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时计无声爱有声


谁曾想一本正经、为人师表的我,曾经也有过诓骗师长逃课的疯狂经历?!

初二的一个星期三,当爸爸揪着我的耳朵、把心满意足的我从火车站出站口拎进车里,怒喝我老实交待一整天逃到哪里去的时候,我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平静下来:“老爸,我去上海波特曼看Blancpain的全球巡回展了”。

女承父嗜,我对瑞士表的狂爱,一定是因为身上流淌的是表迷爸爸的血。

爸爸是资本家出身,虽然并非王世襄先生那样的博物大家,但从小受家庭熏陶,诗话、琴棋之类的玩艺都很乐道。不过,他最喜爱的,还是玩表。

一个“玩”字,轻可浮于纸面,重则力透金板。爸爸小时把玩的,都是爷爷家藏的珍品,比如19世纪30年代出产的浪琴怀表;但等爸爸小学快毕业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文革不仅革掉了那些精美得无以言述的瑞士表,更革掉了因被抄家而气得一病不起的爷爷的命。爸爸这个“资本家的狗崽子”,从此便没有资本、也没有资格玩表,只能把那一份痴爱藏在心里面。

所以我,打小就对表有着出奇的狂热——千万别以为女孩子就一定是追金狂,眼里只有CARTIER之类镶金嵌玉的奢侈品。我爱的,是如瑞士山间流淌的冰川泉水般清澈的PIAGET、Vacheron Constantin、Jaeger LeCoutre和Blancpain。他们既有日尔曼民族的严谨,又有法兰西民族的浪漫;他们无需任何贵金属的修饰,只凭自己天生的贵气,就足以迷倒众生,让我等为之疯狂。

比如害我背了生平唯一的一个处分的Blancpain全球巡回展,我那么不顾一切,不过就是为了看一看稀世珍宝1735。她没有一片金、没有一块钻,但她的身价至少是100W美元,还得等上至少35年的交货期——只因为1735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多功能的全手工机械表,集当今世界机械表全部六项复杂机械功能于一身:超薄自动上链机芯、双指针飞返计时、陀飞轮、时刻分三问功能、万年历及月相盈亏功能。即使是Blancpain这样全球最顶级的表厂,不过只有三位制表大师能制作这样复杂的手表——不,是“真正的工艺品”!

别笑我为表痴狂——当你静下心来沉静在这无以伦比的时计世界,你一定会听见流淌的时光在歌唱,你心中的爱在说话。

作者:陈艳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稿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