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格劳比(Globi)--瑞士人心目中永远最棒的小伙子

Globi这个头戴巴斯克帽的鸟形人扎根于每位瑞士人心中。(图片: Heiri Schmid, Globi-Verlag)

在瑞士格劳比(Globi)与民族英雄威廉.泰尔(Wilhelm Tell)一样出名。他诙谐幽默、善解人意、乐于助人,外加一点点暴躁。他也是好学及肯于接收批评的。

格劳比作为瑞士的一个自由独立的广告形象已在瑞士活跃了70年。

“一个蛋孤零零的躺在撒哈拉沙漠上,天气是那么的炎热,在灼热阳光的照射下,咯哩嘎啦,蛋壳裂开了...”格劳比就这样于1923年出世了。直到今天他依然仿佛新生,而且更加活跃,活得自由自在。

整整一代人与这位如今已71岁、黄嘴巴、总是身穿格子裤、头戴巴斯克帽的鸟形人一起长大。

格劳比的“助产师”为瑞士著名大商场Globus的广告部经理J. K. Schiele及图象设计师Robert Lips。最初是30年代为庆祝Globus成立25周年而设计的广告形象,却逐渐发展成为儿童读物及幽默剧的主角人物。

直到今天格劳比依然以他特有的善解人意及冒险精神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瑞士人的成长。

彩色人生

1931年出版了第一集图册“格劳比的环球旅行”,以后每年出版一册新书。因此格劳比的人生历程同样体现了瑞士人各时期的心态。

1938年瑞士联邦议员向全国各界发起保卫祖国的号召。1940年二战期间瑞士保持中立,当时出版了一集“格劳比参军”,这一册的出版甚至得到了瑞士军队总司令的认可。

在那个年代格劳比不仅为年轻的读者们提供业余消遣同时也受到使他们爱国主义教育。

战后,格劳比继续他的环球旅行。他去了巴黎、威尼斯及西班牙,直到荒野的西部。然后到达他的梦幻之地,在乐园中格劳比找到一个瑞士人一直遵循的真谛―慵懒使人无聊。

在当时还没有享受到电视的便利的孩子们中存在着一股格劳比热。1948年格劳比图书成为瑞士最畅销的书籍。50年代末,格劳比的宣传功能逐渐降低,他的形象由广告性转换成文化性。

格劳比的低谷阶段

70年代对格劳比来说可谓人生中的低谷。68年发生的青年暴动使瑞士人的价值观有了改变,青少年文化同样受到了影响,传统的话题不再得到他们的青睐。

妇女解放问题及环境保护问题成为当时社会新论题,格劳比俱乐部及格劳比杂志不再入时,1970年格劳比杂志被淘汰了。

当时格劳比甚至被谴责有种族歧视及歧视妇女倾向。80年代格劳比出版社更换了管理机构,并在新出版的图书中添加了有关环保及保护动物的新内容。

格劳比也关注消防、飞行救护及铁道运输。他的书变得以实事为主。1997年出版的“格劳比在邮局”曾走俏一时,甚至被当作教材使用。

格劳比变得越来越循规蹈矩,也不再轻易暴怒。逐渐成为一个榜样型人物。在许多人眼中他也就变得无聊了。

格劳比对瑞士名人的影响

格劳比的形象深深的印在瑞士人的潜意识中。1952年一个11岁的少年写给他:“随信附上我自己挣来的15瑞郎,把它们分给穷人们吧。你的Kaspar”。

这位少年就是瑞士如今的财政部长Villiger先生。他认为是格劳比使他认识了生活的价值。

瑞士前任总统、如今联合国特使Adolf Ogi曾在1992年无意中引用了一句“格劳比参军”中的格言:“一切如意!”尽管他一再强调他并不知道这句话出自格劳比之口。

swissinfo, Etienne Strebel
(译文:杨旭东)

数据资料

71集格劳比连载中平均每集出售量为10万本
第八集“格劳比是怎样成为农夫的”的出售量为26.5本
最新版本:«万能的格劳比»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