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中产阶层最"痛苦"


在瑞士10%的富人占有瑞士全民71%的财富。而在苏黎世更为严重:仅1%的人便拥有95%的财富。这是一种非常令人担心的现象。

瑞士少数巨富家族手中的财富迅速增长-在过去的8年中瑞士300名首富的财富增多了40%,而在90年代初瑞士大部分国民还仅靠微薄的收入度日。

然而这种状况并不只出现在瑞士,著名的资产研究者甚至认为,我们现在正在经历一场世界范围的“财富浓缩”。

苏黎世统计局负责人,经济学家Hans Kissling认为这种“财富向少数人手中堆积”的现象对于一个国家的民主和经济都是一种无形的危胁。他写了一本名为《不劳而获-瑞士走向封建》的书,书中提出瑞士应该推行一个全国范围内的“财产继承税”。

swissinfo采访了这位经济学家。

swissinfo:瑞士是一个世界知名的民主、联邦制国家,而您却在您的书中说,瑞士正在走向封建。

Hans Kissling: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的直接民主对于那些巨富的势力堪称“软弱无力”。问题在于我们的富人密度最高-瑞士与德国的亿万富翁人数相同。

瑞士的“超级富人”越来越多地影响着国内的全民投票。第一次体现在1992年瑞士针对加入欧洲经济空间(EWR)的投票,当时亿万富翁布劳赫(Blocher)出资几百万宣传加入后的不良后果,以至于最后全民以否定告终。我相信如果没有布劳赫的几百万,今天我们早已是欧洲经济空间中的一员。

swissinfo:您在您的书中将瑞士与封建国家相提并论,引起了那些富人和富裕的资产阶层人的不满,他们将这一说法称之为:“蠢话”、“极左言论”、“荒谬”,您个人怎样对待这种批评性言论?

H.K.:虽然有这些批评,但是我还是认为我大体上受到了公正的对待。瑞士的大多数媒体所持的态度基本都是,我有一个自由的基本观念。我在我的书中多次强调,我接受“靠自己的努力致富”。

这本书出版之后我也收到了很多正面鼓励性的信件、Email和电话,而且有的还来自资产阶层。

swissinfo:您在书中说,财富的集中,不仅对民主制度也对经济造成威胁,您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H.K.:当中级和低级阶层人士感觉到,他们与财富的距离越来越大,并感到自己是市场经济竞争中的失败者,就会对于整个市场经济系统产生根本的怀疑。

因此人们会否定这一系统,结果非常明显-保护主义思想将在社会中滋生而出。在美国这种情形非常显著,在那里中产阶层在市场竞争中完全失败。 因此现在这两位眼光敏锐的总统候选人都在利用保护主义措施来赢得国民的信任。

swissinfo:您在书中提出推行“财产继承税”,而在苏黎世的全民投票中已经遭到了否决,如果真推行这种税收,富人们会不会离开瑞士,去其他国家生活?

H.K.:在德国财产继承税为40%,而在法国还要更高,因此至少富人们不会“逃往”这两个国家。

我在我的书中只呼吁针对价值超过100万的遗产施加赋税,绝对不是想在国民中制造这种印象:不再能把房子留给自己的孩子。

我只是希望瑞士不会向封建社会发展,像南美洲一样形成家族派系,威胁到经济和政治。

swissinfo:有人说瑞士的中产阶层将变得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著名的采访研究者Thomas Druyen还断言,目前全世界都在经历一场财富浓缩。您也这样认为吗?

H.K.:对,我已经说过在瑞士我们的亿万富翁密度最大。

我不仅在最富的人和最穷的人之间作了比较,同时也在富人和中产阶层之间作了比较。结果令人吃惊:在苏黎世,1991年富人的财产比全民平均财富多677倍。而12年后2003年就变成了1027倍。贫富分化迅速加大。

而且中产阶级还得不到任何“好处”,比如医疗保险、托幼园、养老院等,都需要中产阶层先将财产花光后才能得到照顾。而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反而从一开始就得到社会福利的资助。因此受威胁最大的其实是中产阶级。

瑞士资讯(swissinfo.ch),Jean-Michel Berthoud

亿万富翁

1991年苏黎世最富的三个家族拥有财产13亿瑞郎,2003年增加到45亿瑞郎。

根据《Bilanz》杂志的报道,Viktor Vekselberg的税前财产为140-150亿瑞郎,他是苏黎世州最富的人。

1991年100名首富的财产为90亿瑞郎。2003年增长为212亿瑞郎。而27.1%的瑞士家庭根本没有任何财产。

在未来的30年,将有95000人会继承100-200万瑞郎的财产。50个最幸运的人甚至将继承10亿瑞郎的财产。

对于富人的财产继承税

经济学家Hans Kissling(65岁),1992-2006年担任苏黎世统计局局长,他最近写了一本名为《不劳而获,瑞士走向封建》的书(出版社Rüegger Zürich)。

书中提到在未来的几年瑞士将有一批人会继承大笔财产。他建议联邦从200万瑞郎以上(或者100万瑞郎)财产中收税50%。

用这些收税所得来减轻收入微薄和一般的普通公民的赋税负荷,并取消对于中低阶层人的财产继承税。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