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智胜时装


皮草贸易受抨击


作者:Susan Misicka


眼红:动物爱好者要求禁止进口通过残酷方式制作的皮草时装。 (13 Photo)

眼红:动物爱好者要求禁止进口通过残酷方式制作的皮草时装。

(13 Photo)

毛皮装饰与毛皮外套很时髦,但这些毛皮的大多数动物所遭遇的残酷处境,消费者们了解吗?某瑞士标识法旨在帮助消费者了解情况,然而许多人认为,有必要彻底禁止进口。

这天,天寒地冻,伯尔尼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穿得暖暖和和,只有一名妇女例外。她全身只穿了内衣和靴子,围着一条围巾,此外她还套了一条标语,写道“我宁愿全身赤裸,也不会穿皮草”。她在为一项请愿收集签名,要求禁止进口以虐待动物方式制作的毛皮制品。

“进展非常好-人们一直都很支持。我收集到那么多签名,表格都不够用了,”达妮埃拉(Daniela)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片刻之后,一名身穿毛皮大衣、挎毛皮包的妇人走过,狠狠瞪了她一眼。

瑞士保护动物党(德、法、意)发起的请愿(英),认为皮草的商业化生产造成“动物身体与精神的巨大痛苦”。请愿书中引用了瑞士法律,指出瑞士已多年没有毛皮养殖场。这意味着街上和商铺橱窗里见到的皮草,大多数都产自海外。

“皮草制品的进口回避了瑞士动物保护规范:这些产品主要有两个来源-圈养多至10万只、虐待动物的养殖场,或者违背动物保护与生长规律的捕猎方式,”请愿书声明,后者指的是捕兽夹、下绊子和使用海豹锤等,这些行为都违犯了保护动物不遭受痛苦、恐惧及虐待的瑞士法律。

有十余家瑞士组织正式支持这项请愿,截止目前签名总数在7千左右。它还得到一些政治盟友,例如瑞士人民党议员安德烈娅·盖斯比勒(Andrea Geissbühler)。

“儿童与动物尤其需要我们的保护,因为他们不能自卫。这是我替受虐待动物作宣传的原因,”盖斯比勒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她同联邦院社会民主党议员帕斯卡尔·布鲁德勒·维斯(Pascale Bruderer Wyss)已经提请联邦委员会,对使用残酷条件生产的皮草实行禁令。

“瑞士法律保护动物的安康原则,对有悖这些原则的非人道捕猎与屠杀方式,我都予以抵制,”布鲁德勒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强调:“近几年来,海外进口皮草的销售急剧增加。”

2014年,瑞士以完整毛皮与成衣配饰等形式进口的皮草总重达到431吨,其中大多数来自中国,在那里摄制的一些录像(英)显示了被虐待甚至被活活剥皮的动物,令人毛骨悚然。而1999年的进口总重尚为153吨,那时主要是从德国进口。

标识法

瑞士是唯一一个对皮草有申报要求的国家。今冬是皮草制品标识法实施后的首个完整的冬天;在经过一年的过渡期后,该法于2014年3月1日正式生效,相对冬衣进口节奏来说有点迟。

联邦食品安全与兽医局负责监控新法的实施,而结果很不满意。去年该局抽查了全国的90家店铺、网站与邮购目录。在出售毛皮与毛皮时装的48家当中,有41家未能恰当地对商品作出标识。

这项新法要求每个商品标签上都有下列信息:动物种类、原产国,以及毛皮的获得方式-即该动物是否被猎杀或用捕兽器杀死的野生动物?如果是圈养动物,那么是成群放养的还是笼养的?若是笼养,笼底板用的是铁丝还是天然材料?

瑞士德语区电视台(SRF)参观了丹麦的一家水貂养殖场。这些纤弱的动物住在只放了很少稻草的小铁丝笼子里。

“这是种不适当的饲养方式,”联邦食品安全与兽医局的卡斯帕·约格尔(Kaspar Jörger)指出。

合规抽查报告(德、法、意)中,该局透露,在标识方面,皮草专销店比普通时装店做得要好。

“尤其应该改善的领域,是对毛皮产地和获得方式的明确标识,”报告声明,并强调店家要取得这些信息并不容易-这不仅仅是因为毛皮在被制作成外套或配饰时,可能已经数次易手。

雍容华贵

皮货商马克斯·德塞格尔(Max Dössegger)跟妻子经营着伯尔尼的一家高档商铺。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标识法对他们的工作没有任何影响。

“作为一家专业店铺及瑞士皮草协会(SwissFur)成员,我们从1996年起就自愿使用一种类似的申报方式,”德塞格尔表示。他从全世界采购毛皮,但主要来源还是欧洲。这些毛皮来自各种动物-有些是圈养的,有些是通过捕猎获得的。

消费者良知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走访了伯尔尼的店家,以了解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想法。一位老人承认自己有件狐狸皮饰物,如今他不再喜欢戴了。“毛皮是染的黑色,我认为是只瑞士狐狸的皮,不过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而且我也担心别人怎么看我,”他表示。

“皮草再次时髦起来,我觉得是件坏事,”一位中年女性说道:“禁止会比较好。”但一位戴着毛皮围脖、20岁不到的女孩儿腼腆地坦白,她喜欢毛皮,也不希望禁止。

一名带了个小男孩的妇女称,这种时尚已经渗透进幼儿园。“儿童当然不该穿皮草-他们甚至都不明白毛皮来自何处。”

有名男性则显得很是矛盾,他问自己外套上的毛皮装饰是否是真的。结果不是。

“谁喜欢毛皮?”一位朋克打扮的女性质问道:“人们应该关心的,是活剥动物的皮!”

当被问及他如何看待禁止进口以残酷方式生产的毛皮制品提案时,德塞格尔回答道:“原则上,且秉承着开放的贸易精神,我们认为,进口按照某个国家适用法律制作的产品,不应当成为一个问题。”

这家商铺也采购带有SwissRedFox标志的国产毛皮。带有这个标志的毛皮,都来自瑞士野生动植物管理计划内每年允许捕猎的大约3万只狐狸。相对于来自动物保护法宽松或不存在的地方的毛皮,该标志自我定位为一种“道德性”选择。

然而,爱动物人士认为就没有所谓的“道德”皮草。瑞士保护动物党正在呼吁禁止在狐穴与獾穴口捕猎这两种动物,一些瑞士猎户就常把这种手段与猎犬并用。

那么路上轧死的动物又如何呢?美国有一个叫作Petite Mort的标志,这种毛皮来自死于公路事故的动物。其收入的一部分被捐赠出来,帮助在新英格兰州建立野生动物走廊。

可是善待动物组织(英)(PETA)的弗兰克·施密特(Frank Schmidt)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这种毛皮也有问题。见到魅力无穷的皮草时装,可能引起消费者对以非人道手段取得的毛皮的兴趣。

“光是在街上见到,人们无法判断毛皮是来自中国、美国、欧盟残酷的毛皮养殖场,还是来自一场悲剧性的车祸,”他这样提出,并提醒人们在开车经过田野和森林时,应当小心谨慎。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