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格劳宾登人说“不” 2022冬奥会与瑞士无缘



举办冬奥会的主意并没有打动格劳宾登州的居民。

举办冬奥会的主意并没有打动格劳宾登州的居民。

(Keystone)

瑞士格劳宾登州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项目宣告流产。该州的大多数选民反对在圣莫里茨和达沃斯举办冬奥运。而财政和环境问题是人们反对的重要理由。

一场热热闹闹的“拉选民战役”落幕了。3月3日的投票结果显示,格劳宾登州52.7%的居民反对投入3亿瑞郎为冬奥会之用。该州的圣莫里茨市分别在1928年和1948年承办过冬奥会,而拥有豪华滑雪场的达沃斯市作为世界经济论坛的主办地名扬世界。

冬奥项目的支持者则打着可持续发展的大旗,主张举办规模较小的赛事。他们一再重申,格劳宾登州若获选,可以比其他竞争者花费更少的投入承办比赛,因为大部分的运动场馆和交通设施在该地区都已经存在。

此外, 奥运竞标支持者们也关注了风景保护的问题,很多为比赛专门建造的设施都会在赛后拆除。而公交系统还要继续发展,预计建设新公路、铁路的投资高达9亿瑞郎。他们认为举办奥运会会对该地区的经济,特别是旅游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冬奥会2022 申办奥运:瑞士人喜忧掺半

主办冬季奥运会是很多国家梦寐以求的事,而瑞士却对此犹豫不决。格劳宾登州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令该州成为全国瞩目之地。然而决定权在当地居民手中,2013年3月3日格劳宾登州将对是否申办奥运一事举行公民投票。 支持奥运组织大力宣传奥运的持久性利用价值,而反对者则认为奥运与持久性无法沾边。 ...

一台老虎机

支持者的美好许诺并没有赢得大多数人。反对派不相信在前几届冬奥会隆重举办的背景下,瑞士主办方会遵循节俭办赛的承诺。他们坚信冬奥赛事的引入必将破坏当地的自然环境,并称国际奥委会为“老虎机”。

格劳宾登州政府没有掩饰它的失望, 在不到4分钟的简短媒体见面会上,州长Hansjörg Trachsel说道:“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结果。现在要做的是弥补宣传战留下的裂痕。”而州财政部长Barbara Janom Steiner分析说,很多选民是因为惧怕金融惨败而投了反对票。

瑞士投票 用直接民主减少贫富差距

一般说来,瑞士的全民投票多以否决告终。但是2013年3月3日的投票结果,无疑可以被载入历史史册,瑞士人民对三项偏左的议案,均投了赞同票。尽管最后一项议案,因未获得多数州的赞同而遭到否决,但在全世界右翼保护主义横行的政坛上,瑞士选民的态度,依然颇为引人注目。 ...

喜悦与失败

联邦国民院议员Silva Semadeni 是反对冬奥竞标的重要代表人物,她在投票结果公布后兴奋地表示:“我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格劳宾登实事求是地参与了投票,他们明白这样的赛事对于我们州来说太大了,难以承担。 现在,我们美丽的格劳宾登州可以把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用屈膝于一个国际组织的各种规定。我们重视的是真实和质量,不是外在的浮华。”

 
格劳宾登人民的一个“不”字,也让瑞士体育部长乌力·毛勒很没面子。尽管其所在党(人民党)反对冬奥在瑞举行,毛勒却顶着党内压力,大力支持2022冬奥的竞选工作。现在,面对州民的抉择,部长也只能接受现实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