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反恐


怎样阻止青年人投奔IS


作者:Simon Bradley


2015年11月13日,巴黎遭到恐怖袭击,超过130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Keystone)

2015年11月13日,巴黎遭到恐怖袭击,超过130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Keystone)

1113日巴黎受到恐怖分子袭击的黑色周五之后,瑞士国防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在接受《一瞥报》周日版采访时说:现在瑞士遭恐怖袭击的危险也在加剧,恐怖袭击在这里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变得可以想象了,尽管目前尚无具体迹象。

而危险就存在于那些在本国国土上的个体激进分子及潜伏起来的“休眠”人士,联邦国防部长毛勒在另一次接受《新苏黎世报》采访时曾这样说过。瑞士目前正在对70起有关激进圣战分子的案件进行调查,其中20起已经进入刑事诉讼程序。

前不久苏黎世应用科技大学 (ZHAW,英)针对瑞士青年激进分子进行了一项调查,负责调查的Miryam Eser Davolio接受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采访。

那么这些极端分子到底暗含着多大的危险呢?这些潜伏在瑞士社会中的“潜伏者”需要一个为他们提供支持的工作网,来安排派他们的行动,同时他们也需要志同道合的人,来证明自己行为的正确性,Davolio女士对此作出这样的回答:“瑞士的情况与法国不同,在法国郊区流传着一种阴谋论,还存在着对遭排斥和遭遇失业的愤恨。”

在瑞士,尤其是在日内瓦州和提契诺州,从法国和意大利过来的人在这里竞争职位,这对于年轻的穆斯林人来说并不容易,因此就会造成问题,归根结底离不开社会融入问题,Davolio这样分析。

年轻人怎样变成激进分子

今年8月份,两名日内瓦青年,在穆斯林清真寺中成为激进分子,并且投奔了叙利亚。对于瑞士联邦警察局局长Nicoletta della Valle来说,通过瑞士的清真寺或者穆斯林组织成为激进的圣战分子,这种说法并不现实,那么青年人通过什么途径成为圣战分子?

Davolio认为,清真寺和穆斯林组织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非常担心有人会从他们这里变成激进分子。 

根据联邦情报局的资料,大多数人是通过朋友和网络成为激进分子的一员,“清真寺一般起到预防的作用,如果有人带着激进思想来到清真寺,会被找去谈话,并被告知不要听信网络宣传的鼓动,”Davolio表示。

瑞士联邦将加强反恐的尺度,增强情报局力量并强化相关监控规则。减少IS通过网络招揽激进分子的可能。

怎样防止本国的年轻人成为激进分子

国内潜在的激进分子是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因此阻止本国青年的激进化是防范恐怖袭击的重点。瑞士政府决定对于那些潜在激进分子实行出境禁止,对此Davolio表示,这只是措施中的一种,她认为重要的是找到阻止他们激进化的措施。

可行的方式是,与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家人或朋友交谈,并予以支持,因为他们是与这些潜在激进分子有直接关联的人。

穆斯林团体、个人与警方的合作也很重要,这样才能发现可疑分子并及时上报。瑞士各州采取的措施不同,苏黎世在不同穆斯林团体中安插了中间人;圣加仑州设立了一个与伊玛目和穆斯林团体有直接联系的圆桌会议,还针对融入问题及瑞士生活问题对7位伊玛目进行了培训;日内瓦这方面的合作工作做得不错,做了很多帮助外国人融入的工作。

瑞士圣战者数据

在2015年5月的瑞士情报局总结报告中,激进主义圣战者被视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尽管瑞士并不是潜在恐怖分子最先考虑的袭击目标国。

瑞士目前正在对70起与圣战者有关的案例进行调查,其中超过20起已经进入刑事诉讼程序。直至2014年10月秘密警察记录了40名志愿成为圣战者的人出境。7名后来离开了危机地段,一些又回到了瑞士。另外31名穆斯林圣战者处于监视之下。

自2001年-2015年,在苏黎世应用科技大学(ZHAW)针对瑞士青年激进分子的调查中,共有66人进入视野。11人组成的调查小组发现66人中16人在25岁以下,大多数人年龄在23-35之间,其中只有3名女性,这比欧洲女性圣战者10%的平均比例要小。

瑞士的大多数圣战者来自前南斯拉夫和索马里。12人皈依了伊斯兰教,其中6人属瑞士籍。13人表示因自身经历的战争经验而受到影响,尤其是巴尔干战争。另外13人说,立志成为圣战者的原因是受萨拉菲斯特的宣传感染。

瑞士缺乏经验

对于从伊斯兰国IS回来的圣战者,许多国家都制定了“平和激进”计划,瑞士目前还没有类似计划。对于Davolio来说,“重要的是与能够接触到归来的圣战者、潜在的激进者及想离境投奔伊斯兰国者的人取得联络。”

瑞士的问题在于在这个领域缺乏经验,Davolio建议,派人到德国、英国、丹麦或者挪威去取取经,她说:“瑞士的这一问题不大,但是也有几个从伊斯兰国归来的人,我们应该知道的是,怎样能让他们重新回到我们的社会。”

伊斯兰国的法宝

Davolio最后指出:“瑞士最大的问题,是未把‘穆斯林恐惧症’当回事,这是一个重要的点。德国就很重视这个问题,因为如果有人仇视穆斯林或者对其心怀恐惧,那么就为伊斯兰国的宣传提供了温床。” 

因为伊斯兰国的宣传就是以这样的理论为基础:穆斯林在西方受歧视、被排斥、受羞辱,“如果通过民众中的穆斯林恐惧症或者某些政治观点确实证实了这一点,那么我们就为激进分子提供了滋生的苗圃,”Davolio说。

防患于未然,瑞士反恐就是要从密切注意国内潜在激进分子、阻止青年人变成激进分子入手。

巴黎遭恐怖袭击之后,瑞士加强了安全措施,在瑞法边境增强了安检,近几日过往车辆要等待1-2个小时;火车站、机场也处处可见巡逻的警察。


(编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