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死的自由


与其衰老、疲惫、痛苦地活着




安乐死会为家人带来很大痛苦。 (AFP)

安乐死会为家人带来很大痛苦。

(AFP)

越来越多的瑞士人希望能够通过安乐死机构的帮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些人中并不全是病入膏肓的人

姑息治疗的不同阶段

第1阶段: 抗癌治疗与姑息治疗相结合,对象为可能根治的癌症患者;姑息治疗主要是缓解癌症及抗癌治疗所致的症状,不良反应,对症支持治疗,保障治疗期间的生活质量。

第2阶段:当抗癌治疗可能不再获益时,以姑息治疗为主,对象为无法根治的晚期癌症患者;姑息治疗主要是缓解症状,减轻痛苦,改善生活质量。

第3阶段:为预期生存时间仅几天至几周的终末期癌症患者提供临终关怀治疗及善终服务。

这样做正确吗?或者自由选择死亡的权力也属于生命的一部分?这是在鼓励老年人早些离开人世?围绕协助自杀的讨论目前正在瑞士进行得如火如荼,就这一话题的争论从未休止过,因为针对辅助自杀行为,瑞士至今没出明文规定,护理和残障机构没有一个统一的关于实施协助自杀的可循之法。

但是希望能自行决定结束生命的愿望却逐年强烈。去年瑞士超过1200人借助安乐死机构结束了生命,比前年增加了三分之一: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2014年共有742人(320名男性,422名女性)求助辅助机构自杀离开了人世,与之相比2003年的这一数据还只有187人。

姑息治疗作为选择

姑息疗法对于提高重病患者或者垂死者最后阶段的生活质量,是一种选择。“许多病人家属在开始的时候感到恐惧,但是陪伴亲人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会把人与人的距离拉近。共同面对死亡会为家属本人带来宝贵经验,谁经历过这种历程,就不再会害怕死亡,”姑息医学专家施特芬·艾伊希穆勒(Steffen Eychmüller)在两年前接受《一瞥报》采访时这样说过,他将姑息护理作为与协助自杀平行的另一种选择。伯尔尼大学将艾伊希穆勒聘为姑息医学教授,这是瑞士第二位该学科的教授。

瑞士在安乐死范畴国际领先

瑞士在提供安乐死服务方面可谓领军代表,早在1942年由医生操作的辅助自杀行为就得到允许。

在美国的5个自治州也有类似法规,允许安乐死。1997年俄勒冈开了个头,华盛顿、蒙大拿和佛蒙特州紧随其后,2015年人口最多的加利福利亚州也放开了政策。

其他国家,如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加拿大和哥伦比亚也允许安乐死。

自行决定死亡在瑞士社会上得到高度认可,人们逐渐有这样一种感觉,这是一条通往死亡的现代之路。但是协助死亡为家人带来的痛苦却被忽略了,一向对安乐死机构Exit和Dignitas颇有微词的人士这样说。

2012年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许多瑞士人在亲人安乐死之后会留下心灵的创伤,当然调查同样显示,自然死亡也会为活着的亲属带来很大的危机,但是安乐死为家人带来的冲击明显更大。

在催眠中死去

另一项苏黎世大学的调查得出这样的结果:瑞士医院中,针对那些忍受巨大痛苦一心求死的绝症病人,越来越多地使用安眠药物。这种所谓的“最后的镇静”手段最近一段时间在德语区的医院里急剧增长,《新苏黎世报》上周日发表了一份调查结果显示,2001年瑞士的死亡原因中只有4.7%是通过催眠药剂,而2013年该比例已经飙升到17.5%,这在国际对比中也相当突出。

您认为人应该拥有决定死的权力吗?欢迎发表意见,请在下方留言。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