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公民权 瑞士入籍难:三代之后还是外国人

就连在瑞士土生土长的人要想拿到瑞士护照也并非易事

就连在瑞士土生土长的人要想拿到瑞士护照也并非易事

(Keystone)

瑞士并非移民国,要想加入瑞士国籍必须要在瑞士住满12年才能提出申请,审批程序还要经历一个繁琐的过程,首先要居住地通过,然后上交所在州,最后由联邦开绿灯。如果住在“小地方”,有时候还要由当地居民举手表决是否同意一个外国人入籍。

一名美国教授在瑞士生活了二、三十年,孩子都生在这里,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他还未能加入瑞士籍,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与居住的小村中的人们没有任何接洽,人们认为他没有很好地融入。

不要说这位老教授,就连在瑞士土生土长的第三代外国人,入籍也依然不易,这在任何一个其他国家都很难想象,而在瑞士目前就是这种状况。

除了正常入籍程序之外,瑞士还有一种简化入籍程序,比如与瑞士人结婚的外国人可以通过这种程序入籍,只需在瑞士住满5年,结婚三年即可申请。

国民院提出建议

今年3月瑞士国民院再次提出将第三代移民的入籍纳入简化入籍程序,并更改相关联邦宪法,瑞士人民党虽然提出了反对,但未能取得任何结果。

该项建议来自社会民主党国会议员Ada Marra的一个名为《瑞士应该承认自己的孩子》国会倡议。

其实第三代移民的简化入籍问题在瑞士已经讨论了几十年,国民院的这个建议应该是最低标准。在瑞士不能出生就自动获取公民权;就算是移民的子孙要想入籍也要先提出申请。

第三代移民简化入籍的前提条件除了要在瑞士出生,还要至少祖父母一方出生在这里或者拥有在瑞士的居留权,此外还需要至少父母一方在瑞士出生或在12岁之前就得到了瑞士的居留权。

就算以上条件全部吻合,如果涉及犯罪或者危害到社会安定, 联邦依然有权驳回入籍申请。

瑞士各州对于第三代移民的简化入籍持支持态度,只要联邦院也同意该项建议,就将作为全民投票动议由全民来定夺。

联邦院态度不明

9月初联邦院对这一建议进行了投票,最后以21:21的支持和反对票持平。

绿党联邦院议员Robert Cramer事后表示:“这么长时间之后才拿出来讨论,还是这样一个结果,真是很残酷。”他认为如果有人出生在瑞士,父母一方也出生在瑞士,就连祖父或者祖母都是在瑞士生的,理所应当享受简化入籍程序。

如果是这样的话,每年5000-6000人能够通过这一程序入籍。“他们其实就是瑞士人,只是没有瑞士护照而已,”国民院议员Raphael Comte也表示。

然而联邦院在就这项提议进行讨论时,认为该建议虽然是一片好心,但是却不太可能顺利实施,施维茨州瑞士人民党联邦院议员Peter Föhn表示,这一法律草案太过官僚主义、太复杂,而且实际上是想促成第三代外国移民的自动入籍,“这样会适得其反,因为国民不可能接受,”他说。

联邦司法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就此表示:“从我来的角度来看,现在就下结论为时过早,因为关于如何实施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最后,这位司法部长将法律草案交还给相关委员会,要求拿出其他比较简单明了的方案。因此这一事宜将在联邦院进行第二轮讨论。

瑞士的第三代外国移民要想简化入籍,尚需继续耐心等待。

民众反响

瑞士电视台在网页上刊登了这篇报道之后,引起了读者的热议。很多人表示出不理解-一位来自Landquart的Suter先生说:“祖父母在瑞士生活多年,父母也是在瑞士出生,在这里生活,自己也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却依然是‘外国人’?然后还要说瑞士的外国人比例多么高,这当然不奇怪,因为我们不让这些几代人都生活、工作、纳税的人入籍。这简直是丑闻!”

有些人甚至认为第三代移民应该自动取得瑞士国籍:来自Fulenbach的Loegel女士说:“我认为这些人不应该简化入籍,而是应该出生自动得到国籍,因为他们的父母都是在这里度过的童年,他们的根在瑞士,他们没有其他籍贯。美国和加拿大已经对第二代移民实行出生自动入籍制度。”

而还有一些人持其他看法:一位Haller先生认为:“如果外国人自己不想入籍,我们不应该追着他们入,不要在这些条例上下功夫,我们自己有足够的问题要解决。”

一名叫Müller的女士表示:“许多来自科索沃、土耳其等国的人,拿着瑞士护照,却不融入,他们在这里挣钱,生活了多年却几乎不懂德语,他们的孩子们不许参加学校滑雪宿营、在学校不守规矩,利用、滥用我们的医疗和残疾人保险,没有任何一位真正的瑞士人会在国外有这种行为。”

Waldeck先生的评论比较缓和,他说:“如果有入籍申请遭拒的统计数据,将很能说明问题。那些有信誉、掌握足够的语言、很好地融入了工作生活并真正接受我们的价值观的人不会遭拒。而那些不符合以上条件的人也不配加入瑞士国籍。”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