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沉睡的账户 犹太人大屠杀死难者亲属与瑞士银行赔偿协议的达成始末

memorial

向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分配赔偿金的工作历时数年。

(Keystone)

从瑞士银行同意为二战犹太人大屠杀死难者失去的财产做出赔偿,至今已过去整整20个年头。某纪录片探究了瑞士银行里休眠账户丑闻的始末。

上世纪90年代,围绕瑞士银行中犹太人资产的争执达到高潮,竟成了二战后瑞士最大的外交危机。

下面的报导与视频资料都来自瑞士纪录片《Meili Story (德)外部链接》。

一切都始于格蕾塔·比尔(Greta Beer),现年97岁的她住在波士顿。二战前她父亲是德国一位富有的纺织业制造商,在瑞士开有银行账户。战后比尔和母亲为追回她父亲在瑞士银行里的财产多方努力,却徒劳无功。

她的案子到上世纪90年代得到披露,最终受时任银行委员会(Banking Commission)主席的共和党参议员阿尔方斯·达马托(Alfonse D’Amato)之邀,去华盛顿陈述她的案件。

瑞士政府低估了大西洋彼岸酝酿着的这场风暴。还是当时的内政部长,身为犹太人的露特·德莱富斯(Ruth Dreifuss),把二战时瑞士的所作所为告知了自己的几位部长同事。

年轻外交官托马斯·伯尔(Thomas Borer)受托领导“瑞士二战专门工作组” (Task Force Switzerland Second World War),成为瑞士政府的斡旋人。他的朋友曾劝他别干,说这是自杀使命。

一朝上任,伯尔展开两套战略,同犹太方面的利益相关者展开谈判:一是建议立即向犹太人社团做出赔偿,二是采取强硬路线。

伯尔去美国会见了瑞士主要的批评者参议员阿尔方斯·达马托;回到瑞士,他试图让各位联邦部长保持统一立场,只强调瑞士坚持找回真相与公正,其余的话绝不多说。

但当时的经济部长让-帕斯卡尔·德拉米拉(Jean-Pascal Delamuraz)接受了某法语媒体的采访,抨击各犹太人社团是在敲诈勒索。达马托依然记得这个敲诈的指控。

然而更多责难接踵而至。1997年5月7日,一份揭露各中立国与纳粹德国黄金交易的报告被发表,受调查的中心不是别人,正是各瑞士银行。

报告指出,瑞士国家银行(SNB)曾接受纳粹从各占领国掠夺来的大批财产,其中包括集中营囚犯嘴里拔出的金牙。报告提出的论点是,瑞士通过这些交易令战争拖得更久。

瑞士不得不正视自己的过去。围绕本国在战争中扮演的角色展开了一场大讨论,它的一个核心议题就是瑞士的身份特征--中立性。

1997年12月,通过合并成立了瑞银集团(UBS)。新的集团必须得到阿尔方斯·达马托领导下的美国银行委员会的批准,才能进入举足轻重的美国市场。瑞银新老板们都明白,准入美国市场关系到集团的生死存亡。

半年多后的1998年8月12日,达马托参议员宣布已达成一项和解协议。两家瑞士最大银行同意向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赔偿12.5亿美元(当时约合18.6亿瑞郎)。达马托表示,这是给经历过苦难的人的“良好补偿方案”。

不过历史学家坦纳(Tanner)认为,从长远来看,这对大银行来说并不算天文数字。

向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分配赔偿金的工作历时数年。最后一笔赔偿的分配直到2013年才告结束--这已是协议签署的15年之后。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

瑞侨理事会(Council of the Swiss Abroad)已通过一项提案,准备发起一个纪念二战中纳粹犹太人大屠杀瑞士死难者的纪念项目。其形式可能是在某公众场所安置一块匾牌。

中立国瑞士有不少公民侨居欧洲,纳粹期间大约一千名瑞侨被逮捕,并遣送至纳粹劳动营。根据联邦档案的纪录,这些人中有200多名被纳粹杀害。然而瑞士死难者总数应该不止这些。

该瑞侨组织将与犹太人社团、瑞士红十字会及外交部商议这个纪念项目。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SRF/DOCMINE Productions/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