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人爱跑步


瑞士全民爱长跑


作者:Daniele Mariani


 其他4种语言  其他4种语言
伯尔尼大奖赛“世界上最美的10英里”,赛道蜿蜒在伯尔尼老城中 (Keystone)

伯尔尼大奖赛“世界上最美的10英里”,赛道蜿蜒在伯尔尼老城中

(Keystone)

瑞士爱跑步的人很多。在每年的长跑活动上,参加人数都会屡创新高。这也暗合了国际上的流行趋势,但对长跑的热爱,在瑞士表现得尤其明显。那么原因是什么呢?

“如果1982年,有人说长跑比赛的参赛人数可能在30年后会有10倍的增长,那么我觉得他在瞎扯,”伯尔尼长跑大奖赛的创办人Heinz Schild说。这一每年5月初举办的比赛,赛程10英里(16公里),今年有3万多人参加,已经成为瑞士参赛最多的长跑比赛。

“令人难以置信,”1982年首届大奖赛冠军Markus Ryffel说(随后的大奖赛分别于1985、 1986和1989年举办),他还荣获过1984年洛杉矶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5000米以上长跑比赛银奖。在首届比赛上,只有2991人,参与了这一被称作是“世界上最美的10英里”的赛程。大奖赛的参与者都是这么认为的,因为这10英里赛程穿越了伯尔尼老城,沿着阿尔河,跑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一段历史里。

屡破记录

瑞士的其他长跑比赛也吸引了众多的慢跑爱好者,每年的参赛人数都会创造新的记录。

“这也符合国际流行趋势。1970年纽约首次举办马拉松赛时,只有127人参加;2013年有5万多人,”Heinz Schild说。这位瑞士的长跑先锋作为教练把年轻的Markus Ryffel推向了国际长跑运动顶尖的位置。

洛桑运动学研究所教授Fabien Ohl认为,发生在体育场之外的公路跑,兴起于1970年代,“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那时人们反制度化、对运动俱乐部有些反感,而长跑这种运动恰恰规则最少”。

现在,公路跑在瑞士绝对是股热潮。“如果看看各国的国民长跑参与率,瑞士肯定是世界冠军,” Schild说,并且引进了非常细致的统计数据。

2013年,共有232'771人参与了瑞士最重要的20个长跑比赛。“可以这样推断,瑞士每年举办700-800场长跑比赛,至少有40万人参加。70万人都会定期从事慢跑运动。而在80年代,瑞士只有近50个长跑比赛,参与的也就1000多人,”Schild对此耳熟能详。

长跑比赛作为摇钱树?

既然在瑞士,参与长跑的人数这样多,那么组织长跑比赛,是不是可以变成一种赢利的方式呢?

“可惜不是这样的,靠跑步,不能赚钱,”Heinz Schild说。没有赞助商,光靠志愿者和政府的支持,很难保持收支平衡。

“凡是没有电视转播权的体育赛事,都很难挣钱,”Markus Ryffel说。Ryffel Running公司组织了伯尔尼的女子长跑和Greifenseelauf国际赛事,但并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赢得良好的形象,更便于出售自己的体育用品,如跑步鞋、跑步衣等。

并非健康原因

Markus Ryffel想起,早在70-80年代,慢跑在人们心目中犹如外星球的运动。“人们对我们心存怜悯。渐渐地,他们开始钦佩我们”。

这种改变源于人们心态的转变:要为自己的健康做些什么,这种心态在社会上变得普遍。当然,人们也有了更多的业余时间,而且在工作中,身体的运动越来越少。这些只是原因之一。

“人们在主观上认可了慢跑这种运动,这是最根本的转变。在60年代,跑步只是一种纯粹身体上的行动,是一种禁欲的、苦行的表现,是与受苦和奉献精神连在一起的。但自70年代起,人们开始重视自己的身体,跑步,也成为了一件令人享受的事。人们跑步,为了让自己心情舒畅,”Fabien Ohl分析道。

当然,倾听自己身体发出的声音,偶尔进行一下体检,这都很重要,特别对35岁以上人群来说。“这样可以早期发现冠状动脉或血管硬化疾病,”伯尔尼大学医院的心内科专家Lukas Trachsel说。

个人运动?

跑步难道不是一项个人运动吗?“我们的社会正呈现出个人化的趋势,跑步更是顺应了这一潮流。但集体长跑运动所取得的成功显示出,跑步并不仅仅是一种个人运动,”Fabien Ohl说。

“人在从事一项运动时,其实也是在构建自己的社会关系,”这位社会学家说:“跑步时可以和朋友一起、伴侣一起或者和家人一起,也可以自己一个人。每个人跑步的节奏不同,尽管也有排名,但其实每个人的目标都不一致。有的人想要冲进前1000名,有的人想要用4个小时完成马拉松。而在其他体育项目例如足球比赛中,就完全不同了。一般来说,体育比赛总是要有输赢的”。

参与的女性越来越多

根据Heinz Schild的分析,跑步的走红与女性的参与密不可分。就在几十年前,长跑还只是男人的事情。“1973年,当Marijke Moser跑完穆尔藤长跑赛全程时,就在离终点几米处,被组织者发现了,把她从长跑的队伍里赶了出来,”Schild回想到。她“非法”地跑完了自穆尔藤到弗里堡的全程17公里,因为她用男人的名字报了名,才得以参加这次长跑比赛。

事实上,自1977年起,女人才正式被允许参加类似比赛。奥林匹克比赛引入女子马拉松最早是在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渐渐地,女子参与人数越来越多,如果有一天,女子的参与人数超过了男子,这也并不会令Schild惊讶。在几场比赛中,已经出现了这类情况。

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号召年轻人加入这项运动。“总是有许多孩子加入进来,但15-30岁年龄组却很缺人,”Schild说,其他运动项目的情况也大抵如此,特别是在个人运动中。

为了吸引这一年龄段的运动员,有些组织已经想到,要对长跑的形式进行革新。例如在图恩16公里长的Survival比赛中,人们必须克服重重困难,最后到达的终点竟然是一个肮脏、充满泥巴的地方。“伯尔尼大奖赛参赛选手的平均年龄在45岁;Survival大赛的只有29岁,”Markus Ryffel说,他所有的Ryffel Running公司主办了这一充满冒险精神的长跑大赛。

一般来说,尽管有的大赛很花俏,但大多数人还是会回归到传统的比赛中来。对于72岁的Heinz Schild来说,长跑是一种“可以终身从事、在每个年龄段都会有进步”的运动,他无论无何,是会把长跑进行到底。

各式各样的瑞士长跑比赛

最古老的

穆尔藤长跑比赛是瑞士最古老的。赛程自穆尔藤(Murten)到弗里堡(Freiburg),首届于1933年举办,是为了纪念瑞士同盟军在1476年抵抗勇士查理(Karl den Kühnen)的进攻,而展开的穆尔藤大战。取胜的同盟军派出士兵飞奔至17公里以外的弗里堡报喜,他手中拿着在战地摘取的菩提树的枝条,作为胜利的象征。首届纪念穆尔藤大胜的长跑比赛,获胜者为巴塞尔的Alexandre Zosso,当时只有14个人参加;2013年,参与者已经增加到11'000人。

最漫长最艰苦的

最漫长的比赛是比尔(Biel)的长跑大赛,如今已经举办过56届,比赛在夜间举办,2013年有801位男子和153位女子到达终点。记录保持者是瑞士人Walter Jenni,于2008年创下,耗时6小时,49分,43秒。

最艰苦的比赛还有在达沃斯举办的瑞士阿尔卑斯马拉松。其中最长段赛程为78公里,要抵达2260米的高峰。记录保持者俄罗斯人Grigori Mursin,耗时5小时42分34秒(2002年)。

最美的

什么才是最美的,这往往要因人而异。因为瑞士著名的三峰景致-艾格、僧侣和少女峰,少女峰马拉松被“封为”最美的比赛。赛程自因特拉肯出发,于海拔1823米、伯尔尼高原著名的山峰少女峰脚下结束。美国专业杂志《马拉松》将这段赛程称之为“世界上最美的”。该比赛于1993年由Heinz Schild创办。

最女性化的

首届伯尔尼女子长跑比赛始于1987年,只允许女性参加。2013年的参加人数再破记录,逾1.5万人。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