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查理周刊


瑞士不仅仅有查理周刊式的幽默


作者:Isabelle Eichenberger


讽刺作品不具备普适性,而是因文化而异(Jules Stauber的讽刺画) (Nebelspalter-Verlag)

讽刺作品不具备普适性,而是因文化而异(Jules Stauber的讽刺画)

(Nebelspalter-Verlag)

法语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的枪击案引发了针对“讽刺”的大讨论,到底什么容许被讽刺,什么又不容许?虽然漫画所造成的爆炸性力量无边无际,但幽默和嘲笑确实因文化和价值观而各异,不具备普遍性。即使是在瑞士这一个国家里,这样的普遍性也难以找到。

400个新的订阅户,无数的读者来信,表达了他们的哀伤和团结一心,他们要求,不放弃:瑞士人民对讽刺作品的兴趣,在法国12个人因枪击事件而牺牲后,被重新点燃。《Vigousse》(法),一家瑞士西部小小的讽刺周刊,在《查理周刊》(法、英、西)事件后,也重焕生机。

“两个脑残的人,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唤起了几十万人走上街头,这很棒,言论自由还从未像现在这样获得如此大的支持!”《Vigousse》的主编Laurent Flutsch说。

瑞士媒体委员会(德、法、意)主席Dominique von Burg希望,穆斯林针对《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可以推进媒体自由新的发展,近几年来,媒体自由所面临的压力很大。“媒体自我审查的情况很明显,特别是在美国,那里被政治的正确性和某种精神变态所统治,因此《查理周刊》的勇气显得弥足珍贵。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对整个体系进行挑衅, 这种勇气赋予了人们机会,”Von Burg说。

不会刊登所有作品

对洛桑艺术史学家Philippe Kaenel来说,讽刺画是“一种非常出色的宣传工具,因为它具有可视性、易谈论性和指向明确的思想型,可以给予有力一击”。但作为公共出版物,自我审查还是必要的,他强调说:“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否则会陷入不理智的论战。讽刺画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媒体,在其中通过代码、索引和共同的评价体系一起工作。”

如果媒体刊登了某幅漫画,那么漫画作者实际上就是评论员。一般来说,他会画上多幅漫画,供编辑部主任挑选。编辑部是具有最后的决定权的。《Vigousse》有时会拒绝一些漫画作品,原因很多,Flutsch说。而网上刊登的漫画往往是匆匆绘就,距原意相差很远。

“《查理周刊》毕竟是巴黎的杂志,不是向全球发行的,”Kaenel肯定地说,这种无政府主义传统是“法国媒体自1900年起开创的,当时对暴力的表现是现在无法想象的”。

《Vigousse》是瑞士版的《查理周刊》,由法国漫画家Barrigue创立,他已在瑞士西部法语区生活了几十年,而且一直在为当地报纸创作漫画。事实上《Vigousse》获得了许多来自巴黎的漫画家的支持。

谴责代替了取乐

但漫画也是有界限的。因此2006年瑞士法语媒体没有转载默罕默德的漫画。“对我们来说这并不可笑,而且我们也并不想成为模仿者,”Laurent Flutsch说:“接受挑战和画漫画是我们的动力。一幅漫画不仅仅是为了取乐,还是一种公开谴责。而用它来激怒一个群体,这并不是我们的选择。我们会保持警惕,不能变成‘无谓’的‘垃圾’和‘粪便’。我们可以刻薄,但不能粗野;我们可以狂野,享受所有的自由,”这位主编说。

瑞士德语区的讽刺传统不是很浓,但言语比较极端。“挑衅和放肆是一种风格。不过我们会把不那么友好的内容隐藏在字里行间,很微妙的。”《Nebelspalter》(德)的主编Marco Ratschiller说:“我们瑞士的社会体系和法国也非常不同,抉择程序、整合性、直接民主等,这都是些很强大的力量,法国则没有,”Ratschiller说。

瑞士重要的讽刺杂志

《Nebelspalter》(21'000册):1875年由Jean Nötzli在苏黎世创立。以英国的《Punch》为榜样。

《Vigousse》:瑞士西部法语区周刊,发行:12'000册。2009年由Barrigue、Laurent Flutsch和Patrick Nordmann创立。

《Il Diavolo》(4000册),1991年在提契诺由漫画家Corrado Mordasini和其他左翼民主社会主义阵营共同创立,双月刊。

《La Tuile》(2500册):月刊,Pierre-André Marchand于1970年在汝拉(Jura)成立,至今仍任主编。

《La Distinction》(1987,双月刊):政治、文化、文学、艺术和美食的评论杂志。

每年举办“Champignac市长大奖”,评选公众人物最愚蠢、最可笑的语句。

文化差异

在瑞士法语区、乃至法国,漫画比“瑞士德语区和德国更富攻击性、更针锋相对,”Ratschiller继续谈到:“在我们这儿的调查新闻学中,评论和漫画是分开的,但是在法国这两者是合二为一的”。

在瑞士法语区,漫画家就隶属于报纸的编辑部。而在德语区,《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是唯一一家每天刊发漫画的报纸。《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则会定期刊登瑞士西部明星漫画家Chappatte的作品。伯尔尼的《联邦》报(Bund)也会每周在首页刊登多个讽刺性评论,但在其他版面就不多了。

法国的文化空间令年轻的漫画家们享有众多可以“形成自己的语言和风格”的机会。这主要得益于较为普遍的漫画流行文化,这被称之为“bande dessinée”或“BD”。但在德语文化中,这类用图画讲述故事的形式,一直还停留在“图解”文学的水平。

尽管如此,1875年发行的全球最古老的漫画讽刺杂志《Nebelspalter》,却是一本瑞士的德语杂志。

一流的画家

瑞士还有一项独一无二的优势:除去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瑞士从未实施过媒体审查制度,言论自由被写入了1848年宪法。

“瑞士的漫画并未像在英国或法国那样引起轰动。而且也缺乏像Daumier那样的大家,”艺术史学家Philippe Kaenel说:“但近40年来也涌现了一批很优秀的漫画家,在国际上小有成绩”。这其中包括Chappatte、Barrigue、Burki,Marial Leiter、Hans Sigg和Orlando。

尽管有众多的文化差异,但这些漫画家并不是平行创作的,他们有共同的平台以供交流。平台之一就是《Nebelspalter》自2007年开始协同举办的“Gezeichnet”展览。该展览每年自全瑞士甄选50位漫画家,选择他们当年最好的4幅作品进行展示。

允许一切-只是原则上

联邦宪法于1848年对言论自由予以了保障。

联邦法庭要求,讽刺作品要能识清原型,作品“所涉及的边界”不能到达“令人难以忍受的范畴”。

在20世纪第一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都曾试图采用审查制度。

独立的广播电视上诉法院(UBI)将讽刺定义为非同寻常的表达手段,有意识地让表达方式与要传达的信息内容不符。换句话说就是:读者要首先认清讽刺的原则。

瑞士媒体委员会在其从业手册中写道,漫画也要遵循道德规范和标准。就2006年丹麦报纸《Jyllands-Posten》刊发、并由《查理周刊》转载的默罕默德漫画,该委员会这样写道:与宗教有关、可能会造成伤害的漫画作品,只有在态度温和,且恪守新闻原则的情况下,才可以刊发。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