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气候融资


2015 巴黎气候大会:资金在哪里?


作者:Paula Dupraz-Dobias


绿色气候基金资助的首批项目之一,就包括加强秘鲁亚马逊河流域的抗洪防涝能力。 (AFP)

绿色气候基金资助的首批项目之一,就包括加强秘鲁亚马逊河流域的抗洪防涝能力。

(AFP)

找到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不仅要依靠2015巴黎气候大会(COP21)的政治谈判,也同样依赖于用以支持抑制全球气温升高的各项技术的资金投入。

在联合国发起的气候会谈上,为气候项目筹措资金日益占据中心位置,随着2015巴黎气候大会即将于11月30日召开,各国外交官竭尽所能,想要达成1000亿美元的年度目标。

然而他们只完成了一半。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估计数据,过去两年中的承诺资金平均达到570亿美元(经合组织统计分析(英))。

发展中国家认为,没有这些资金,他们就不能在能源与交通的新清洁方式上投资,或是为气温升高可能造成的灾害性影响做出准备。

融资和全球变暖

由气候行动追踪(CAT)-某欧洲气候专家组成的独立科学组织-于10月发表的报告预测,即使各方承诺都得以实施,全球气温还是会升高2.7摄氏度(英)

对该组织而言,同去年利马气候峰会上各方承诺评估得出的气温升高3.1摄氏度相比,这还是一个进步。

按照气候资料网站“碳简报”(英)截至目前总结的数据,各国气候承诺金额-即国家自定贡献预案(INDCs)-显示,为了在未来15年内满足投入,较贫困国家将需要数万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明智的支出”

然而,为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争取稳定的国家承诺金额,来作为气候融资的重要环节,却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斯特凡·马尔科·施瓦格(Stefan Marco Schwager)担任着瑞士环境部国际气候与生物多样性融资问题顾问,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他看来,绿色气候基金“并未像我们多数人希望的那样”发展。

从去年开始,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一直致力于把最初承诺将注入基金的104亿美元,变成正式的协议。

瑞士已经许诺向基金注入1亿美元,并将在2015至2018年间分期支付。

施瓦格称,“储钱罐里有了钱”,现在的焦点就是怎样才能“迅速而明智”地花这些钱,还要能够“产生影响”。

这位瑞士专家解释说,目前仍需要对究竟是什么构成气候融资做进一步的明确。去年的利马会议上就对这个问题做了冗长的讨论。

施瓦格透露,对发达国家的捐助人来说,基金支付中的腐败问题也已引起“一定的担忧”,“哪里有金钱流通,哪里就有腐败、滥用和低效”。

私营领域

不过,在这些将被用在对抗气候变化的基金当中,预计大部分会来自私营领域。

在去年的气候大会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期望在未来15年内,能在清洁技术与基建上投资大约9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出自私营领域投资。

国际能源署(IEA)也指出,要保证气温不过度升高,就必须在2020年前,在清洁能源上投资5万亿美元左右。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尽管这些看起来像天文数字,但商业领袖们却似乎面不改色。

丹尼尔·吕费纳赫特(Daniel Rüfenacht)担任提供检验与认证服务的SGS集团的企业责任副总裁,他相信各企业已在做自己分内的工作。但他表示,各国政府需要与私营领域携手合作。“国家实施的方案,将依赖于来自各企业的技术与创新。”

“日内瓦可持续融资”(Sustainable Finance Geneva)是一家个体协会,由包括多家银行在内的私营企业及该州政府提供资助。协会会长贝特朗·加孔(Bertrand Gacon)认为,公布的这些气候融资数据应当放到具体语境中解读。“人类花在香烟销售上的钱比应该用来解决气候变化的钱多得多。

“这些数字并非可望而不可即。私营领域已在提供对抗气候变化所需基金的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金融市场已经在做部分工作,”他说道。

绿色证券

自去年起,资助对环境或气候有积极影响项目的绿色证券市场已迅速成长,新融资总额已超过400亿美元。受这些固定收益证券资助的主要对象,是从可再生能源设备、提高能效到绿色交通技术的可持续项目。

加孔称,虽然跟金融市场的整体规模相比,绿色证券还仅是“沧海一粟”,但它“开始成为气候变化资金的重要部分”。

他解释说,这些证券的发放意味着“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主流影响产品……可以让私营与公共领域,比如各国政府、养老基金,来参与投资”。最初在世界银行的支持下发行的绿色证券已在逐渐发展,它让投资者更加关注钱流向哪里,而不仅是由谁发行。

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与苏黎世保险公司(Zurich Insurance)在推动绿色证券市场过程中起了积极的作用。去年苏黎世保险同意在绿色证券上投资20亿美元,不过最近该公司责任投资主管表示,他们不排除从化石能源生产商手中购买绿色证券的可能,此举引起舆论关注,再度激起人们的担忧,即究竟什么可以确定市场中的绿色投资。

创效投资

越来越多的瑞士企业在致力于绿色融资的另一个领域-创效投资(impact investing),其中就有日内瓦投资管理公司Quadia。这种投资方式给那些否则难以找到资金的创新行业提供了融资可能。

加孔指出,这类业务案例对投资者很有吸引力,这不仅因为它们具有社会和环境影响,还有高回报与投资组合多样化的财务绩效。这是由于他们常常投资在不受主流金融与投资界青睐的国家与项目上。

加孔还是私人银行瑞士隆奥集团(Lombard Odier)的创效投资主管,他认为,银行家还需要适应“文化变化”,更多了解可持续金融的全部好处。

碳足迹

在他看来,碳使用的环境与社会代价等外部因素也可被纳入投资当中,并且应该开发出测量碳足迹的简单方法,来协助改变投资者的行为。

“我们若是想要达到所有的目标,那么这些都需要加强”。

SGS集团的吕费纳赫特则补充说,许多上市企业意识到,它们的名誉愈发依赖于做“正确的事情”,同时,它们也在保证公司的经营与投资能响应公众对气候与人权方面的关心。

但施瓦格也警告说,“没人只想要个绿色标签。这就跟洗涤剂一样,其实换汤不换药,只不过贴了个新标签”。

这位环境部气候融资专家称,他也注意到私营领域的积极举动,而这是出于消费者对气候变化的日益关注,因为他们想知道改变“够快够大”。

“会谈与谈判经常止于细枝末节”,拿所支持的项目的“照片,做出一份图文并茂的报告”。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