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滑雪冬令营


瑞士青少年缘何不爱滑雪冬令营


作者:Clare O’Dea


 其他4种语言  其他4种语言
瑞士滑雪运动的后继者 (Keystone)

瑞士滑雪运动的后继者

(Keystone)

年轻人都去哪儿了?瑞士滑雪场发出这样的呼唤。一场静悄悄的危机似乎正在发生,为了确保瑞士冬季旅游业的发展,瑞士还是要将滑雪课这一传统“进行到底”。

瑞士学生每年都会有几周的滑雪课,可如今滑雪课的举办越来越少,是学校难于组织,还是老师嫌其工作过于繁累,抑或家长难以承担其花费,还是学生们有了比滑雪更多、更好的选择?

“从早6点到晚11点,你必须打起精神负起100%的责任,你既要完成教学任务,在学生生病或想家的时候,还要陪在他们身边,”尽管如此,小学教师Urs Weibel仍然担任起了其所在学校滑雪冬令营的负责工作,但他说,这一切,就像在打仗。

为了照顾孩子们,“你要找一块好地方住宿,然后让大家一起进行一个好项目,找到足够的、看管的人,还要管理好厨房”。

一般来说,瑞士学校的冬季学期是从1月到复活节前,其中包括一个需要在外住宿的“滑雪周”,老师要陪孩子们在雪山上练习滑雪,单板或者双板,这是必修课。但现在,老师所要担负的责任越来越大,一些孩子不会滑雪也完全没有兴趣,老师们对滑雪冬令营的热情也在减少。

Weibel始终认为,带孩子们滑雪,这样的挑战不错,但他所在的学校现在每年只组织一个班级的冬季滑雪,而之前他们都是几个班级同时进行。现在的理念是:让每个孩子都尝试一次滑雪运动。

丢失的一代?

联邦体育部的最新数据显示,自2005-2011年,瑞士的青少年滑雪冬令营减少了20%。例如在阿彭策尔州,如今只有1/4的学生参加滑雪冬令营。

据瑞士旅游局消息,85%的移民子女,也就是移民第二代(Secondos),不会滑雪。也就是说,瑞士失去了17万年龄在5-24岁之间的潜在的冬季运动健将。

最近Arosa旅游局启动了一个以科索沃、瑞士足球明星Xherdan Shaqiri为主角的宣传活动,旨在号召第二、第三代移民,到山里去度过自己的业余时光。Shaqiri和他的兄弟分别展示了越野滑雪、雪橇和冰壶的乐趣。

再看瑞士的冬季旅游市场,以前本国人占了半壁江山,如今无论从滑雪天票、营业额还是留宿率来说,都在不断下滑。而且20-29岁的冬季旅游客人有显著减少。

“如果情况继续这样发展下去,那么瑞士的国内市场将受到侵蚀。因为滑雪缆车是山地旅游业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其营业额占总赢利的4/5。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这也是一个关系到价值观传承的文化问题,”瑞士缆车行业协会的Andreas Keller这样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eilbahnen Schweiz)
(Seilbahnen Schweiz)

呼吁采取行动

经济及政治界人士已洞悉这点,他们首先采取的措施是:去年9月,国民院通过了一项动议,同意在所有的中学里设立必修的“雪上运动日”。如今该动议正在等待联邦院的裁决。

与此同时,2013年10月,新的体育动议提出,为了提高青少年对冬令营的兴趣,补助应由每人每天6.70瑞郎,提高到7.60瑞郎。另一项动议是,成立一个国家雪上运动中心。

瑞士旅游局、瑞士滑雪协会、缆车协会和经济事务国务秘书处也与联邦体育部达成初步共识,应减轻学校负担,无论是滑雪日还是滑雪周,学生们都应该获得更优惠的待遇。明年冬天应提供一个国家级网络平台,向学生们提供优惠的滑雪冬令营项目。联邦体育局的Christophe Lauener表示,各教师、各学校和各社区应更加注重滑雪体育教育。

相关数字

滑雪天票:

自2004/5年至2011/12年:自2810万张减少到2470万张;减少了12%。

缆车营业额:

-8%;自8.06亿瑞郎减至7.41亿。

来源:瑞士缆车协会

找原因

导致滑雪冬令营减少的原因很多也很多样化。首先是天气。瑞士近几年降雪较少,特别是在人口稠密地区。因此人们缺乏滑雪的动力,而且滑雪要去山上雪况好的地区,路途较远,也就间接地增加了前去滑雪的难度。

而且现在冬季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可选择的运动很多。当然,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费用问题,无论是滑单板还是双板,都是一项很昂贵的运动。

存在这一问题的,不仅是瑞士。国际滑雪联合会(FIS)也意识到,青少年对滑雪的热情在下降,因此展开了“让孩子们回到雪场”的宣传,并将1月19日定为世界儿童滑雪日。每年有35个国家会在滑雪日时举办600多个活动。

时代在改变

苏黎世教师协会主席Lilo Lätzsch回忆道,20多年前,冬令营的位子很早就被订满了。而现在,她所在学校仅仅在冬天组织一次为期一天的“滑雪日”,而且除了滑单板以及双板外,孩子们还可以做冰雕或者修建冰屋。

“对此,我们想过许久,既要推进滑雪项目,也要允许学生自主选择。在我的班里,20个同学中只有4个没去”。

她认为,这并不是组织的问题,而是因为滑雪周要求太多,“在苏黎世,我们得到很多组织上的帮助,一个政府的体育部门会专门帮我们运送雪具,我们教师只需要到那里去、照顾孩子们就可以了”。

但是在雪场,则需要更多受过训练的滑雪教练的帮忙,给孩子们上课,并提供技术上的支持,她说。 

借助国务经济秘书处的财务支持,瑞士缆车协会向各学校的500个班级提供了优惠的滑雪套餐。而且该协会呼吁,再次将滑雪周作为必修课纳入学校课程中。

“如果未来20-30年,我们还想在山上看到瑞士人,那么我们现在就要行动了,”Keller说。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