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日内瓦上演《海滩上的爱因斯坦》 菲利普·格拉斯剧本中的物理学家令瑞士剧院兴奋不已

Scene from Einestein on the Beach
(Carole Parodi)

日内瓦大剧院别出心裁地推出新版《海滩上的爱因斯坦》,揭开2019/20年歌剧演出的序幕。菲利普·格拉斯/罗伯特·威尔逊创作的这部作品,堪称歌剧史上的一座里程碑,40多年来不断有导演通过这部歌剧来挑战自我。

来自瑞士意大利语区卢加诺的芬兹·帕斯卡剧团(多语)外部链接可谓不惧大场面。该剧团曾承接过三届奥运会的演出仪式,出演过数十场剪辑剧和歌剧。如今,它将倾情奉献四小时的经典歌剧,让观众如痴如醉,尽情享受一场视听盛宴。  

《海滩上的爱因斯坦》没有具体情节,它的叙事结构松散,内容与核物理、数学、音乐相关,观众的体会将超越叙事内容。美国舞台导演兼剧作家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曾说过:“你不需要去理解,你只要迷失其中就行。”

在9月11日开幕前一周,瑞士资讯swissinfo.ch日夜跟踪彩排。瑞士最大歌剧院日内瓦大剧院(法)外部链接闭馆后,排练依然在进行。导演丹尼尔·芬兹·帕斯卡(Daniele Finzi Pasca 多语)外部链接正努力协调演员、表演者、管弦乐队、独奏家、唱诗班和技术人员。   

Performers on stage, choir with Einstein wigs in the alcove

苦练内功:爱因斯坦主题歌剧的合奏管弦乐团和合唱团由日内瓦音乐学院的学生组成,一年多来一直在排练菲利普·格拉斯的复杂歌剧。

(Eduardo Simantob)

当技术人员准备道具和布景时,芬兹·帕斯卡休息片刻并解释说,对他而言,这部歌剧的灵魂在于构图,它必须能激发观众的积极思考和反应。他表示,这部歌剧充分体现了他与核心成员共同努力的创作过程。

“一开始,我们不断开展头脑风暴,寻找我们想要触及的主题,将千丝万缕的思绪整理起来构建图景,”他说。

在观看了威尔逊的作品剪辑后,给人的印象是芬兹·帕斯卡创造了一个与威尔逊原作完全不同的舞台场景。

芬兹·帕斯卡并不完全认同这种说法。 “尽管每个导演都会试图发现隐藏在作品中的其他观点和元素,并赋予它们生命,但剧本本身的完整性和基本理念却始终如一。”

格拉斯之心

除了罗伯特·威尔逊设计的舞台场景外,菲利普·格拉斯的乐谱也被反复提到是导演和艺术家的灵感来源。  

对于乐队指挥泰特斯·恩格尔(Titus Engel)而言,乐谱也给予了音乐家自由,他们可以根据舞台上表演者的节奏来设定自己的节奏。观众也能感受到这种自由,他们可以自由进出剧院。

《海滩上的爱因斯坦》也标志着这位作曲家的重大事业突破,在此之前,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管道工兼出租车司机,仅仅能够勉强维持生计,并保持他的艺术自由和独立。

《海滩上的爱因斯坦》以及接下来的两部作品共同构成了格拉斯歌剧三部曲(根据圣雄甘地生平改编的《不合作主义》和根据首次引入一神论的法老而改编的《阿肯那顿》),这三部作品只有少数特殊待遇群体观看过。在普罗大众得以欣赏之前,这些歌剧早已名声在外,直到电影的出现进一步放大了格拉斯的标志性声音。

随着他为戈弗雷·里吉欧的视觉歌剧《失衡生活》(1982年)和《迷惑世界》(1988年)创作配乐,菲利普·格拉斯的音乐开始摆脱所谓的纽约极简主义场景(格拉斯本人讨厌这个术语)和先锋艺术手法,并立刻与更广泛的观众群产生了共鸣。  

那时芬兹·帕斯卡开始接触格拉斯的音乐,“从那以后,我一直关注他的所有作品”,他说。

这种影响明显体现在芬兹·帕斯卡之前的剪辑作品当中,最早体现在1983年他在卢加诺的桑尼尔剧团的工作中。自成立以来,桑尼尔剧团就树立了一个指导理念,并成为了芬兹·帕斯卡剧团创作的核心思想:戏剧、舞蹈、杂技、小丑和马戏相互结合,精心调制的灯光和音乐造就梦幻般的叙事情节。  

该公司也被称为“瑞士太阳马戏团(多语)外部链接”,帕斯卡剧团曾为其表演了两场节目。

Rehearsals

威严的巴别塔:来自18个国家的60多名艺术家齐聚瑞士最大的舞台——日内瓦大剧院。

(Eduardo Simantob)

多国表演团

尽管该公司深深扎根于卢加诺,但它始终具有国际背景。《海滩上的爱因斯坦》包括一匹马和来自18个国家的60多名艺术家,包括音乐家和唱诗班成员。

克里斯托弗·诺尔斯(Christopher Knowles)编写的剧本是英文的,但后台的剧本语言却五花八门: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  

然而,《海滩上的爱因斯坦》语言曼妙,给人带来纯粹的美感。这部歌剧的全新舞台设置印证了评论家蒂姆·佩奇(Tim Page)1992年的话:“《海滩上的爱因斯坦》以狂放不羁的的表现手法奠定了全新的风格基础,为音乐剧首映以来的绝佳效果做了铺垫。”  

《海滩上的爱因斯坦》打破了歌剧的所有规则并发明了它自己的场景、表现手法和语言,43年后,虽然观众已经习惯了这些新鲜元素,但它仍能让观众陶醉其中。

Rehearsal of Einstein on the Beach

灯光和声音不仅仅是芬兹·帕斯卡的美学道具:它们还为表演者设定节奏,创造杂技般的梦幻场景。  

(Eduardo Simantob)

变革不是相对的

《海滩上的爱因斯坦》上演之后,现代歌剧发生了重大转变。这部歌剧时长280多分钟,中间没有停顿,它于1976年在法国阿维尼翁首演,之后为数不多的几次重演发生在1984年、1992年和2012年。2014年在巴黎的一场重演由法国电视台现场直播,这也是该作品的首次影视记录。

此外,《海滩上的爱因斯坦》还有三次自由发挥式的舞台演出。1989年,德国歌剧导演阿奇姆·弗莱尔(Achim Freyer)在斯图加特国立歌剧院展示了他的版本,但是失败了(评论家们认为表演过于抽象)。2001年,该作品在柏林作为“歌剧-装置作品”重新上演,将歌剧和不同艺术家的装置艺术结合在一起,公众可以在演出期间在布景和舞台周围漫步-这也体现了该舞台剧初始理念的延伸-即观众可以自由进出剧院。不久前,2017年又一位德国导演凯·沃格斯(Kay Voges)在多特蒙德歌剧院上演了他自己的版本,这是第一个没有格拉斯或威尔逊参与的演出版本,此次演出赢得了许多评论家的好评。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