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旧版瑞郎纸币 瑞士钞票上印着谁的头像?

选择在钱币上印上谁的脸,或多或少能体现出一个国家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导向。全套六张瑞法上的六位人物全部是在科学领域有所建树的瑞士学者,而现在仍在流通中的第八版瑞士法郎上的人像则选择了六位瑞士艺术家。

选择在钱币上印上谁的脸,或多或少能体现出一个国家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导向。全套六张瑞法上的六位人物全部是在科学领域有所建树的瑞士学者,而现在仍在流通中的第八版瑞士法郎上的人像则选择了六位瑞士艺术家。

(AFP)

美元上印着历任美国总统中的善政之士,英镑上少不了女王陛下的红颜皓首,欧元上只有窗户、大门和桥梁,人民币上各种颜色的“毛爷爷”笑得意味深长。那么,瑞士人选择把什么样的人印上瑞士法郎?最新发行的新版瑞法又为何不再选用人物肖像?

瑞士区区800万人口,瑞士法郎却长期跻身世界强势货币之列。色彩绚丽的瑞法钞票是世界上最难仿制的纸钞,它们如同一张张瑞士的名片,在本土及世界各地汇兑辗转。

目前尚在流通中的第八版瑞士法郎纸币,共有六种不同面值,上面印有六位瑞士艺术家的肖像,能赚会花的瑞士人每天都要同这几张面孔四目相接。如今,新版的纸钞已经开始发行,这几张面孔也会随着旧版钞票的回收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你确定自己认得这些面孔,并且知道它们背后的故事吗?

钞票上的肖像

据统计,世界上共有170余种不同的流通货币。各个发行货币的国家和地区在花花绿绿的纸钞上印上能够彰显自己文化特色的图案,包括风景、建筑、动物、植物,其中最主流的图案,还数人物头像。

在钱币上印肖像,至少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和古罗马,人们把诸神的头像印在钱币上。之后国家君主被不断神化,成为新的偶像,他们的头像也登上了钱币。从那以后,欧美的纸币一直延续这一传统。中国也在清末民初,放弃了钱币图案以汉字主导的传统,在硬币和钞票上印上了人物头像,摄政王载沣、李鸿章、袁世凯、孙中山,甚至想象中关羽、岳飞的模样都曾在纸币上一展风采。

在钞票上印头像,除了宣传和纪念意义,还有实际的用途,那就是防伪。人眼对人类面孔最为敏感,人脸上复杂的皱纹和细微的表情都是极好的防伪材料。钞票和人们朝夕相伴,上面的人脸也在不经意间留在了脑海深处。一旦出现伪币,人眼对于脸部纹理、明暗、表情等方面的细微变化的识别能力,要远远高于对文字、风景、动植物的感知。于是,底纹人像防伪成了大多数国家设计纸币时的首选。

现在流通中的第八版瑞士法郎上的人物头像,采用的是“柱状点”式的设计和印刷。如果近距离盯住钞票上的人像区域,眼前只有密密麻麻、深浅不同的点状图案;但是把距离拉远一些,人脸却又清晰地呈现出来,连瞳孔中的光点都如此逼真和传神。原来,瑞士法郎上密布着色彩、大小和高低不同的柱状点,在微米级的调整中刻画出人物头像轮廓、明暗及表情的变化,呈现出独一无二的面容。算起来,这一版瑞士法郎的设计和发行早在20多年以前,但是其成像和防伪技术,放在今日亦不过时。

瑞郎上的脸庞

江山代有人才,面容却脆弱易逝。选择在钱币上印上谁的脸,或多或少能体现出一个国家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导向。

第八版瑞士法郎纸币

第八版瑞士法郎纸币

(Keystone/Gaetan Bally)

1848年瑞士正式成立联邦国家之前,大量外国钞票经由瑞士佣兵带入国内,再加上私人银行也可以发行货币,当时市面上流通的各式各样的钞票和钱币总计超过8000种。1848年瑞士联邦颁布法案,规定未来的法定货币必须全部在瑞士境内制造。直到1907年,瑞士政府才收回了全部钞票的发行权。是年,瑞士中央银行(Swiss National Bank)在仓促之间,对外发行了第一版瑞士法郎。

在1976年发行第六版瑞士法郎之前,瑞郎纸钞无论在设计和防伪上都没有太多特点,钞票上出现的人物也很零散,其中包括赫尔维蒂亚女神,传说中的历史英雄威廉·泰尔(William Tell)和战争英雄温克里德(Arnold von Winkelried),教育学家裴斯泰洛齐(Johann Heinrich Pestalozzi),作家凯勒(Gottfried Keller),制图学家、红十字会创始人杜福尔(Guillaume Henri Dufou),以及一些不知名的人像。

到了第六版,瑞士央行对纸钞的设计和技术进行了一连串的升级,正式将钞票的主题确定为瑞士历史人物肖像,瑞士法郎一跃成为世界上最难伪造的纸钞。全套六张瑞法上的六位人物全部是在科学领域有所建树的瑞士学者,包括数学家欧拉(Leonhard Euler)、博物学家德索绪尔(Horace-Bénédict de Saussure)、博物学家格斯纳(Konrad Gessner)、建筑学家博罗米尼(Francesco Borromini)、生理学家哈勒(Albrecht von Haller)以及心理学家福勒尔(Auguste Forel)。

1984年的第七版瑞士法郎是储备货币。因为只有在大量伪钞突然涌入的特殊情况下,才会启用储备货币,所以这版秘密的钞票事实上从未流通,最终被瑞士央行全部销毁。与第六版相比,第七版瑞郎选取的人物变化不大,只有1000瑞郎面值上的人像由福勒尔变成了动植物学家阿格西(Louis Agassiz)。

现在仍在流通中的第八版瑞士法郎(多语)外部链接上的人像则选择了六位艺术家:明黄色的10瑞郎上,国际形式建筑派代表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戴着他自己设计的经典黑框圆眼镜;品红色的20瑞郎上,作曲家奥涅格(Arthur Honegger)创作过模仿蒸汽车头声音的交响乐章;草绿色的50瑞郎上,抽象艺术家阿尔普(Sophie Taeuber-Arp)画下了“达达艺术”的代表作;湖蓝色的100瑞郎上,雕塑家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创造的瘦长人像是目前世界上最贵的雕塑作品;棕灰色的200瑞郎上,法语作家拉缪兹(Charles Ferdinand Ramuz)的作品中遍布着阿尔卑斯的湖光山色;紫罗兰色的1000瑞郎上,文化历史学家布克哈特(Jacob Burckhardt)对文艺复兴的研究塑造了人们对于“现代”的理解。

每张钞票的背面,都用图案的方式记载着六位艺术家的贡献。这些艺术家的生平,在瑞士央行的网页上也有详细的介绍,每张色彩斑斓的面孔旁边,都有一句“让我们铭记他/她的样子”。这个拥有四种官方语言的联邦制国家,需要这些令所有人引以为傲的偶像,不断强化他们的身份认同。

“没头没脸”的新版纸币

纸币上印的不是政治家或当权者,而是各个领域的艺术家,这其实是一件颇值得玩味的事情。中国人民大学研究西方艺术史的耿幼壮教授外部链接曾有论述,在西方文化早期,神学、艺术和政治经济曾经历过短暂的和谐时期,那时社会生活的主导是宗教以及由其激发的艺术作品,艺术的宗教意象中又蕴含着大量的政治经济学隐喻。但是,随着西方社会的不断发展,出现了经济活动取代艺术和宗教的趋势。

金钱和权力相结合,就如同政治家印在钞票上,这可以说是当今世界的支配性力量;而艺术则往往是以反抗者的姿态出现。正是因为金钱正在逐渐取代神学和艺术,成为这个世界新的信仰,所以瑞士法郎选择通过纸币流通来铭记本国的艺术家而不是当权者的面孔,才显得分外珍贵。

时光推进到21世纪,瑞士央行及设计团队宣布,第九版瑞士法郎上不再出现人物头像。有人调侃说,瑞士蕞尔小国,恐怕无力再为新版瑞郎凑齐一组伟人。其实不然,只要看看八百万瑞士人口中的诺贝尔奖人数,就会收回这样的成见。

新版瑞士法郎最终于2016年至2019年陆续发行(多语),六种钞票选用了时间、光、风、水、事物和语言这六个抽象的主题,每个主题都通过一个手部的动作、一个瑞士的地点以及各种元素图形来传情达意。设计团队表示外部链接,肖像在艺术形式上更多地指向与人物相关的过往,“去肖像化”则意味着着眼于瑞士的现在和未来,引领“瑞士向世界开放”。

“没头没脸”的新版瑞郎采用各种高科技的防伪方式,底纹人像防伪已经不是必需之选。那些昔日各领风骚的人物早已离世,如今他们的面孔也会随着钞票的改版渐渐远去。或许若干年后,数字银行和电子货币、虚拟货币大行其道之时,甚至连纸质钞票及其图案、防伪都会变得无关紧要。那时候,不知人类又会制造出何种更加不可思议的偶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