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现代奴役


联合国实习生-光干活,不挣钱


作者:Simon Bradley, 于日内瓦


五一那天,50名实习生冒雨参加了一年一度、穿越日内瓦老城的劳动节游行。 (Pay Your Interns)

五一那天,50名实习生冒雨参加了一年一度、穿越日内瓦老城的劳动节游行。

(Pay Your Interns)

实习生成为新的经济拮据人群:大好年华、大材小用,他们怀揣着找到第一份全职工作的希望,一个接一个地做着实习,常常得无薪工作。问题在日内瓦的联合国欧洲总部尤其严重。

布里安(化名)对此已忍无可忍。他说:“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奴役。”这位拥有政治学硕士学位的年轻人实习经验丰富:既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等联合国部门工作过,也在不同的非赢利组织做过实习。而这些大部分都是无薪酬工作。

做了几年实习之后,布里安一直期望能够在人权部门获得一份全职工作。现在,他周旋在一份联合国内部的兼职、博士学业和一份酒吧零工中间,收入将将满足日内瓦的生活,这里是全世界物价最高的城市之一。 

“这些国际组织提供的工作很有意思,但是经常得不到一块钱报酬,而且这儿干半年,那儿干半年,别的地儿再3个月,我真的快绝望了,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处于这种困境中的年轻人不止布里安一人。五一那天,50名实习生冒雨参加了一年一度、穿越日内瓦老城的劳动节游行。在游行接近尾声之时,这个由实习生、大学生和年轻职员组成的方阵决定成立一个名为“给实习生付薪”(Pay Your Interns)的声讨小组。这个小组现在在脸书上已经聚拢了700名支持者。

歧视

他们声讨的重点即“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内无薪实习的歧视性现状”。如今,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有几个部门给实习生薪水,比如国际劳工组织(OIL),它从2011年起付给实习生1850瑞郎的月工资。但是,大部分部门都不付钱。日内瓦实习生协会(英)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实习生无酬劳动的比例高达48%。

“没有工资,不能接受”,当游行队伍穿过Mont-Blanc桥时,游行青年喊出这样的口号。他们抗议说,这种体制是不公正的:只有家庭富足的毕业生能够承受长期无薪工作的状况。国际关系专业硕士毕业的卡米尔(化名)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努力在日内瓦寻找一份带薪工作。在做了12个月无偿实习之后,经济窘困的她不得不又住回了父母家。

游行者心知肚明,在一个竞争极强的劳务市场上,各个雇主组织都意识到,用实习岗位来代替入门级职位,可以节约不少经费。

肖恩(化名)说到:“在我最后工作的那个组织里,实习生是工作时间最长的。我们部门大概雇有20、30名实习生,他们负责回复信件,起草报告。我们做的是组织内部的基本工作。”

联合国组织的负责人士否认了实习生是廉价劳动力的事实。他们表示,联合国为年轻人提供了很多帮助,通过实习,毕业生了解到联合国体系如何运转,而这些经验对于他们未来事业的展开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联合国大会的错

联合国日内瓦信息服务署前署长Corinne Momal-Vanian在瑞士法语电视台最近的一档纪录片节目中承认:“我们是提供无薪实习职位。我们无权付给他们工资。这是联合国大会的决定。我希望这种局面有一天会发生改变,因为公正合理地雇佣出类拔萃、工作优秀的年轻人,这变得越来越难。”

去年,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英、法)的代理处长Michael Moller在一次访谈中也对此予以证实,但联合国各组织无能为力,因为这是联合国大会成员国几年前做的决定。Moller同时明确说道,并非所有组织的状况都相同。 

游行的年轻人说,经费可能是紧,但是钱应该能够更合理的分配。让他们当中很多人震惊的是:国际公务员制度委员会最近提出诉求,在要求减少年轻及中级管理层雇员薪酬的同时,提出增加高级管理人员工资。一位示威者表示:“其实,只要联合国官员能够决定不再乘坐一等舱客机旅行,就能省出实习生5、6个月的工资。”

联合国传统的金字塔等级结构正在发生着改变。“联合国的职位正在趋于资深化,” 联合国雇员工会主席Ian Richards分析道:“联合国各部门仅提供3%的入门级职位,几乎等同于没有。只有0.3%的正式雇员年龄低于25周岁。如果需要裁员,首先被解雇的是年轻人,而不是单位的‘老人儿’;而当部门扩展时,他们增设的则更多的是高管职位。”

政治支持?

不过,Richards认为年轻人在联合国内部还是有他们的位置的,他说:“管理者需要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他们有更新的想法。”他觉得,解决问题的办法有两个:要么付给实习生说得过去的工资,要么增设更多的新手岗位。

目前,日内瓦负责就业问题的官员及当地一些政治家已经开始关注实习生的命运。日内瓦绿党党员的François Lefort(法)向瑞士法语电视台表示:“我们现在的体系正在将整整一代人推向走投无路的境地:年轻人进入职场越来越晚,当他们获得了高资质后,却又得不到承认。”

绿党已经向日内瓦议会提交议案,要求结束对实习生的剥削。这一提议也获得沃州绿党青年团的支持,该团也已提交向所有实习生缴付合理月工资的议案,要求本科生实习工资达到1100瑞郎,硕士以上学历2200瑞郎。

日内瓦就业办公室密切跟进,近距离监控不公雇佣关系,鼓励实习生举报问题状况。不过,只有对那些为设立在瑞士的、非政府组织工作的实习生来说,这些举措还或许有点意义,因为只有这些组织才需要服从瑞士的法律,而瑞士法规在此方面的规定通常来说更加公正。

而像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即使设址于瑞士,但都具有自身的域外管辖权,不受瑞士劳动法的制约。各州的就业办公室也毫无干涉能力。联合国及国际组织的法律问题及纠纷通常都是在内部解决。

体系的加强

可能,变革的时候到了,联合国发言人Ahmad Fawzi影射道:“我支持联合国大会对此进行重新审议。说不定,会有哪个成员国会为新的解决办法提供赞助,以改变现状。”

泰罗尔(化名)则认为问题不会在一夜之间得到解决。她的硕士学业接近尾声,她也幸运地得到了一份薪酬相对较好的实习工作。在此之前,泰罗尔也经历了几年基本无薪工作的日子。

“这是一个规模大、运转慢的官僚体系,要想改变,怎么也得需要几年时间,”泰罗尔说:“我家里人觉得‘你为联合国工作,真风光’,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对联合国的运作规则厌恶至极,我现在在私营部门寻找机遇,这样可以得到更多的就业保障。”

实习状况调查

欧洲晴雨表统计(英),对欧盟18-35岁的年轻人进行调查后公布:46%的年轻人都有至少一次的实习经验。而且,每5个实习中,就有2个不付薪酬。50%的实习工资不足以满足实习生的基本生活需要。

瑞士的实习生人数很难统计。据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提供的数字显示,2004至2010年间,瑞士本土的新增实习岗位高达1.3万个。

《时报》(Le Temps)的最近一份报道透露,大学应聘网(Uni-emploi,法、英)上,2014年张贴的实习职位招聘广告有661个,而固定岗位仅有357个。而实习职位中,仅有19%付酬。公开的实习生平均工资超过2000瑞郎,比前几年的1600瑞郎有所上涨。

国际化的日内瓦

32家国际组织总部位于日内瓦,比如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日内瓦的国际组织(英、法、德)每年会给日内瓦州带来30亿瑞郎的收益。

总体来说,近4万名外交官及国际组织官员居住在日内瓦,除此以外,2400名雇员受雇于250家非政府组织。为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工作的员工数量达到8500名,是联合国全球员工最集中的地点,另有169个常驻联合国的外交使团。落脚于日内瓦的跨国集团有近900家,为当地带来7.6万个工作岗位。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