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气候变化


100年后,阿尔卑斯山说没就没?


作者:John Heilprin


为了防止冰川融化,即便将所有的冰川都被盖在棉被下,也无法避免瑞士水储蓄量减少。 (Keystone)

为了防止冰川融化,即便将所有的冰川都被盖在棉被下,也无法避免瑞士水储蓄量减少。

(Keystone)

即使巴黎协定成功地把全世界摆到了低碳饮食的标准线上,然而按照预测的因人类活动导致的全球变暖前景,让瑞士引以为傲,也让无数中国游客远赴千里来此驻足的阿尔卑斯山脉,未来生存机会渺茫。

顶尖科学家们预测,瑞士不会再有更多的冰川、更频繁的岩石崩塌和山区景观。他们预见,更酷热的夏天、狭促的滑雪区、更肆虐的暴风骤雨近在眼前。这些看似危言耸听的预言是依据诺贝尔奖得主-一组专注于追踪气候变暖现象变迁的科学团队(多语),案头堆积如山的科研成果所做出的。

就在未来屈指可数的一百年内,瑞士的冰川极有可能彻底消融殆尽,苏黎世地质学家Kathy Riklin预言道。身为政府议员,Riklin同时也领导着瑞士政府在气候变化议题上的最高咨询机构(英)

“在丛山峻岭里,还有那些海拔较高的地方,你只能看到岩石和垃圾废弃物,”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那是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回溯已经悄然流逝的150年,瑞士的年平均气温已经升高了1.75摄氏度,而且直到21世纪末,“根据碳排放量以及其他变量的变化,譬如降水、积雪和径流的相关数据,预计瑞士的气候变暖还会以更快的速度攀升。”伯尔尼大学的多位科学家在2014年的研究报告(英)中如是说。

瑞士的诺言

在3月23日的瑞士联邦委员会上,以气候变化为主题的巴黎协定获得了一致认同。该协定正式确立了截至2030年瑞士本国及国际气候政策的纲要。环境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即将于4月22日在纽约亲自签署此项协定。

一旦瑞士国会批准该协定,瑞士便会向联合国秘书处做出郑重承诺,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实现将2030年的排放量减至1990年以来50%的水平。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瑞士必须修改本国的二氧化碳排放法案。联邦委员会业已决定,本国推行的相关措施必须确保实现本国排放量削减至预计碳排放量的3/5,其余的2/5则来自瑞士周边的其它碳排放来源国。

正在消失的瑞士特色

据瑞士联邦气象与气候局(the Federal Office of Meteorology and Climatology)介绍,瑞士属于纯粹意义上的内陆国,它的气候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得天独厚的地址位置,大西洋海流的影响,使得它冬暖夏凉,适中宜人。

今年,Riklin所在的专家小组正准备一份报告,用以更新瑞士政府过去关于气候变化的假设(英)。这一系列假设来自于隶属于联合国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旗下195个国家和数以千计的气候学家。回顾瑞士介于2007年至2014年之间发布的诸多报告(多语),瑞士未来的图景愈来愈清晰地印入眼帘。

关于瑞士,科学家们已然在本土物种身上隐约瞥见到某些不可逆转的变化。适宜在户外温度凉爽环境下生存的植物和动物,如今不得不向更高处转移。就拿由瑞士法语区一个在业内领先的气候研究小组的研究结果(英)来说,他们发现,栖息于瑞士阿尔卑斯山区的种鸟,比如柠檬雀和白斑翅雪雀,相比其它动物凸现出自身尤为明显的“弱势群体”地位。面对气候变化时,它们会显得更加脆弱。无论在任何地区、任何季节,它们都难逃气温上升带来的影响。放眼望去,瑞士许多地方都逐渐向高温让步,放弃了自身特色,无一例外地布置成棕榈树成行的遮蔽成荫,看上去越来越像瑞士南部意大利语区的提契诺州,一派地中海打扮。

除此之外,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的研究人员还发现,阿尔卑斯山区的植物面临的不仅仅是高温的威胁,还有来自陌生物种的致命性竞争。去年9月刊登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揭示,四种根植于瑞士阿尔卑斯山间的植物-春季白头翁、光彩夺目的蓝盆花、阿尔卑斯山的疗伤绒毛花以及黑色车前草,当被移植到比原始栖息地低海拔600米的地方时,还暂且能够耐受较高的气温。然而,当它们与陌生物种共生共栖时,存活率会骤然减半。

相对较高的气温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带来较高的生产率和农作物产量,畜牧业也同样从中获利。然而,可用水将会越来越少,变得比现今珍贵得多。同样因炎热的气温而失控的还有肆虐蔓延的杂草、昆虫以及暴雨、热浪及干旱等破坏性天气。如果气温毫无节制地持续升高,无论对人类还是动植物,都会最终突破生存的临界点。

根据全球性再保险公司瑞士再保险(Swiss Re)的估算,截至本世纪末,毫无缓和迹象的气候变化将会给全球经济带来的损失额度,等于所有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20%。尽管地处较高海拔地区的瑞士滑雪业或许会从中受益,然而依赖于冬季旅游业的阿尔卑斯地区(英)仍然会不可避免地承受额外的压力。

铁路受到威胁

山间穿行的铁路将难逃与日益频繁的山体滑坡和冻土融化抗争的命运,因为铁路路基和站台大多修建于松动的冻石上,气候变化会让其摇摇欲坠。更多的游客或许会在炎热的夏天被湖泊和山岭所吸引,来此地寻求一片清凉,但仍然难以弥补冬季寥寥无几的铁路系统和旅馆的收入损失。当交通线路面临愈来愈多的极端气候的威胁时,来阿尔卑斯地区悠闲漫步或度假也变得越来越艰难。

随着瑞士的热浪年年攀升,日益增高的臭氧浓度使得全球变暖给身心健康带来的后果日益凸现。极端气候同样也有着心理后果,更多的热浪降低了工作效率。由于炎热导致的食物腐败变质,使得陡然食品中毒的危险上升。形形色色的疾病肆虐蔓延,虽然很可能没厉害到疟疾或登革热的程度,但譬如西尼罗河热等急性发热性疾病仍然抓住了可乘之机,时刻准备着卷土重来。

日益干涸的水资源

虽然其他瑞士计算机模型的结果显示(英),瑞士的水供给仍有保障。但和许多国家一样,伴随着越来越多地利用湖泊和水库而产生的未知的生态后果,瑞士曾经殷实的水资源储备正日益减少。

“我们可能会在冬季获得更多的降雨量,在随后而来的夏季可用水会相对减少,因为如果我们周遭的冰川日益减少,这就意味着未来不会再有更多的冰川融水……这种变动会变得越来越不规律。”Riklin说。

她心目中千头万绪的担忧,都源于各种气象干扰。Riklin补充道:“那才是关于存亡的威胁。”

减少碳排放

去年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达成的巴黎协定,致力于把全球变暖限制在摄氏2度以内(华氏3.6度)。

瑞士仅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0.1%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伴随着中国、印度、巴西和其他新兴经济实体排放量的增加,瑞士所占据的比例仍在逐渐缩小。

瑞士在巴黎协定中承诺,与1990年相比,将自身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比减少8%,目前,瑞士正努力达成2020年之前,把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1990年水平的80%。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