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毒品市场


大麻的纠结


作者:Luigi Jorio


 ()

压制、容忍还是使大麻合法化?对于那些反对大麻依赖症的人来说,制定消费条例可以抑制越来越充满暴力的毒品市场,使大麻在事实上“合法化”,可以改善公众健康和保障安全,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认为。

对于大麻,瑞士立法很明确:禁止种植、消费和买卖。然而,同时,瑞士1951年法律又表现出一定的容忍度,例如,个人拥有少量毒品不会受到处罚。

除了这种模棱两可,瑞士联邦体制还表现出多元化,事实上,由各州来实施国家法律,并且采取禁止和制裁手段,还可以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而变化。

违反联邦毒品法律的相关数据(3/4涉及大麻)充分体现了瑞士国内的差异性。去年,在乌里州(Uri),平均每千名居民中有3.4起犯罪行为,这是联邦政府统计办公室提供的数据。卢塞恩为5.4起;瓦莱州(Valais)为8.4起;苏黎世达到34.2起;洛桑51.5起,洛桑是打击犯罪最严厉的州之一-沃州(Vaud)的首府。

“从瑞士各州的实际状况来看,制度上缺少和谐可能会引起混乱:人们不知道到底大麻受到容忍还是禁止,建立明确的规章,这点尤为必要。”瑞士法语区酒精依赖及毒瘾问题研究项目(Grea)的秘书长Jean-Félix Savary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证实。

用罚金取代

今年,瑞士国会已经向这个方向迈出了一步,对于消费大麻的成年人,联邦两院已就采用罚金取代刑罚的原则达成共识。

拥有10克大麻会被罚款100-200瑞郎(具体数额方面,仍旧存有分歧),类似的处罚也适用于街上的违法买卖大麻行为。

“从刑法过渡到管理领域,从一定意义上说,可以理解为大麻‘合法化’,然而,禁止还是存在。”Jean-Félix Savary强调到,国会在“更大清晰化”方面已经做得不错。

立法的修改使得整个瑞士可以以同样手段来进行制裁, 国会议员、社会民主党人Liliane Maury Pasquier向联邦院(Conseil des Etats)肯定了这一点,对于预防措施,这样可以有一个更为统一的标准,她补充说。

另一种是瑞士第一大党瑞士人民党(UDC)的看法,该党认为,用简单的罚金形式来惩处大麻消费,是迈向大麻合法化的第一步。

戒毒协会(Abstention from drugs)指出,大麻合法化违背人民的意愿,正是基于这个原因,2008年,瑞士选民投票否决了该动议。戒毒协会无数次在公告里谴责人们低估了大麻消费的潜在危险:大麻消费也可能成为年青人之间危机的影响因素。

安全问题

最近的15年来,关于大麻和通常意义上的毒品所展开的辩论一直都主张惩处消费者,Savary指出,“然而,所有的研究结果都显示,压制手段没有任何效果。”

然而,现在开始转向讨论规范市场,瑞士法语区酒精依赖和毒瘾问题研究项目的合作者接着说,特别应该强调首先考虑大麻的“安全问题”。

走私大麻“一直都是极其有利可图的生意,恰恰是这点吸引了犯罪。”联邦警察局在最近一次报告中写道,大麻市场和“烈性”很强的毒品(可卡因和海洛因)市场的合并,让人深感不安,合并的市场受到有组织罪犯团伙的操控。

这种发展势头为人民带来了隐患。Savary指出,在公共场所,向人们兜售毒品的现象越来越多;黑手党队伍也在不断扩大。她警告说,如果不采取行动,人们就有可能偏离名曰“四大法宝”的瑞士毒品政策。

老配方,新方法

在瑞士,应该因此给“各州和镇政府一定的空间考虑对策,目的是可以尝试解决问题的处理方法。”Savary憧憬到。

在瑞士法语区酒精依赖和毒瘾问题研究项目的秘书长看来,为了规范大麻市场,可以重新考虑一下瑞士政府老策略中的一些方针。2001年计划(后来被国会放弃)规定:在坚持对于青少年采取预防措施的同时,除了使大麻消费合法化之外,容忍一定数量的大麻销售点存在。

“这不是开咖啡厅,而是要为那些想吸大麻的人建立一定的规章。”Savary解释。

对于预防酗酒和其他毒瘾研究所(Institute for prevention of alcoholism and other drug addiction)来说,规范大麻市场似乎是最好的办法,“这可以允许消费者合法购买大麻,也可以使大麻与其他像可卡因这样的物质区分开来。” 该研究所发言人Ségolène Samouiller对我们说。

此外,她接着说,如果大麻在国家控制下销售的话,对四氢大麻酚(四氢大麻酚为大麻中主要活性成分)含量及毒性成分进行监管,就可以保证产品质量,“因此,这才是真正考虑到公众健康,目的也是为了减少消费大麻带来的危害。”

大麻俱乐部

在此意义上,目前,瑞士政府正在仔细考虑苏黎世(Zurich)和巴塞尔(Basel)的经验。在未来几个月,国会议员们将讨论有效控制大麻买卖的提议。“法律方面以及观念都还有待澄清。”在苏黎世市政环境卫生部(Environment and Health Department of Zurich)工作的Katharina Rüegg明确指出。

Jean-Félix Savary认为,瑞士也可以从国外推广的模式中得到启发。他列举了西班牙和比利时“大麻俱乐部”的例子。“这些俱乐部都是合作性质,在这里,会员们可以种植一棵大麻,还可以在警察局备案的特定室内环境里吸用。”

他接着介绍说,这种种植者协会的好处在于:消费者可以进行登记,这样可以保护青少年,也可以采取预防计划以及减少风险。

Grégoire Monney是信息性网站Stop-cannabis.ch(提供戒掉大麻相关信息网站)的心理学家,他对这种看法持赞同态度,然而,“最大的危险,”他指出,“可能是对大麻的平淡态度:不应该让年轻人觉得吸大麻很‘正常’。”

最理想的是,这些消费场所也应该作为与毒品依赖问题专家们对话的一个场所,他指出,“但是,这样的话,这些地方会不会失去自己的魅力呢?”Monney对此感到质疑。

考虑意识形态之前,先考虑效果

这种计划引发了与之背道而驰的看法,Jean-Félix Savary承认这一点, “事实上,人们接受成年人消费大麻。”这一观点没有得到戒毒协会的认可,在该协会看来,无数年青人放弃消费大麻,完全是由于法律严厉禁止。

无论采取哪种措施,“考虑意识形态之前,应该首先考虑效果。”Savary坚持说,否则的话,将会很难找到既可以保护人们身体健康、又可以减少犯罪的有效方法。

大麻消费量减少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认为,由于使用大麻而需要精神治疗的人数为1.19-2.24亿(世界毒品报告,2012年6月)。

联邦公共健康办公室(The Swiss Federal Office of Public Health)2010年最后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在瑞士,年龄在13-29岁之间吸食大麻的人数占大麻消费总人数10.4%(17万人)。

在人们戒掉大麻的主要原因中,接受调查的人解释说“不再想抽”或“担心自己的身心健康”。

1.1%的青年人证实他们“差不多每天”都会吸大麻(2004年为1.9%)。

根据使用大麻引起的功能紊乱鉴定测试(Cannabis Use Disorders Identification Test)标准,在偶尔或定期吸食大麻的消费者当中,有22.2%的人表现出“问题情况”。测试涉及频率(吸大麻次数)、强度(吸大麻数量)以及吸食大麻的社会影响。

在瑞士,35%年龄为15岁的青少年证实自己吸过至少一支大麻。世界卫生组织(WHO)对学校适龄青少年健康进行了最新的一次研究,研究针对35个国家,瑞士则是其中青少年吸食大麻比例最高的国家。

四大法宝

瑞士的毒品政策

基于四个基本方面(所谓的“四大法宝”)的考虑。

预防:避免尝试以及发展成毒品依赖。

治疗:为毒品依赖者提供适当帮助,改善健康状况与促进社会融合。

减少风险:抑制由于消费毒品所引起的身心损害与社会危害。

打击:采取行动,禁止非法买卖毒品。

瑞士联邦公共健康办公室强调,该政策已经获得重大成功

除此之外,还采取以下措施:减少由于使用毒品而造成的死亡、减少毒品买卖犯罪,改善瘾君子的健康状况以及清理露天毒品交易场所。

(来源:联邦公共健康办公室) 


(译自意大利语: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