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人的故事系列


一个有着缤纷幻想的女邮差


作者:Isabelle Eichenberger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瑞士有5%的家庭为单亲家庭,多米尼克·沙可(Dominique Jaccot)就是一名单身母亲,现在她又重组了家庭,尽管有时候生活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她依然非常热爱自己的生活和邮递员工作。

这一天是星期五,约定的地点定在纳沙泰尔总邮局对面咖啡屋的阳台上。“星期五是一个好日子,我们下班早,”多米尼克一边脱下她沉重的邮局黄制服一边说。

长长的头发,头发帘一直盖到紫色的眼镜框边缘,笑起来嘴咧得大大的,这位43岁的女性,长得轻轻巧巧,却活力四射,她在瑞士邮政已经工作了14年。

“我以前干过13年的秘书工作,后来怀孕了,我儿子三岁半的时候,我与他的父亲分开了。他和我就像是白天和黑夜,不可能凑在一起,”她开诚布公地款款道来。

“那段时间很苦,因为从他那里我几乎什么都没得到。但是我很幸运,因为我从未失业过,什么工作都做过,就算是只有很少的钱,我们也都挺过来了。”

在这段时期,多米尼克还抚养了她的侄子,“他现在依然是我们家庭的一分子。”10年前她又有了一位生活伴侣,他还有一个女儿,和她的儿子差不多大。

“女儿和我们一起生活了一年,那时我同时要照顾三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我必须注意,公平对待每个孩子,不让任何一个有受忽略的感觉。但是我很享受那段时光。”

瑞士人的故事系列

为了以全新视角诠释多样化的瑞士社会,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你推出系列报道《瑞士人的故事》。每周日,你会在这里了解到一名普通瑞士人的平凡故事-不同年龄、不同宗教、不同人生.....

“我就是一名邮差!”

她之所以能够度过经济难关,也要感谢她的父母,每当她拿不出钱来的时候,都是他们伸出援手:无论是孩子需要的滑雪用具还是学校组织的宿营费用,都是外祖父母帮助支付。“我很感谢我的父母,没有他们,我一个人绝对不行。”

还有她的一位邻居也常常帮她照看孩子,当孩子生病的时候,她不能每次都请假,而且有时候她周六要工作,还有在孩子放假的时候,这位邻居充当起了“第二个祖父”的角色。

如今儿子在一个动物诊所当学徒。“他非常喜欢。因为从小就喜欢动物,现在他找到了一件喜欢做的事。”多米尼克家里一直养猫。“每当我下班回家或者中午偷空睡一会儿的时候,有一只猫趴在胸口上,总令人感到温暖放松。”

多米尼克的另外一个爱好就是制作手工装饰物品,而且“越花哨越好!”这一点从她用的东西上不难看出:一条紫色,带有骷髅图案的围巾、一支带花的铅笔、一个装香蕉的香蕉形塑料盒和粉色的袜子……

她并不排斥每天穿制服。“我不反对穿制服,因为在我工作的时候,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而就是一名邮差!”

单亲家庭和贫困

2009年瑞士共有183'000 个单亲家庭,这些家庭中共养育着255'000名儿童 (约占瑞士家庭的5%)。

单亲家庭中的27%为贫困户,这些家庭中30%的母亲有一份全职工作,46%的母亲有一份超过50%的工作。

如果收入不能满足生活的需求,单亲家庭可以申请社会补助,但是单亲家长必须承担社会救济债务。

瑞士救助组织Caritas推测,20%家庭不能、只能部分或不能及时支付孩子所需的所有费用。 

离异家庭的孩子,86%与母亲生活在一起,8%和父亲生活。

(来源:瑞士单亲联盟SVAMV)

喜欢室外工作

14年来,邮局的工作出现了很多变化,多米尼克亲身经历了从“祖父级的老邮局PTT”到现在新型现代邮政的变迁。

“一切变得很理性,一台扫描仪记录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上班、信件分类、休息、下班。有些人觉得受到了监视,而我并不在意。”

她很庆幸能够亲身经历这些变化。“对那些刚开始工作的人来说,比以前难度大了,因为要学很多东西。对那些要退休的人则是松了口气,因为对他们来说工作负荷变大,也更复杂了。”

多米尼克一直都在乡村中工作,直到六个月前才调到纳沙泰尔城市中来工作。“这里不太一样,人与人之间更陌生,但是我们是一支不错的团队。我喜欢在外面送信的感觉,这让我觉得比在办公室里工作更自由。我数过了,我每天要登上千级台阶,这很累的。但是只要我还跑得动,这份工作我会一直做下去!”

尽管如此,她依然非常热爱她的工作,“我很高兴学了这个职业,虽然有时候在工作中也有矛盾,但这在哪里都一样。这份工作常常要和人打交道,虽然在城市里比较人际冷漠。我走过人家的花园,感觉到季节的变化,有时候我会用手机拍下一朵小花或者一只猫。我很喜欢这种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可以思考很多事情。”

“我想活到100岁”

但是冬天在外面工作是否就不那么舒服了?“是的,那就得注意信件不要受潮,”这位热爱本职工作的女性说:“冷不是问题,我们穿得很暖和。让我害怕的是,路上的冰雪,我开着小摩托车担心自己会摔倒。”

这个职业有时候也会很危险,因为邮递员身上常常有钱。“以前会更危险一些。对此我没有问题,我从未感到过威胁,”多米尼克特意强调:“当我送债务证明时,反而更提心吊胆,因为收信人的反应可能很激烈。他们也有可能因为丢面子而强烈辩解,有些人则会向我讲述他们的困难。”

以前都是警察上门送这些文件,“但是这太引人注目了,所以由邮差来做这件事要好一些。”

那么多米尼克最喜欢什么呢?“生活中的一切!”她充满热情地说:“我想就算是在困难时期任何事情也都有它积极的一面。这些年的经历让我学到,隧道的尽头一定是光明。如果条件允许我希望能活到100岁,因为生活中有太多令我感兴趣和开心的事情。”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