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偿还血色黄金


作者:Matthew Allen


10年前,瑞士银行同意向二战大屠杀受害者返还财产;如今10亿美元都已向受害者或其后人偿清。这一举措帮助瑞士驱散了笼罩在头顶的阴云,洗刷了瑞士的名誉。

但是,这个于1998年签署的总额高达12.5亿美元(合13.3亿瑞士法朗)的赔偿协议在国内也掀起巨大波澜,因为瑞士当时不断被指责曾于二战期间与纳粹德国相勾结。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犹太组织再次就沉睡在瑞士银行中的二战大屠杀受害者账户提出质疑时,谁都未能预料到后来发生的风暴。

随着美国行政机构的介入,压力变得越来越大。两项调查-其中之一受瑞士政府委托进行-都找到证据,证明在二战期间,瑞士曾驱走犹太难民、瑞士企业曾从纳粹战争机器中受益、中央银行曾购入从犹太人手中掠夺的黄金。

最后一击以美国法庭个人诉讼案的形式出现,要求瑞士银行赔偿损失。

“当时的气氛不但两极分化非常严重,还来势汹汹,双方互相揭短,”曾在谈判中代表美国政府的斯图亚特·埃森斯塔特(Stuart Eizenstat)告诉swissinfo:“这对瑞士是具有打击性的事件,也对该国的民族精神产生震动影响。”

面对指控和针对瑞士商业利益进行抵制的威胁,两家最大的瑞士银行-瑞士联合银行(UBS)和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公布了属于大屠杀受害者的银行账户细目,并决定向受害者的后人返还这些钱款。

政府未加参与

这个决策背后的另一个关键原因可能就是两家瑞士银行欲合并组成瑞士联合银行-该合并需要得到美国的管理性认可。

“那时瑞士联合银行正处于合并形成阶段,这些诉讼案不利于其得到美国方面的批准。这是一场为了各方利益而做的金融交易,”时任瑞士犹太人社区联盟(Swiss Federation of Jewish Communities)主席的鲁尔夫·布劳何(Rolf Bloch)这样对swissinfo说。

就在瑞士各银行就最终赔偿方案进行谈判时,已于1997年独立设置总额3亿瑞士法朗人道主义基金的瑞士政府和中央银行却没有参与其中。

埃森斯塔特为瑞士政府在一年后的银行决策中未起任何作用尤为感到痛心。他觉得中央银行应该分担部分赔款。

“在德国、奥地利和法国赔款方案中,几国政府都有参与。但在瑞士,政府和中央银行却把一切重担都留给私人银行去承担。我认为这不但不合适,也很令人遗憾,”他指出。

瑞士“洗清罪名”

不过,埃森斯塔特相信最终确定的12.5亿美元赔款“即公平又公正”。

截止今年6月底,除2亿美元外,其它全部赔款都已向犹太人、同性恋者、残疾人、耶和华见证会信徒和吉普赛人等二战大屠杀受害者及其后人偿清。受数千索赔要求及所使用的合法性验证法律程序的影响,赔偿步伐有所减缓。

布劳何相信赔款为瑞士在二战中的不光彩过去划上了一道“金钱而非道德”的分界线。但埃森斯塔特则认为赔偿方案对瑞士全国带来疏导作用,帮助推动瑞士银行清理自己的洗钱声誉。

“部分问题在于,瑞士被从世界舆论中孤立出来,而瑞士人不清楚这将会有什么负面后果。这一重大事件具有清洗作用。而瑞士人最终达成妥协,这也为前进创造了积极条件,”他最后表示。

瑞士资讯(swissinfo),Matthew Allen

瑞士银行赔款方案

1995年,犹太组织要求瑞士银行公布被怀疑属于二战大屠杀受害者账户的详细情况。瑞士银行保密法令该要求的实现极其困难。

1996年,美国发生一系列针对瑞士银行的诉讼案,促成两个调查瑞士战时活动的专门委员会的成立。

名人独立委员会(Independent Committee of Eminent Persons)发现,有数万个沉睡在瑞士银行中的账户可能属于二战大屠杀受害者。

由瑞士政府设立的瑞士专家独立委员会(Independent Commissions of Experts Switzerland)则找到瑞士中央银行购入纳粹黄金和犹太难民在瑞士边界被驱走的证据。

1997年,瑞士政府、瑞士国家银行和私营企业为二战大屠杀受害者建立了一个3亿瑞士法朗的基金。

1998年8月12日,瑞士联合银行和瑞士信贷银行同意支付12.5亿美元,以满足二战大屠杀受害者及其后人的赔款要求。这笔巨资的管理在美国进行。

12.5亿美元的去向

索赔裁决法庭(Claims Resolution Tribunal)网站(赔款处理由其代为处理)表示,截止今年6月底,共向44,8703名收款人发放了10.5亿多美元的赔款。

近4.9亿美元支付给1,6601名账户持有人。

大约2.05亿美元的掠夺财产被送回其本国,近3亿美元被支付给强制劳动的受害者,还有1160万美元被发放给瑞士边境驱走的难民。其余款项被列为“保险金”或“其它资金”。

大多数收款人(34,9885人)都是犹太人。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