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最瘋狂的異國戀 為愛遠嫁非洲馬賽部落的瑞士女人

科琳娜‧霍夫曼(Corinne Hofmann)1999年3月在瑞士Baeretswil所摄,她也是《白色的玛赛女人》一书的作者。

科琳娜‧霍夫曼(Corinne Hofmann)1999年3月在瑞士Baeretswil所摄,她也是《白色的玛赛女人》一书的作者。

(Keystone)

就華人的傳統觀念,女方的擇偶條件通常標準較高,偏好條件比自己更佳的男性。有些瑞士女人的想法與衆不同,選擇了和世俗標準不同的伴侶。她們愛得轟轟烈烈,有的戀情登上新聞,有的出書,甚至故事拍成了電影。

瑞士女人嫁外國人

根據數據(德)外部链接,超過16%以上的瑞士女人嫁給外國人。她們尤其偏好來自南方國家的男性,當中義大利人最受歡迎,其次是來自巴爾幹地區的東歐人,接著依序為德國人、北非人、土耳其人、法國人和南美洲人。

在我的生活圈裡,不少瑞士女性擁有外籍配偶。一位同事的前任和現任丈夫剛好都是義大利人。我姊夫的表妹嫁給來自非洲的模尼西斯人,而先生的一位朋友嫁給美國人。一位語言班的女老師嫁給印尼人,並曾經在爪哇島生活多年,但後來以離婚收場。他們的婚姻也充滿酸甜苦辣,卻因為得克服種族與文化的障礙,讓愛情的力量顯得更加偉大。

轟動瑞士的異國戀

在瑞士,科琳娜‧霍夫曼(Corinne Hofmann)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在保守的80年代,她跟肯亞馬賽人結婚,移居非洲在部落生活。後來,她將刻苦銘心的經歷寫成小說,著作出乎預料大受歡迎,後來甚至被搬上大螢幕。

科琳娜愛上馬賽人的故事相當不可思議。她金髮碧眼,身材高挑,在求學時代有個叫做「長頸鹿」的綽號。1986年她跟當時的瑞士男友前往肯亞知名海灘區蒙巴薩(Mombasa)度假時,在渡輪上特別留意一位穿著傳統服飾的馬賽族戰士,並被對方黝黑的肌膚、高大的身材和纖長的四肢深深吸引。後來,她和男友在旅途中迷路,一位略懂英文的馬賽戰士主動幫忙指引方向。這位好心男士凑巧就是她在渡輪上偷偷注視的馬賽人,而他的名字叫做克廷卡(Lketinga)。接著,在搭乘同班巴士的路上,科琳娜感受到怦然心動的感覺,無法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入夜後,她特地來到飯店附近的酒吧,只為獲得再次看見他和跟他說話的機會。

即使對克廷卡的認識極為有限,回到瑞士後,科琳娜像失了魂般對他念念不忘,甚至主動向男友提出分手。半年後,她飛回肯亞重遊舊地。不過,克廷卡早已離開海灘區,回到了家鄉。雖然路途遙遠,交通不便,科琳娜仍舊千里迢迢直奔他所在的內陸區-巴薩羅伊(Barsaloi)。好不容易,他們重聚,生活在一起。原本,她的親友以為,那裡的生活條件惡劣,科琳娜應該很快便會打退堂鼓,然而她卻打破眾人的眼鏡,毅然決然地與克廷卡結婚,並在部落裡長住下來,成為「白色的馬賽人」。

部落生活大不易

在偏遠的部落,科琳娜的住所是由牛糞和泥土建造、沒有水電的房子。因為炊煮都在屋內進行,所以裡頭總是煙霧瀰漫。另外,泥屋沒有廁所,因此她得躲到灌木叢後方如廁。若要洗澡,便得徒步至半小時遠的溪流淨身,而那裡也正是取用飲用水的地方。依據習俗,部落裡的人必須相互扶持,有能力的人得做施捨,提供有需要的人食物。因為他們的家境比較好,所以付出的比較多。

飲食習慣方面,長者優先吃飯,男女不得一起進食,而且通常女人得吃男人剩下的食物。馬賽人喜歡飲用鮮血,會在牛的脖子上割一個小口,插上葦管,每個人再輪流吸吮,但她無法接受這種食物來源。整體上,她獲得的食物非常匱乏,難得有肉類和乳品可吃,又因爲往往只能飲茶、吃玉米粥,時常忍飢受餓,所以患有嚴重的營養不良症。

房事方面,馬賽人不親吻,不做愛撫,身體上的接觸只有動物般的抽動,既快速又簡短,卻又進行多回,這點讓她很不習慣。

科琳娜和克廷卡的溝通語言是英文和部落語,但是兩人各自掌握的詞彙有限。慶幸,克廷卡的一位弟弟英文程度佳,他便成為他們兩人之間溝通的橋樑。

其實,她對以上不便並沒有太多的怨言,但是生活上還有其它事物將她的耐性漸漸消磨殆盡。

諸多不順與重重阻礙

每當科琳娜辦理官方文件,她總得前往五百公里遠的首都奈洛比(Nairobi)處理。這座雜亂無章的都市讓她和先生喘不過氣以外,腐敗的官僚系統更讓他們頭疼。辦理文件不僅耗時,也得花錢,因為賄賂買通公務員是成事的必要手段,而身為白人的她更是他人眼裡的肥羊。

另外,科琳娜無法接受馬賽人一夫多妻的習俗,更厭惡馬賽女人結婚之際得進行割禮的陋習。自從她生下女兒娜皮拉(Napirai)後,更無法想像後者發生在她的女兒身上。

由於部落缺乏生活物資,她便購入採購用的汽車和租下一間店面,做起雜貨店生意,販售各種生活必需品如茶、糖、米、玉米粉等等。然而,擔任助手的先生是文盲,無法協助管理,甚至答應許多客人賒帳,而雇員又時常偷錢與扒貨,所以即使她辛勤工作,投資仍化為烏有。後來,在科琳娜的堅持下,為了改善夫妻關係,遠離部落的人事是非,一家三口移居至蒙巴薩,在那裡開設紀念品店。不過,克廷卡成天無所事事,時常喝啤酒,咀嚼具提神作用的恰特草(chat),讓工作忙不過來的科琳娜感到灰心。

壓垮他們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瘧疾」和「克廷卡的忌妒心」。在瑞士出生長大的科琳娜生理上無法適應當地的衛生條件,再加上營養不良,因此時常反覆感染瘧疾,好幾次在鬼門關前徘徊,幾乎喪命。另外,克廷卡非常排斥妻子與異性接觸,常常質問她是不是跟他們有染。經過多次溝通,他仍像跳針的唱盤頻頻質疑她的忠誠,甚至以為女兒不是他的親骨肉。科琳娜因此感到極度失望,遂斷然決定放棄這段關係。

1990年,她以探望瑞士家人的名義,好不容易說服丈夫允許她帶著孩子出國(就馬賽習俗,妻子和孩子是丈夫的所有物,出國必須獲得簽名許可)。 最後一刻,科琳娜像逃難一樣,急急忙忙地離開居住四年的肯亞。當她回到瑞士時,身上一無所有。

後語

我的瑞士友人覺得她的想法過於浪漫,也有人覺得她很勇敢。有趣的是,一位朋友在一場聚會上跟科琳娜有過一面之緣,並與她做簡短的交談。事後對她的評語卻是:好傻、好天真的女人。讀完她五本德語著作的我,作為書迷,我由衷敬佩她的勇氣,也相信她在這段婚姻裡盡了全力。

而你好奇科琳娜的近況嗎?她成為全球百萬暢銷書作家後,長年住在義語區盧加諾。根據今年的《一瞥日報》報導(德)外部链接,57歲的科琳娜談戀愛了,對象是來自瓦萊州的瑞士人。他的身高有1米94,剛好跟她的前夫一樣高,而且他的職業是步兵,可以說是瑞士版的馬賽戰士。她說:「可以仰望他的感覺真好。我很高興,我不必為了討好一個男人,而放下自己的身段。」我深深認同她的話語-在一段關係裡,不論雙方的背景,能當自己最好。

作者:緹琪 Facebook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