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烟民在瑞士 瑞士对烟草的宽容已经“灰飞烟灭”

20年来,瑞士合法吸烟区的面积大幅减小,烟民越来越有“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感受。瑞士政府对烟草消费者一步步“施压”,对烟草制造商却格外“宽待”。但最近“风头”似有逆转之势。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瑞士烟民的烟草消费形式以及他们在社会中的位置在近20年里都发生了显著变化,原因有多重,比如:新的规章、烟草产品的多样化和人们的心理意识变化。

尽管社会中这诸多变化,但是在1997年至2017年间,瑞士吸烟者所占的人口比例(多语)外部链接变化却相对较小:女性烟民在整个女性人口中的比例从27%降至23%,男性烟民比例则从39%降到31%。瑞士每年大约有9.5万人因吸烟而死亡(法)外部链接

被动吸烟:越来越少

如今社会对吸烟者的容忍度不可与上世纪同日而语。20世纪90年代时,每个人都可以在公共场所-无论是公交车上,在办公室里,甚至是在医院里-无所顾忌地吸烟;如今,各项反对被动吸烟的新规则令吸烟这件事变得越来越不自由。

自2010年以来,瑞士实行规定:禁止在拥有公共入口的封闭空间或者在多人共用的工作空间内吸烟,例如:学校、医院、购物中心、餐厅、酒吧和舞厅。自今年6月1日起,瑞士各火车站也实行禁烟规定。

这些新的限制性规定有效地降低了被动吸烟的风险:2002年,每天一个小时以上暴露于“二手烟”的非吸烟者比例为26%,该比例于2017年下降到6%。

减少烟草广告:不情不愿

但是,当局决定对吸烟者“加压”时,对烟草生产者采取的态度则完全不同,而且在瑞士境内落脚有很多烟草公司(JTI,BAT,PMI)。联邦委员会(瑞士政府)2016年发起的在全国禁止烟草广告的首次尝试在议会议事环节遭遇失败,而跨国公司的压力是造成议案流产的重要原因。议会联邦院近日开始了对《烟草法案》修订版的审议。

政府提出的烟草广告禁令仅涉及针对未成年人的广告,这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外部链接》的要求。该公约已得到180个国家/地区以及欧盟的认可。尽管瑞士已于2004年在该公约上签字,但由于议会不愿限制烟草广告,条约内容尚未在瑞士得到通过。

迈出的第一步

然而,大趋势似乎正在转向。目前,议会联邦院主动向政府提出严化《烟草法案》的建议,它已接受了其专门委员会提交的、关于 (在广播、电视、报纸、杂志、其他出版物以及网络平台) 全面禁止烟草广告的提案。

联邦院同时还决定禁止烟草公司对在瑞士举行的国际性活动的赞助。瑞士(联邦、州或市镇)政府机构举行活动也不许接受烟草公司的赞助。

联邦院成员认为这一态度的转变是正确的,因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遵守世卫组织的要求,同时对青年人加以保护。联邦院议员认为,在权衡利益时,保障公共卫生的重要性大于经济利益。国民院继联邦院之后也将就《烟草法案》修订版进行审议。这是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瑞获准的第一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