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养老 讓60歲的照顧80歲的,瑞士“時間銀行”怎麼做?

讓60歲的照顧80歲的,瑞士“時間銀行”怎麼做?

作為行動時間銀行概念的世界領頭羊,在瑞士執行這個專案的相關單位抱持非常保守的態度。

(Keystone)

“時間銀行”的概念近期在台灣掀起熱議,政府單位也開始效仿,新北市也提出了當我們老在一起的“佈老時間銀行”。到底什麼是時間銀行?做為實驗先驅的瑞士,為什麼評價正面,仍然保守觀望?

瑞士大名鼎鼎的時間銀行基金會,座落在聖加侖市區內不起眼的巷子裡,沒有獨立的大型辦公室,而是與紅十字會、施善基金會、寧養中心等組織共用同一座建築辦公。

時間銀行基金會的目標是盡可能讓老年人在家自主生活,如此老人可以得到協助與陪伴,此外心理也能獲得寄託。最重要的是可以減輕退休者與政府的財政壓力。

服務者的申請條件包含居住在聖加侖市、喜歡與人作伴、身心狀況良好,以及擁有時間。

但是擁有以上的條件,並不代表可以獲得這份工作。申請人必須與時間銀行人員進行面談,說明服務的動機與目的,通過面試後,才能拿到明訂權利與義務的合約,同時根據專長,選擇成為附屬SRK駕駛服務機構、到家照護(Spitex) 、安寧病房或天主教會等組織的服務成員。

時間銀行於2012年底成立,但是早在2007年非營利組織-施善基金會(Benevol)便在聖加侖與阿彭策爾地區進行時間銀行的業務,所以時間銀行基金會並非首先推行此概念的機構,而是參考其經驗,進而整合地區性公益團體資源的組織。

舉凡基督與天主教會、婦女會、紅十字會、老人服務機構(Pro Senectut)和到家照護(Spitex)組織都是與時間銀行基金會緊密合作的夥伴。

作為福利國家,瑞士國民從出生到死亡享受國家照顧。如果晚年一無所有,國家有支持這些老國民所有養老金費的義務。

值得注意的是,瑞士養老院的費用非常昂貴,最低費用已高達新台幣18萬 (這也是瑞士人的平均月薪),高齡化人口造成居高不下的社會成本,對國家來說是相當沉重的負擔,因此瑞士政府有意在原有的全國性三大養老支柱之上,打造以時間銀行為概念的第四支柱。

聯邦社會保險局(Das Bundesamt für Sozialversicherungen)受任尋找一個可以測試這個系統的社區,最後選定聖加侖市,即今日時間銀行基金會的所在地。基金會的主要功能為“整合組織間的資源”和“管理時間銀行帳號”。

和台灣做的有什麼不同?

有別於新北市佈老銀行僅有陪伴散步、陪伴運動、陪伴購物、送餐服務及文書服務的五個服務項目,獲得多家非營利組織支援的瑞士時間銀行可以提供更加多元的服務,例如:

• 駕駛服務和護送(例如陪伴看醫生、去墓地 、陪伴購物)

• 陪伴做飯和吃飯

• 文書處理(寄信、協助通信、填寫表格、電腦使用的協助)

• 家事幫助(熨燙、洗滌、整理床鋪、丟垃圾)

• 休閒活動(旅遊、遊戲、朗讀、喝咖啡、參觀文化活動)

• 人力協助(從事小型園藝、鏟雪、修房)

• 幫助家庭照顧者獲得休息時間

時間提供者怎麼提供服務?

在正式服務之前,時間提供者必須接受專業訓練,然後透過供需媒合,由服務者所屬的組織安排面談,制定服務內容與時段。

每次出勤後,他們必須回到時間銀行進行匯報,簽署證明文件,以此做為依據,工作時間得以存入個人的時間帳戶(帳戶也可以以夫妻為單位) 。

如果帳戶擁有者日後需要幫助,便可以使用累計的時間支付自己享有的福利,而且由於聖加侖政府的擔保,時間點數可以持續保值。

值得注意的是,時間提供者所累計的服務時間是以小時為單位,而且最多只能存入750個小時。因為累積時數設有上限,所以在瑞士你不會看見服務者被相關單位表揚累積服務時數有多長的新聞。

為什麼存入時間有上限?

詢問了時間銀行的代表克勞斯女士(Claudia Kraus) 為什麼基金會設下時間限制?她回答:“因為時間點數可能用不完,而且這涉及稅制問題 (每小時點數價值約新台幣690元) ",如果提供服務者撒手歸天了,留下來的點數可以轉存到綜合帳戶,以供日後轉給他人使用。

然而,設下時間限制的原因有這麼單純嗎?750個小時其實只有大約30天,若有使用的需要一個月就用完了。有部分的原因是在政策尚未正式定案以前,瑞士政府不敢亂開空頭支票,畢竟未來的事難以預測,允許時間提供者永無止盡地存入時間點數的作法存在風險。

2017年底聖加侖市議會評估時間銀行基金會的表現,整體獲得正面的評價,意即時間銀行的服務可以補足長照的缺口。

這份年中報告提出,雖然時間銀行的概念立意良好,但是卻有框架的限制,例如示範地區只限於聖加侖市。諮詢公司Infras AG指出,在適當時間點應該將時間銀行的實施範圍延伸至鄰近的城市,即使有報告的背書,目前時間銀行董事仍不敢輕舉妄動。

重點在於:自主在家生活

這份報告也建議,為了善加利用時間提供者的能力,應當放寬提供服務者的年齡限制。另外,應該評估這些服務是否能結合社區協會的工作進行,而且不應該排除養老院和護理之家的加入。但是,時間銀行董事會強調支援所有在家照護組織(Spitex)的服務才是優先考量,養老院和護理之家屬次要考慮,畢竟時間銀行的重點放在自主在家生活。

作為行動時間銀行概念的世界領頭羊,在瑞士執行這個專案的相關單位抱持非常保守的態度。時間銀行基金會進行的業務並非無中生有,而是以既有的非營利組織資源為基礎,透過交流合作支持行動。

瑞士保守觀望

另外,它設下條件頗高的時間供需者年齡限制,限制累計時數,另外所選定的測試地區為人口僅有7萬4千人的聖加侖市(約新竹縣湖口鄉的人口數)。即使2018年最新出爐的2017年終報告結果正面,瑞士政府也不敢輕易地跨出下一步,因此目前仍持續保守觀望這個組織的運作。

由於國內的輿論壓力與社會期待,衛福部正在評估建立台灣版的時間銀行。只是即使受到來自各界的壓力,政府千萬不要在未做好全盤的考量下貿然行事。今日政府的財務狀況不佳,猛然執行未來狀況不明的政策,只會徒然增加國債。

短期內,政府不如先鼓勵公益團體推廣時間銀行,等到累積了經驗,且事態成熟了,再考慮把這一塊慢慢納入全國層級的政策。

緩解長照壓力,但仍無法補足全面的照顧

此外,時間銀行只能稍微緩解長照的壓力,並不是解決問題的長久之計,畢竟時間銀行只"提供服務",無法提供全面的照顧。

如果國家想要照顧年長者,應該多多考量他們的基本生活開銷和醫療支出,思考如何增加老人收入、促進老人健康、增進老人能力與創造老人宜居的環境,這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转载自《天下》外部链接杂志)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