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爱国?


瑞士号召国民对国歌作调整


作者:Jeannie Wurz


 (RDB)
(RDB)

近几十年瑞士一直在考虑新国歌的问题。然而替换-乃至更新-瑞士的部分历史并不是件易事。最新竞赛的组织者希望找到一首能让全体瑞士人自豪吟唱的歌曲。

各国选择的代表性歌曲“实在有着迷人的故事,其中有些所讲述的,的确比其它东西更能说明本国的政见”,英国记者亚历克斯·马歇尔(Alex Marshall)指出。他正在撰写一本关于各国国歌的书,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令他经常在世界周游。

“我见到过各种人,从总理到毛主义领导人、足球明星到音乐人,不过我觉得,最有意思的还是在街上与人攀谈,因为他们才是每天唱国歌的人,或者是不愿唱国歌,认为这是浪费时间的人,”他表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的一些瑞士国民则围绕本国国歌表达了各种各样的看法:

“我觉得它过时了,而且很难懂。”

“它曲调优美,我很喜欢!”

“跟别国的国歌相比,它的曲调有点忧伤。”

“国歌?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歌还可以,可我唱不来。”

“唱国歌的时候我几乎都能睡着。”

喜不喜欢国歌是一回事。了解它和会不会唱它,则是另一回事。

2000年在瑞士德语和法语区的一次调查发现,只有3%的瑞士人会唱所有4段歌词。会唱第一段歌词的人还不到三分之一。

“唱完前30个字之后,你就跟着唱‘啦啦啦啦’,”皮埃尔·科勒尔(Pierre Kohler)调侃道,这正说明了举办面向全国公民的2014年歌曲大赛的原因-为了能找到一首更符合21世纪的瑞士的替代国歌。

这项动议由苏黎世组织瑞士公益协会(Swiss Society of Common Good)发起,科勒尔即评委会成员之一。不过瑞士人对国歌的情感矛盾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其实从一开始,人们就在质疑到底需不需要这样一首歌。要知道瑞士人用了140年时间,才勉强选定了一首原文是德语的歌曲。

短暂历史

《瑞士赞歌》的歌词最初是苏黎世音乐出版商和作词人莱昂哈德·威德默(Leonhard Widmer)于1841年用德语写的爱国诗歌。威德默请神甫和作曲家阿尔伯里克·茨维斯克(Alberik Zwyssig)为这首诗谱曲。茨维斯克并未创作新旋律,而是使用了自己以前为一首诗篇作的曲。

 

最初这首德语诗歌被大致翻译成另外3种官方语言-法语(Charles Chatelanat翻译)、意大利语(Camillo Valsangiacomo翻译)和列支罗曼语(Flurin Camathias翻译),以便瑞士各地的合唱团演唱。

从1894年到1953年,要求把这首歌定为国歌的无数尝试都遭到否决。其原因何在?瑞士政府反复重申,这项决定应该基于舆论,而非政府法令。

直到1961年,即歌曲问世120年后,它才被暂定为瑞士国歌。1981年4月1日,它总算成为正式国歌。

数十年的不满

不过,许多瑞士人对这首国歌从不感兴趣,早先一位竞赛组织者曾把它比作“瑞士天气预报”,因歌词里多次提到日落、群星和早晨泛红的天空。

 

2004年,伯尔尼议员玛格丽特·基诺·内伦(Margret Kiener Nellen)提交过一份动议,要求为国歌填写新词。她觉得现有歌词不但过时,像祷告词,还缺乏男女之间的平等。

当时距2008年将举办的欧洲杯足球锦标赛只剩4年,她说:“想像一下在08欧锦赛开幕式上,瑞士国足在演奏国歌时半张着嘴呆站在那儿。”

基诺的动议未获通过,表明原版国歌在议会中尚有些支持者。但是很快另一位议员发起的动议也遭否决-他要求国民院议员在每年4次例会的开幕日上一起唱国歌。
 
“国歌主要是在瑞士国庆、体育盛会或军事与政治的官方场合上演唱,”议会协约如此写道。瑞士议会并无演唱国歌的惯例,而“大部分议会成员都认为,不应把唱国歌加以制度化”。
 
然而一年后,另一项呼吁在每界例会第一次会议中演奏国歌的动议却得到通过,不过条件是,议员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跟着唱。

开始另一次竞赛

在8月1日瑞士国庆节的一次庆祝活动中,瑞士公益协会宣布,将重新寻觅一首国歌。

新歌的要求之一,是应当反映出1999年采纳的瑞士宪法新前言中列举的价值观(例如自由、民主、中立、“团结精神中的和平”等)。歌曲曲调要与现有旋律相像。此外,这首歌还得上口,用该组织总监卢卡斯·尼德伯格(Lukas Niederberger)的话说,新歌应“悦耳”、易学。

歌词可以用4种官方语言中的任何一种填写。实际上,歌词最好能是一段可用几种语言同时演唱的文字。

“这我们做得到-人人都是用自己的母语演唱,”列支罗曼语广播电视台(RTR)台长、列支罗曼语评委会协调人奥斯卡·科纳普(Oscar Knapp)表示(他还是负责监督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瑞士广播公司委员会成员)。他指出,这种做法对侨居海外的瑞士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竞赛概况

参赛者必须提交用任何一种官方语言谱写的3段新歌词,包括能反映瑞士宪法前言价值观的文字。提交作品中必须找得到现有国歌旋律的影子。同时还应提交歌词与旋律的录音版本。

参赛截止日期为2014年6月30日。评委会将对提交作品作不记名评选。代表每一个语言区的评委会成员会对本语言的参赛作品进行评选,全部参赛作品中最优秀的10首将被翻译成所有4种语言,最终从中选出优胜者。前十佳作品会获得从1000瑞郎至1万瑞郎的奖金。

组委会网站上将用5种语言写明竞赛细节。

国际魅力

据尼德伯格介绍,其它国家对这个项目表现出极大兴趣。“他们问我们,‘民间社会机构怎么敢改国歌?’”

外国往往认为,此举应当由文化部长或总统本人亲自提出,尼德伯格透露。可是在瑞士,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翁。

他将这描述为一个非常瑞士、“脚踏实地、由下而上的项目”。

这也是个平等主义的项目。你不必非得是瑞士人-或住在瑞士,也一样可以参加竞赛,谱写下一任国歌。

经得起时间考验

获胜歌曲将在2015或2016年内呈送瑞士联邦委员会,但他们如何处理这首歌,则取决于他们。

如果他们决定采用新国歌,那么这首歌是否能同时达到艺术性、文学性与耐久性呢?

“我们也不知道,”瑞士公益协会会长让-丹尼尔·格伯(Jean-Daniel Gerber)表示:“过10年我们再看这歌词和曲调能否持久。但这是我们的目标。”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