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民主选举和"平民"议员


作者:郭倢


国民院议长布鲁德雷尔在2010年国会冬季例会上为她的继任热尔马尼埃拍去肩上的灰尘。 (Keystone)

国民院议长布鲁德雷尔在2010年国会冬季例会上为她的继任热尔马尼埃拍去肩上的灰尘。

(Keystone)

瑞士的民主制度不是凭空创造的产物,而是在这块土地上,由历史、文化等长期因素作用下形成的传统。

民主信条同瑞士社会的传统意识形态相吻合,没有牵强,只有自然。在半直接民主体系内,瑞士的选举机制是如何运作的?这要从瑞士的民主根基说起。

民主溯源

120年前,即1291年8月的一天,在卢塞恩(Luzern)湖边的吕特利(Rütli)小草坪上,三位男子盟誓结成兄弟同盟。他们是分别来自乌里(Uri)、施维茨(Schwytz)和下瓦尔登(Unterwalden)的代表,结盟以共同对抗哈布斯堡家族的高压控制。而他们签订的《联邦契约》(Bundesbrief)成为瑞士最早作为联邦形式出现的见证。

这三个被称为“老三州”的地区以联盟的形式维护自身的自由,同盟内以协商的办法解决分歧。瑞士政治机制中平等及民主的意识那时就已奠定了根基。随后的几百年间,不断有地区加入同盟,后虽改称为联邦,即自主实体之间的联盟,但组织形式相对松散。

直到1848年,已拥有22个州的联邦通过了新的联邦宪法(也称1848宪法),确定成立新的联邦制统一国家并设立中央政府,联邦外交政策由中央政府统一负责。各州虽然不再完全“独立”,但依然自主。同时,1848宪法也旨在平衡各州之间的关系,并努力把各州利益与国家利益相结合。

总之,瑞士联邦自形成之始便重视权力的均衡及民主法治意识,正如拿破伦一世1802年写给瑞士各州代表团的信中所述:“瑞士与其它国家不同:如它的历史,地理位置,及不同地区多样的风俗等。瑞士的联邦形式来自它的自然本质,任何明智的人都不会藐视这一点。”

人民的议员

瑞士联邦国会议员由瑞士民众直接选举产生。所有18岁以上并拥有瑞士国籍的人都能够参加联邦的投票及选举。

4年一届的联邦议会选举结果,总是会在当年10月的某个周日揭晓。而之前的1个月左右,每个拥有选举权的瑞士公民都会收到选举单。选举区域以州为单位,也就是说,公民只有资格选举本州籍贯的候选议员。

国民院及联邦院拥有各自独立的选票单:国民院议员人数按各州人口比例分配,每3.6万人拥有一个席位,其选举以党派为主要参考依据;而联邦院中,每州无论大小均拥有2个席位,因而,其选举则更侧重候选者个人。选民投票时,既可直接用各党印刷出的印有该党候选人名单的现成选票, 也可以在空白选票上更灵活地填上不同党派候选人的名字。

公民参与投票率是群众参与政治的一项重要指标。在几十年百分比持续下降后,瑞士群众参与投票的积极性在近10年内得到了复苏:2007年公民参与投票率已回升到48.9%。

瑞士群众政治热情的回升和当前的社会现状不无联系:一方面,移民、环保、医保等当下社会热点问题与瑞士人的切身生活紧密相连;另一方面,瑞士各政党的选票之争打得火热,民心所向徘徊在保守与开放之间,瑞士联邦议会及政府组阁也相应充满“玄机”。

兼职议员和酒农议长

瑞士的军队实行民兵制,军队力量主体由非职业军人组成,而瑞士国会也是由“兼职”议员组成的。

瑞士联邦议员并非专职工作,他们当选后依然继续从事自己的原职。他们的本职工作各不相同,可谓 “365行,行行出议员”。虽然当中不乏企业家、律师及医生等传统的从政职业,但是还有很多议员来自更加“平民”的行当:以近几年的国民院议长为例,他们当中就有助产士、教师和独立职业者。而瑞士目前的国民院议长“国家第一公民”让-罗·热尔马尼埃(Jean-René Germanier)则是一位酒农,他在瓦莱州拥有大片葡萄种植园,生产的葡萄酒在瑞士颇具名气,在苏黎世机场的免税店都可以买到。

作为联邦议员,他们不按月领取工资,他们的收入来自于各自具体的参政活动。议员的工作量约合全职工作的60%:除了每年4次每次持续3周的国会例会外,议员还要参与各专门委员会的独立会议和代表瑞士出国参加各国际议会组织活动。粗略估算,他们大约每人每年因此获得10万瑞朗的进帐。此外,一些瑞士大企业通常聘请有名望的议员作为顾问,而顾问费数额便是议员们的个人隐私了。

议员各行各业的背景也有利于民意的全面体现:农民议员自然会多为农民争取利益,而企业家议员当然更关注经济问题。此外,同瑞士联邦政府的7位部长轮流出任国家主席一样,两院议长的职位也每年更替,这无不体现出瑞士政治权利均衡的特点。

国会选举联邦政府

今年的国会大选结果将于10月23日揭晓,瑞士国会新面孔将最终浮出水面。

新组阁的国会将在12月召开第一次例会,在这次例会的第一周里将会出现两个亮点活动:

首先,新当选的议员将在第一天的两院联席会议上宣誓接受人民赋予的使命:“在万能上帝的面前,我宣誓监督宪法和法律并负责任地完成我的职责 ”。当然,如果议员要求,他们也可以去掉宣誓词中“在万能上帝的面前”这一宗教色彩语言-这也是瑞士政治的一个民主体现。

补充了“新鲜血液”之后,国会两院马上就要完成一项“重头戏”-新一届联邦委员会成员的选举。当天的联邦大厦总是会变成瑞士大小媒体的焦点。虽然7位联邦委员落选的情况并不多见,但他们的宝座也并非总是板上钉钉:最著名的例子便是2007年,人民党的核心人物克里斯托福·布劳赫(Christoph Blocher)在其他党派的联合反对下“意外”落选的轰动场面。

今年瑞士国会将会出现哪些新面孔? 4年前联邦委员选举上发生的震动事件是否会重演?瑞士2011年联邦议会大选精彩即将上演。

联邦委员

1848年宪法确立了瑞士联邦委员会作为瑞士最高行政机构的地位。 

自成立起,联邦委员会便由7位联邦委员组成,而这个“魔幻7人组合”的模式持续至今。

7个联邦委员地位平等,分管瑞士7个部委,也称部长。瑞士联邦总统的职位由他们按照资历排行轮流担任,每次任期1年。

瑞士每4年举行一次国会大选。新组阁的国会两院在第一次例会的联席会议上决定新一届联邦委员会的成员。

7位联邦委员在瑞士几大执政党推举的候选人中产生。

为了保证最高行政机构成员最全面地代表瑞士各个地区、文化和政治派别的意志,选举时,除了候选人所属党派、个人政治能力等背景,语言、籍贯、性别等也是议员投票时需要考虑的因素。

国民院选举-选民投票率

公民参与投票率是群众参与政治的一项重要指标,瑞士的这一指标数在欧洲范围内相对较低。

在瑞士往届的国会国民院选举中,参与投票率最高的是1919年的80.4%。

然而,此比例在随后的80年间明显下降,1995年达到最低点,投票率仅为42.2%。

  

但近10年来,群众参与投票的积极性得到回升:上届2007年选举中的投票率达到了48.9%。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