人知道韓國瑜究竟是誰。那麼,為什麼他能夠輕易擊敗對手、成功贏得總統候選人提名?

(邱學慈)

通過對谷歌趨勢(Google Trends)進行分析,我發現對詞條“韓國瑜”的搜索熱度在地方選舉前驟然升溫,甚至超過此前一直在網路擁有相當人氣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我借助進一步對比察覺到一個異常情況:“韓國瑜”詞條最先竄起於台灣本地最大的社交媒體PTT上,過了一段時間才逐漸在谷歌上形成病毒式傳播。這種時間上的先後關係,讓我開始探究:與此次選舉相關聯的網路輿論,是否背後有人在刻意操作。

最終,我發現了境外勢力介入台灣選舉的線索。比如通過追溯某一篇挺韓PTT文章的谷歌短連結的點擊率或追踪帳號IP地址,我發現從該文章所附短連結進入閱讀的帳號中,竟然有30%都來自台灣境外,而且其中絕大部分用戶使用的是大陸地區通用的簡體字。

+延伸閱讀:《“韓流”怎麼造出來的? 》外部链接

不僅如此,選舉前後在社交媒體發文最多的兩組帳號,均屬於短期現身的“影子帳號”,明顯不符合一般政治支持者的常態表現。在後期的一系列採訪中,我訪問了一位專門為某位候選人撰寫公關稿的職業寫手。據他所說,他從來都不清楚那些刊登網路文章的帳號背後究竟是真人還是影子,他也不知道付款人實為何人。

我所在的媒體整理了PTT、Facebook和YouTube“影子帳號”明碼標價的價目表,距離選舉日越近,價格就越高。

雖然網絡是一個向所有人開放、提供各方意見、看似公正公開的平台,但是,當我們每天從中獲取的信息,只不過是被人為操縱的資訊時,選舉就變成了金錢的遊戲,民主便永遠無法實現。

目前,哪些關於香港抗議示威的信息並不屬實? (現場觀眾提問)

信息框结尾

劉致昕:自香港爆發大規模抗議遊行以來,網路上圍繞“台灣政府或總統以金錢、物資或其他方式,為香港示威者提供協助”,充斥著各種謠言、虛假新聞、由國家機器製造的政治宣傳資訊。

遺憾的是,很多台灣民眾通過大量瀏覽此類資訊,也對此深信不疑。

所以在過去的三個月裡,我們從不同視角對該議題進行了報導,幫助讀者了解事實。

+延伸閱讀:《報導者》關於香港遊行示威系列報導外部链接

Lukas Messmer有趣的是,據諸多中國媒體報導:“香港暴亂的幕後黑手是美國CIA”,“西方勢力借反修例為名,操縱港獨分子” 。你只需要親自走上香港街頭見證示威,就會立刻意識到:真相絕不是那麼回事,那些報導傳達的絕非事實。

中國民眾為什麼會普遍選擇相信假新聞和政府宣傳? (現場觀眾提問)

信息框结尾

Lukas Messmer對我來說,中國大陸就像是一個被密封焊死、層層包裹起來的巨型氣泡,你不會接觸到任何來中國境外的信息,每天耳濡目染的都是統一口徑的宣傳。

絕大多數人-甚至包括曾經和我在香港同學、後返回中國大陸從事新聞報導工作的好友,在官方媒體日復一日的密集式宣傳攻勢下,很難保持判斷力;即使接觸外界信息,也會質疑其可信性。

外國記者報導香港抗議活動,會受到阻撓嗎?

信息框结尾

Lukas Messmer作為一名來自海外的白人記者,在當前局勢下進入香港進行報導絕非難事。我可以採訪到絕大多數我希望採訪的人,沒人上來阻止我-無需任何特殊證件,可以說,採訪報導香港抗議示威活動,在當前的香港非常非常容易。

方便之處在於,就獲取資訊來說,一切都很公開透明。很多香港示威者有各自明確的角色分工:一部分人作為“前線示威者”或“勇者”參與街頭示威集會,另一部分人則負責拍攝、剪輯和發布視頻。所以即使你不在現場,也可以通過網上大量的現場直播視頻了解現場最新進展。

瑞士香港人声援“反送中”集会现场直击 旅瑞香港人:“我们在担心什么?”

数周以来,因香港政府启动《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逾百万名香港市民两度“反送中”游行席卷国际报章头条,亦成为瑞士媒体瞩目的热议话题。瑞士香港人向我们袒露了为何港人对此次修法如此敏感,修法或给香港带来哪些影响,以及港民所期待的未来香港理想状态。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6月24日 上午9:45

另一個記者可以利用的工具就是加密通訊軟件Telegram(編者註:該軟件的加密通訊功能可防止用戶間的交流被政府當局竊聽)。絕大多數香港示威者都是通過Telegram群組集結、聯絡的,最大的群組聚集成員已達到了16萬。

抗議者走上街頭參與遊行示威時,群組成員會不斷發送即時信息,比如哪裡出現警察、需要向何地轉移。對於希望在第一時間獲取第一手資訊的記者來說,這一通訊工具能夠極大地增強工作的便利性,我個人就加入了7個(示威者)群組,有時甚至比美聯社、路透社還能更快地獲取資訊。

和無障礙對民主派示威者進行採訪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很難獲取和另一派-比如中國政府官員-對話的機會,基本上,採訪的可能性為零。唯一能獲取信息的途徑就是由中國國務院新聞辦舉辦的記者會和香港記者會。

我必須承認,(資訊來源)是不平衡的:政府迄今為止未接受任何採訪;而面對我的採訪請求,街頭示威者的姿態是開放透明的。

鑑於我們今天討論的主題一部分是《香港:失落的“民主之島”》,在我看來,香港並非民主之地;但就公民社會、言論自由而言,據包括我在內的許多西方記者觀察,香港或許是東亞地區除了台灣、日本、韓國之外,自由度最大的地方。

記者會因報導中國負面議題,面臨中國政府施加的壓力嗎?

信息框结尾

劉致昕:中國施加的影響力不僅僅作用於香港和台灣,輻射力甚至波及全球各地。

我們在台灣會面臨來自中國政府、中資企業、親中派政黨、“五毛黨”等多方重重壓力。

比如去年我在報導中國社會信用體系期間,採訪過多位社會運動家,因此截至目前每隔一兩週,我就會接到匿名警告電話;有人直接非法入侵了我的私人電子郵箱和所有社交媒體帳號-無一倖免。

近期我也因報導新疆“再教育營”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台灣政府建議我最好不要入境中國。所以我此行赴瑞,不得不改簽機票,避免在香港轉機。

但我們依然希望讓外界借我之筆,了解那些不為人知的事實,讓那些未曾披露的故事得以公開。在此次報導新疆事件期間,無數受訪者和NGO得知有華語媒體正追踪這個議題,都顯得既激動又振奮。因為在此之前,從未有華人記者向他們發出採訪邀約。

我們希望世界上的重要議題,尤其是我們區域的議題,出現台灣媒體的聲音和報導視角。那些世人未知的新疆、香港、台灣的故事,仍有待去發現、去調查。

Lukas Messmer據我所知,瑞士公共電視台SRF駐中國辦公室的絕大多數中國僱員,每隔六個月就必須前往中國外交部參加一輪面談,俗稱的“受邀喝茶”,匯報過去的6個月做了什麼、未來6個月有什麼工作計劃。

不過早在2019年7月初,瑞士公共電視台SRF網路平台在中國被封鎖,中國境內觀眾自此無法在線觀看。

雖然我報導過香港示威遊行,但目前居住在泰國曼谷。作為一名為瑞士媒體工作的白人國際通訊員,我認為自己(在中國)面臨的風險係數會很低。我猜測最壞的情況就是,中國政府今後不再給我續簽赴華工作簽證。

新疆“再教育營”未來動向如何?

信息框结尾

劉致昕:在過去一段時間裡,我和同僚追踪報導了新疆“再教育營”。讓我覺得最具獨特性的,是一位願意冒險介紹其親身經歷的新疆漢族居民。

她的講述(中、英)外部链接披露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再教育營”的受害者,並非只有少數族群,事實上,當地漢人群體所遭受的待遇,與維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族群無異。

目前大約有150萬人身處新疆“再教育營”。而我們在追查真相的過程中發現,(政府)下一步計劃-事實上已經開始-在新疆各城市、城鎮或“再教育營”周邊大規模修建工廠,為國家製作服裝、手套、紡織物,基於地處亞歐腹地的新疆地處“一帶一路”重要節點上,產品會得以便利地出口到歐洲和亞洲部分地區。

這意味著,生活在全球各地的人將來所穿戴的衣物,有可能出自新疆“再教育營”的受害者之手。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