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洛桑芭蕾舞大赛引来明星庆周年

洛桑芭蕾舞大赛Prix de Lausanne年轻的参与者

(prixdelausanne.org)

今年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Prix de Lausanne)的高潮,将会是于2月5日举办的盛会,在纪念大赛办赛40载的同时,庆祝它光明的未来。

每年有这么一周的时间,洛桑会成为世界的“舞蹈之都”-来自各大洲芭蕾舞学校的15-18岁新秀齐聚洛桑,参加这一大赛。并且著名艺术家也亲临赛场,对他们进行指导、启发和评定。至于那些来不了洛桑的舞蹈爱好者,网络则会把大赛带到他们身边。

在庆祝办赛40年之际,本届历时一周、将于2月4日闭幕的大赛会举办一场由25位国际芭蕾舞明星参加的演出盛会,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曾摘得大赛桂冠。这些大名鼎鼎的舞蹈家包括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明星舞蹈家Laëtitia Pujol、斯图加特芭蕾舞团担纲舞蹈家Friedemann Vogel、伦敦皇家芭蕾舞团担纲舞蹈家Federico Bonelli,和东京芭蕾舞团担纲舞蹈家上野水香。

“演出绝对会令人叹为观止,”大赛理事会主席贝丝·克瑞斯纳(Beth Krasna)作出保证。

在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迈过“不惑”之年的时候,克瑞斯纳为大家解释令大赛占住先声的创新措施,以及为何它能够在众多比赛中独树一帜的原因。

首先,洛桑芭蕾舞大赛并不仅仅是场比赛。“这项赛事是一次改变生命的经历,这不仅针对那些进入决赛的选手,对所有参赛者来说都是如此,”她强调:“在大多数比赛中,选手一遭淘汰就得离开,而我们则无论选手的输赢,都为他们提供整整一周的指导和联络。”

今年参赛的新秀有75名,将有20名入围决赛。最终包括冠军在内,共会有8名选手获得进入各自选择的舞蹈学院或舞蹈团进修的机会。

卓有远见的事业

当身为某瑞士制表公司继承人与经理的菲利普·布伦瑞克(Philippe Braunschweig)在1972年开办洛桑芭蕾舞比赛时,一同创业的还有他的妻子-俄罗斯芭蕾舞蹈家艾尔薇拉(Elvire),和美国传奇舞蹈家萝塞拉·海托华(Rosella Hightower),以及布鲁塞尔的莫里斯·贝雅尔(Maurice Béjart)和伦敦的皇家芭蕾舞团。

“创办者们卓有远见,”克瑞斯纳感叹道。洛桑芭蕾舞赛办赛的初衷,是要“为明天的舞蹈世界”寻找“青年人才”,这个宗旨至今未变。但它还起到跳板的作用,为那些有天赋的年轻舞蹈选手提供难得的接触著名舞蹈团的机会。现在比赛除了芭蕾舞外,还纳入了现代舞。

数年来,比赛的国际合作学校和舞蹈团的数量也大大增加,分别达到21和29个,增添了比赛的知名度与可信度。

 

布伦瑞克夫妇为比赛掌舵达25载,于1997年将管理重任交给执行与艺术委员会。他们指定由帕翠茜娅·勒罗伊(Patricia Leroy)管理组织,而她的各种创新令比赛能够独领风骚。

教育与健康

一项值得注意的成就是,洛桑芭蕾舞赛的影响现在已超越了每年比赛的这段时间。它旨在向那些舞蹈生涯通常到35至40岁就结束的舞者们提供生活技巧,以帮助他们度过之后的生活。

“比赛的哲学完全是整体性的,”克瑞斯纳透露,比赛相当关注教育与健康。

 

年轻的参赛者们在这里了解到,舞蹈并非全部。“我们希望这些孩子们读完高中,”她表示,即使他们是在远离家乡的地方找到立足之处。当常常不可避免地出现语言问题时,“会为他们安排某种有监督的函授课程。” 

“我们认为健康也很重要,所以会对这些孩子进行体检,”克瑞斯纳指出。

众所周知的舞蹈职业圈“过瘦”问题,也就是“厌食症”的委婉说法,在这里从未得到忽视。此外,因未能养成大运动量职业所需的营养习惯,从而常会侵扰舞蹈演员的骨质疏松症,也得到了比赛组织者的关注。

不久前刚被任命为艺术总监的阿曼达·贝内特(Amanda Bennett)也提出,当舞蹈者的身体、情绪和精神健康都被纳入考虑范围时,不仅仅是个人,整个职业都能从中获益,尤其是在这种种族和文化多样性的形势下。

“舞者们是非常国际化的,”她表示:“因为他们的艺术超越了所有的语言隔阂。”

创新战略

为大赛能够拥有大批追随者群体作出贡献的,是由让-保罗·玎(Jean-Paul Dinh)打造的数码战略,他的同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网络师傅”。上传至YouTube的视频的观看次数已打破600万次,这些视频中还包括一个由专业队伍制作的圣诞日历。

“我们试着通过社交媒体,不但要传播我们的信息,还要传达舞蹈的感情与洛桑舞蹈比赛的精神,”玎解释说。全部现有平台都被加以利用,在比赛期间还会放送视频直播。

 

“这简直不可思议,”理事会主席热情满溢:“因为在比赛期间,我们的网站排在世界访问量最大的前100个网站之内,甚至超过达沃斯(指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和梵蒂冈!”

在网络之外,去年10月曾发生过一次非常滑稽的游击式广告宣传-洛桑各处的人像雕塑都在当夜穿上了蓝色的芭蕾舞短裙,以宣布大赛的40岁生日。不过第二天它们就被勒令摘掉了。

在比赛来临之际,洛桑的一处高桥围栏上悬挂起前一届参赛者的大幅照片,给人造成他们在跳过栏杆的感觉。

舞蹈之都

自从上世纪初俄国芭蕾舞蹈家Serge Diaghilev和Vaslav Nijinski来到洛桑,以及俄法裔舞蹈家Serge Lifar落户此地,这座城市已在这方面赢得了声望与追随者。

比赛《舞蹈手册》(Dance Book)公布了今年的许多庆祝活动,包括25年前被布伦瑞克夫妇吸引来洛桑的贝雅尔芭蕾舞团(Béjart Ballet)的成立周年庆典。

 

“洛桑大赛是我事业生涯中的重要敲门砖,它敲开了许多扇门,”2003年的冠军Steven MacRae宣称,如今他已是伦敦皇家芭蕾舞团的担纲舞蹈家。

“追随你的梦想,舞出你的心声,”2010年的冠军Emanuel Amuchástegui提出这个建议。

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

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是舞蹈艺术基金会的主要活动内容,目前贝丝·克瑞斯纳担任理事会主席。

大赛曾有3届在海外举办,分别是1985年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音乐学院、1989年在东京,和1995年在莫斯科的大剧院芭蕾舞团,因为有关机构担心他们的舞蹈选手被人挖走。

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在日本有大批的追随者,而布伦瑞克很了解这个国家。他发现那里的芭蕾舞学校质量很高,却注意到该国缺乏舞蹈演员的职业机遇。日本有两部受欢迎的漫画故事,就是从这个比赛得到的灵感。

尽管洛桑芭蕾舞大赛世界知名,大赛背后却只有一支很小的管理队伍,仅相当于4个多一点的全职工作量。它得到了大批志愿者的协助,这包括评委、指导,以及数十位翻译。

比赛经费为130万瑞郎(约合891万元人民币),洛桑市、沃州(Vaud)及法语区彩票(Loterie Romande)提供预算的三分之一,其余部分则由各赞助人、捐款者和赞助企业捐助。如果志愿者的工作也计算进来,预算将接近200万瑞郎(约合1’371万元人民币)。

比赛在YouTube、Facebook、My Space及Twitter网站上都设有专页。人们还可以通过iPhone和iPad上的应用程序收看视频博客与在线直播。

信息框结尾

参赛者

来自77个国家的4’200多名年轻舞蹈选手曾参加过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

比赛共产生出236名夺冠者,包括Ethan Stiefel、Darcey Bussell、Christopher Wheeldon、Alessandra Ferri、Diana Vishneva、Carlos Acosta、Marcelo Gomes和Julie Kent。

2012年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参加者来自21个国家80人,其中女孩48人,男孩32人。他们分别来自(按参赛人数排列)日本(13人)、中国(11人)、美国(10人)、巴西(7人)、法国、英国和韩国(各5人)、西班牙、葡萄牙和瑞士(各3人)、加拿大、澳大利亚、比利时和阿根廷各2人)、荷兰、南非、新西兰、俄罗斯、德国、乌克兰和巴拉圭(各1人)。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改编:邵大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