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智利难民的人生


"我们太年轻、太理想主义"


作者:Stefania Summermatter, 于Rancate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塞萨尔·卡布雷拉是一位来自智利的难民,如今得到瑞士的政治庇护生活在这里。在奥古斯托·皮诺切特的独裁统治下,他曾被逮捕、遭受酷刑。现年72高龄的他,依然会在深夜因噩梦而惊醒,不得不走入地下室重读马克思。

1973年9月11日,正巧40年前在智利发生了军事政变。但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时间似乎停止了,“看到上面那幅照片吗?那是我和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合影”。墙上挂的都是卡布雷拉(César Cabrera)一生中重要的信物:一张泛黄的逮捕令、出逃前一天的照片,和教师证书。

“从智利逃出来,我只带了这些东西。我想,如果我被枪杀,那么至少身边还有我的照片和我的书,”卡布雷拉用沉重的语调讲到。接着他话锋一转,有些调侃地说:“那时,我们都还年轻,太理想主义”。

塞萨尔·卡布雷拉是30年前来到瑞士的,从2位独裁者的国家逃出,一位是军事独裁者皮诺切特,另一位是共产主义的独裁者齐奥塞斯库。

72岁的他在自家位于提契诺州Rancate的房子里接待了记者,用一个大大的拥抱,仿佛互相之间已经认识很久。他赤足,穿着短裤和短袖衬衫。

智利社会主义

卡布雷拉成长于知识分子家庭,深受政治影响。早在15岁时,他就开始参加智利社会党的活动。他始终站在矿工和渔民一边,以期帮他们争取到合理的工资。他还运用解放教学法教孩子们阅读与写作。

1970年阿连德上台时,卡布雷拉也成为了Lota地区的领导。上任头一个月,不亚于一次新的起义。“阿连德推行土改,贯彻教育法,将铜和其他原材料的生产收归国有。慢慢地,我们开始感觉到抵抗的力量,内战的幽灵在四周游荡”。

是不是阿连德将弦绷得太紧了?卡布雷拉断然回答到:“时至今日,我依然确信,这并不是一场革命,而是一场民主的人民运动。而且很清楚,这是有损跨国企业和美国利益的。这是在冷战当中”。

被捕与监狱

在皮诺切特的军事独裁统治下,卡布雷拉必须隐姓埋名。他在农村的一所学校教书。可是几周后,军队还是在一次大规模的行动中找到了他:“他们强迫我脱掉衣服,当着学生的面抽打我。我试着让士兵平静下来,因为他们授命可以朝任何人开枪”。

卡布雷拉被捕了。起初,他被短期关押在省级监狱,随后运往康賽普西翁(Concepción)的体育场,最终被关在Quiriquina岛。这只是皮诺切特镇压统治下众多有代表性的监狱中的2座。

逃亡

正是因为教师这个职业,以及小小的运气,塞萨尔·卡布雷拉的命运得以改变。“我是当地唯一活下来的教师。军队政府给了我一项任务,让我为新运动场的开幕式准备团体操,这也是为了羞辱我。我接受了这个任务,并且利用第一次机会就开始逃亡”。

他向圣地亚哥的意大利使馆寻求帮助。“我藏在一棵树后,等着换岗。时候一到,我冲向唯一一角没有铁丝网的围墙,然后翻到另一边”。狙击手开枪射击,但没有打中。

8个月后,1976年3月,他得到了智利政府的驱逐令。目的地:罗马尼亚。在齐奥塞斯库统治期间,这是少数与智利没有断绝关系的东欧共产主义国家。卡布雷拉当时已经35岁了,他的护照被盖上了“L”章:禁止入境智利。

智利的难民

在1973-1990年皮诺切特统治期间,有40‘000人出于政治原因被追捕,3000人被杀或失踪。

智利流亡者在瑞士的命运各有不同。有些被大使馆盯上,或者遣送回国,只要他们踏上瑞士的土地。

有一些则留在了瑞士,这要感谢瑞士官方对难民的承认,也要感谢瑞士人民休戚与共的团结精神。

自1973-1990期间,瑞士共收到5828份智利公民的难民申请。至于有多少获得接收,联邦官方的统计没有给出具体数据。

瑞士的历史词典上写道,联邦委员会开始时预计接收200名智利难民,但迫于猛烈的抗议浪潮,不得不放松严格的接收政策。在后续的10年间,共承认了1600位智利人的政治难民身份。

武装斗争

“现在我老了,可以平静地讲述这些:当我到达贝尔格莱德的时候,被当作是一个智利的社会党党员。也就是说,不仅有政治背景,还有军事背景”。因此卡布雷拉被送往俄罗斯、古巴、保加利亚和东德,为了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并且为进行武装斗争做准备。

望着眼前的卡布雷拉-年迈的教师,目光柔和,让人很难与游击队员联系起来。那时的抉择对不对呢?他端起一杯水,深深地凝望着记者,说到:“那时,我们为了能够作为自由人回到智利,甘愿付出一切。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意识到,那只不过是一种孩子气的革命精神”。

在俄罗斯,卡布雷拉甚至开始学习坦克的知识。他追寻着一个被称作“新人”的梦。然而命运给了他有力一击。“他们借口说要积累实战经验,打算将我们送到安哥拉和刚果,去打仗。但遭到了我们的抗拒,那不是我们的战争”。

卡布雷拉为自己针对苏维埃和齐奥塞斯库的批评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他必须参加强制劳动。于是,他决定再次逃亡-生命中的第二次。这次,他找到了自己的接收国,瑞士,一个被他称作“最民主但始终是资本主义”的国家。但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正是在这个国家,他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安宁。

马克思主义作为哲学

我们坐在花园的桌子旁,桌上有咖啡和一块智利蛋糕。卡布雷拉谈起他在瑞士度过的第一年:经济上的困窘、提契诺家庭的团结一致、他的熟人圈子,以及之后成为他妻子的Daniela,还有当老师的面试。“我穿着牧师送给我的衣服参加面试,已经过世的牧师的衣服,不过很优雅”。

重新成为老师,这简直是他的救命稻草。“我也干过门房的工作,只为重新回到学校”。在他还“年轻”的时候,有些学生会在课下来到他的花园,为了补习西班牙语,或者进行历史与政治的讨论。他的同乡们也会在这个花园里组织抵抗活动。

卡布雷拉如今已经很少参加政治活动,至少没有隶属于某党。他经常向学生们讲述自己在智利的经历。“为了不让人忘记”。为了寻找某些答案,他往往会走到地下室,重新拿起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他说。

经历了这么多,他还相信马克思主义吗?“作为政治的意识形态,我不相信,但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我相信。我们被称作是‘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我们至今依然相信,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人民的枷锁终将被打破”。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