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新规则


打击体育腐败,瑞士是先行者


作者:Simon Bradley


新法实施后,瑞士将很快“亮出红牌“ (Keystone)

新法实施后,瑞士将很快“亮出红牌“

(Keystone)

总部设在瑞士境内的国际体育联合会多达65家,其中就包括国际足球联合会(多语)(FIFA),瑞士面临重压,要让这些组织能够负起更多责任。观察人士称,提交议会的强硬化法律修改,可能会令瑞士成为打击体育腐败的先行者。

上个月30多位欧洲体育部长齐聚风景如画的小城马科林(Macolin),参加一次欧洲委员会(多语)会议,共同讨论国际体育组织的良好管理方式与打假球现象等棘手问题。马科林坐落于瑞士西部的比尔湖(Lake Biel)边。

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在瑞士体育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的带头下,有15国签署了一项条约,承诺加强对打假球与体育腐败的预防与惩治。

公约受到极大关注的同时,代表们也没有忽略瑞士在打击体育腐败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这里有一半以上的奥林匹克体育联合会,及国际奥委会(英、法)(IOC)、国际足联、欧洲足联(UEFA)等组织,它们在世界和欧洲体育的管理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瑞士作为它们的总部所在国,会受到体育腐败的直接影响,”欧洲委员会议会的教育、青年和体育分委会副主席迈克·孔纳提(Michael Connarty)在会上讲道。

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个阿尔卑斯山国的时刻,瑞士官员很想强调他们并未闲着,确实已经意识到问题的存在。

“瑞士很愿意在打击体育不法现象中发挥显著、积极的作用,这些现象威胁到了瑞士的价值与可信度,”毛勒表示。

瑞士人关注于联邦体育局针对体育腐败的一份2012年报告(法)-该报告曾呼吁“更强硬的行动”,以及随之而来的一系列经议会考虑的法律修订,其中包括对《不公平竞争法》和《瑞士刑法》的修正案。

这些修订将把个体的腐败行为认定为刑事犯罪,即使按当时的情况看,该行为并没有导致比赛出现异常。个体腐败案件还将被自动起诉。目前瑞士法庭只在接到企业、个人或组织的指控时,才会对个人腐败行为立案审查。

不过另一些法律修改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在今秋的议会议事期间,议员们大力支持瑞士反洗钱法修订案,将驻瑞士的体育界高官确定为“政治公众人物”,因而对他们的财政审查与透明度要求也更加严格。同时作修订的还有国家彩票法,以打击非法赌博和打假球。

在马科林讲话时,联邦体育局局长马提亚斯·雷蒙德(Matthias Remund)进一步显示出瑞士人言辞的强硬:“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一些组织不采取必要和合理的措施以预防整个组织的腐败,那么它们可能会受到惩治。”

先行姿态

观察人士表示,在经过数年的停滞不前后,出于对形象的担忧,瑞士人现在摆出了先行者的姿态。

作为独立体育监督组织“遵守规则网”(英)(Play the Game)的会长,延斯·赛耶·安德森(Jens Sejer Andersen)也认同,纸面上的改变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

“瑞士人一直很耐心,”他表示:“虽然立法进行缓慢,可是一旦确立,那么不但对各体育联合会,乃至对其他国家来说都会有重要启发,因为前者将必须针对更严格的立法做出调整,后者则必须考虑该如何处理自己国内的那些体育机构。”

洛桑瑞士高级公共管理学院(IDHEAP)的让-卢·夏伯莱(英)(Jean-Loup Chappelet)是体育组织管理专家,他也认为,这些是“将会改变形势的巨大变化”。

“瑞士政府根据2012年报告采取了行动。如今接力棒交到了议会手中,”他继续说道。

看法分歧

不过,对于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密切关注这些问题的议员们则各有各的看法。

社会民主党议员卡洛·索马鲁嘎(Carlo Sommaruga)曾于2010年12月提交了一份针对体育腐败的议会倡议,他称自己“非常担心”法律修改可能会被议会和私有企业淡化。

“过去3年来,国际足联花时间作各方游说、会见各党派与议员,要让他们相信该组织已采取了措施,而这些法律修改也不合理,”他评论说。

曾于2010年就同样问题提出动议的罗兰·比歇尔(Roland Büchel)则表示,国际足联官员最近的声明与行为实际上可能促成非常强硬的国内法律。

“政治公众人物的修改过头了点,可这是他们(国际足联及其他体育组织)咎由自取。议会多数都认为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比歇尔透露。

他举了两个例子,一是最近围绕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选拔过程道德调查的透明度争议,二是另一起手表丑闻。9月18日,国际足联道德调查员勒令足球官员们归还65块豪华手表,否则将作纪律处罚。这些手表每块价值2.5万瑞郎(约合16.1万元人民币),是巴西足联赠送的世界杯礼物。

规范措施

观察人士称,除了一个新的支配性法律框架,驻瑞各组织的更大问题在于需要搞好内部整顿。

2012年,由遵守规则网及其他6所欧洲大学对35个奥林匹克联合会所作的调查显示,只有三分之一拥有道德、审计或财政委员会;而对发展资金的分配设立目标与透明度标准的甚至屈指可数。其他研究也显示,公布财务报告或在被要求时出示这类报告的联合会还不到半数。

“良好管理的缺乏为腐败提供了温床,”遵守规则网研究员阿尔努·吉拉尔特(Arnout Geeraert)解释说:“没人要求这些管理者负责-他们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但奥委会道德委员会秘书帕格莱特·吉拉德-扎培利(Paquerette Girard-Zappelli)否认了这些指责,称并非所有体育组织都受到腐败的影响,这样想像并不公平。

“这不是事实。但也不是说腐败的风险就不存在,像在社会其他地方一样,”她告诉与会人员,并列举出奥委会与各联合会正在谋求的一长串良好管理的动议。

国际足联也极力为最近的内部改革过程和新的体制辩护。

“自改革以后,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模范性道德组织,”塞普·布拉特(Sepp Blatter)在9月19日苏黎世的体育道德世界峰会上表示:“我们是唯一一家拥有独立道德机构的体育组织,其他组织-甚至奥委会-都没有。”

国际足联已经采取某些措施,那么其他一些联合会呢?既然瑞士准备承担更严格的监督任务,将来它可能还得帮助巩固各联合会的内部努力,至少某些代表这样认为。

“我想建议的是,必须鼓励守法和自律标准,必要时通过修改瑞士法律加以补充,”孔纳提最后说道。

各世界体育联合会

大约65个国际体育联合会及组织目前将总部设在瑞士。第一个落户瑞士的是国际奥委会,自1915年起其总部就在洛桑。

以洛桑为首府城市的沃州(Vaud)有约20家这类组织。除国际奥委会外,还有国际体育仲裁院(CAS)、欧洲足协、国际体操联合会(FIG)、国际自行车联盟(UCI),和国际排球联合会(FIVB)。

分布在瑞士其他地区的体育组织则包括国际足联(苏黎世)、国际篮球联合会(日内瓦)、国际手球联合会(巴塞尔)、国际滑雪联合会(伯尔尼州Oberhofen)和国际冰球联合国(苏黎世)。

瑞士的魅力有多方面原因:地理位置、高素质劳动力、政治稳定、中立、安全、生活质量,以及吸引人的税收体制与法律。

设在瑞士的体育机构享受协会待遇。协会不必在政府注册,也不需要公开账户信息。它们还享有税收优惠和灵活的法律条件,这令它们可以自主管理,也不受治于瑞士反腐败法。

2007年底发表的一份调研估计,所有这些体育机构向沃州经济贡献了1’400个工作岗位和每年2亿瑞郎(约合12.88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