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日内瓦华人学生历险阿富汗


阿富汗儿童的微笑 ()

阿富汗儿童的微笑

从阿富汗回来已一月之久,然而这位日内瓦韦伯斯特大学的华人学生许涤青依然有些惊魂未定。6月5日本该20点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起飞的旅程,竟然于7日才结束于瑞士日内瓦。

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谈起阿富汗的经历,这位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本硕都学的是国际关系的瑞士学生便滔滔不绝。

开始社工的经历

2009年3月,涤青开始在韦伯斯特大学日内瓦校区学习。该校强调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于是他加入了国际救援及发展组织-全球希望动员会。直到今日临近毕业,他已被派往泰国、缅甸、肯尼亚、印尼、约旦从事过社会工作。

在公益组织工作并不容易,除了工作地点情况比较复杂、条件比较简陋以外,所有的差旅费都要自己想办法。但涤青的收获也不少:“在约旦组织全球希望动员会10周年庆祝会时,工作非常繁琐,但很锻炼人”。

热情能干的他得到希望动员会的青睐,该组织希望派他到阿富汗服务一年,为了考察当地的情况,他来到了阿富汗。

初识阿富汗

瑞士没有直达阿富汗的飞机,涤青要从卡塔尔转机。停留在多哈时,他得到了同学家属的热情接待。“那真是另一个世界,”从富庶的石油国再转至阿富汗时,强烈的反差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同样都是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为什么阿富汗人民却既缺电又少水呢。

飞机首先降落在因巴米扬大佛而扬名的巴米扬省亚阔郎(Yakawlang)地区。这里生活着哈扎拉族,据称是成吉思汗远征时留下的“千夫长”部队的后裔。因为带有蒙古族的基因,他们看上去并不像中亚地区的人,而“有点像中国人,”涤青说。阿富汗在美国的支持下,其政府掌握了首都喀布尔及周边地区。而其他各省则像军阀割据一样,各自发展。全球希望动员会之所以选择这一地区建立自己的总办公点,也是考虑到该地区战事比较平和。

越过没有跑道的飞机场,小飞机载着涤青终于来到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这里像中国人一样的哈扎拉族少了,蒙着蓝色布卡连眼睛都见不到的阿富汗女性多了。阿富汗的贫穷让人震惊,一壶茶、一块饼,就点酸奶就是早餐,午餐晚餐也几乎如此,品种多样的饼就是这里的主食和副食。偶尔会在街头跑着的车上看到汉字,不过这些车并不来自中国,中国人在这里主要是开矿、修路和做小买卖。它们其实是日本淘汰下来的,丰田小巴在这里最受喜爱,跋山涉水,它都没问题。

与塔利班的亲密接触

就是坐着这样一辆小车,涤青颠簸着来到了一个小村,司机神秘地告诉他:这里是塔利班村。粗通历史和时事的人都知道,塔利班并不是个严格的军事组织,而是与民众特别是普什图族混在一起的武装派别。发动群众、推翻现有政权,“他们其实有点像农村包围城市,”涤青说。

他认为,并不是所有的普什图族都拥护塔利班,塔利班的极端宗教统治,例如不允许妇女接受教育和就业,也并不为其他阿富汗民族所接受,不过是迫于武力。尽管怀着警戒之心,因为你不知道掩藏在热情背后的,是不是武装组织的绑架计划,但涤青还是来到了这个被塔利班控制的小村,因为当地人在全球希望动员会的帮助下,种起了蘑菇自力更生。

蘑菇长得不错,卖的价格也不低。全球希望动员会为了帮助当地人改善生活条件,还扶植了太阳能、种植木材等多个经济项目。就在这个塔利班小村,当涤青刚要走时,一位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涤青谈到这里顿了顿,记者的心也是一紧。好在这不过是虚惊一场,老人只是想让涤青为他和怒放的玫瑰花拍照。“谁也不会想到,在阿富汗,人们都这么爱种玫瑰,而且玫瑰开放得非常鲜艳、饱满。谁也不会想到,在印象中的沙漠之地,阿富汗北部的雪山湖泊,真的和瑞士的一样美丽,” 涤青感慨地说道。

回家的坎坷

6月5日,涤青结束了阿富汗之旅,准备启程回家。他不知道,当天正是以人肉炸弹开场的阿富汗和平会议的闭幕之日。他17时乘出租车从宿舍出发,在经历了五六次绕道、搜身后,他终于来到了喀布尔机场第一道关口。

然而机场保安以他没有机票(购买的是电子机票)为由拒绝让他进入。焦急的他好不容易打通阿富汗唯一的国际航空公司萨菲(SAFI)的电话,却被告知,该班次已被取消。

涤青顿时陷入窘境:钱已花光,喀布尔宿舍的地址和电话都已不在身上。而这时,暮色已经降临到恐怖绑架袭击频发的阿富汗首都喀布尔。

“一个人坐在出租车上,外面天色已黑,司机叽里呱啦地不知在说些什么。他会带我去哪里,他是不是塔利班?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没有地址,没有电话。我只知道,我在阿富汗。我甚至想笑,这时我本该从喀布尔飞多哈,从多哈飞阿布扎比,然后从阿布扎比飞日内瓦”。

就在他几乎绝望之时,出租车驶过了外国人经常出入的塞雷纳(Serena)酒店,“向左、向前再向右,我突然知道了方向,尽管这个地方我一点都不认识,”他至今仍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最后经过努力,他一站一站坎坷地经迪拜回到了日内瓦,在重新饮上星巴克咖啡的那一瞬,他激动地想,我终于回来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宋婷

阿富汗问题

涤青相信,美国会从阿富汗撤军:在伊拉克时,很多人觉得美军的设施很牢固,不像临时性的,可能不会撤军。但现在大部分已撤回美国了。

美国兵应走出兵营,才能消除当地人的误解。

援助问题

很多国际组织在发展中国家设立了援助组织。

他认为:援助组织的最终目的还是要让当地人自力更生。所以要让当地人参与,不光人力,还有财力,这样才会负责任、有积极性。

当地人做的,总比外来的要好。

日内瓦韦伯斯特大学

Webster(韦伯斯特)大学是获得美国权威NCA认证的大学,在瑞士日内瓦等地设有分校。

该校共有约18000名学生,在美国、欧洲和亚洲共有6个国际校区。

500名来自90个国家的学生,和来自25个国家的教师聚集在日内瓦校区。

Webster采用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教学方式。教师都具备各自专业领域的学术水平和丰富的教学经验。

全球希望动员会

全球希望动员会(Global Hope Network International)为国际救援及发展组织,工作包括提供紧急救援及长远发展计划,鼓励人民自力更生。

全球希望动员会在全球超过30个国家工作,与全世界超个50个伙伴机构,合力动员超过180个国家的志愿人员,提供人道救援及长远发展,致力帮助贫困的人,满足世界的需要。

自1999年起,全球希望动员会已有一支队伍在阿富汗难民营工作,解决难民在战争时的需要。这支队伍带给难民希望与帮助,至今仍为该地近300万难民所怀念。

继阿富汗的工作以后,全球希望动员会正式成立,该会要将关怀与盼望带给穷困孤寡。在过去几年,该会通过100多个行动,服务了38个国家数以千计的人,包括中国、阿富汗、伊拉克、伊朗、苏丹、尼日尔、肯雅、土耳其、斯里兰卡及印度尼西亚等。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