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女人的抉择


家和工作 鱼和熊掌


作者:Marianne Burkhardt


在瑞士居住的20-29岁的女性中,29%的人希望生育3个或更多孩子。 (Keystone)

在瑞士居住的20-29岁的女性中,29%的人希望生育3个或更多孩子。

(Keystone)

瑞士女性常常为了兼顾家庭与工作而焦头烂额。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了两位远离这一烦恼的女性。马上就是母亲节了,她们两人中只有一位会庆祝这个节日。

Stéphanie-Aloysia Moretti称她丈夫的小单元房为“男生公寓”。我们在这里与她会面,品尝了她煮的土耳其咖啡。

昂贵的托儿费用和校外托儿机构的紧缺,这些都不是Moretti操心的事。

6年前,作为蒙特勒爵士音乐艺术家基金会经理的她减少了自己工作时间,赴巴黎求学。她和丈夫把在沃韦(Vevey)的家-一座由煤仓改建的房子-租了出去,而夫妇俩自己只保留了一个小小的单间公寓在瑞士。

Moretti今年47岁,她的生活一半在沃韦,一半在巴黎热闹的玛莱区-在这里,她兼修哲学、历史和人类学三个专业。这种工作学习两地间往返的生活,对有孩子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会要孩子,”Moretti说。她在弗里堡州的乡下长大,没有邻居,在校外也没有其他孩子可以一起玩儿,直到她6岁时,弟弟出生。

烦人的婴儿

“我说不清是不是因为嫉妒,总之,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存在有什么意义,”Moretti讲道,弟弟小时候和自己睡一个房间,每天夜里都哭闹。而说到自己的同学们,Moretti也没有交到什么好朋友。

遇见Adrien时,Moretti25岁,他们不久就结了婚,达成了“不要孩子”的共识。

瑞士年轻人中,决心不要孩子的人很少。在联邦统计局2013年做的一项名为“家庭和世代”的调查中,在20至29岁年龄段的人群中,只有6%的女性和8%的男性没有生儿育女的愿望。

一开始,Moretti觉得关于孩子的问题很容易对付,因为她和丈夫相对都还年轻。“但是,我总有这样的感觉,好像社会依然有这种强制的意识,认为女人有生育的责任。”

后来,为了打消公婆“这个媳妇心理有问题”的念头,Moretti还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诊断结果是:她没有病理上心理问题,只是没有生孩子的兴趣。她给婆婆看了诊断书,从此,生孩子的话题便告一段落。

孩子是幸福的源泉

 “我觉得社会压力很大,” Moretti表示。尽管瑞士人相对来说很尊重他人的隐私,但说到“生孩子”的问题却是个例外。“所有人都觉得有权利问你这个问题,但这其实和任何人都无关。”

联邦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至80岁的瑞士人中,59%的男性和65%的女性都有亲生子女。但几乎有同样比例的人群-即55%的男性和60%的女性-认为生儿育女并非人生快乐和满足的必要条件。

尽管自己已决定不要孩子,Moretti还是观察到,人口持续老龄化的瑞士犯了一个战略性的错误:它在帮助职业母亲减压上缺乏作为。“生孩子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我觉得这种现象很可怕,” Moretti说,“我有一个同事,因为夫妇俩儿是双职工,所以每个月得交2500瑞郎的托儿费。”

经合组织的统计显示,在瑞士,2岁以下儿童的全托花销高达平均工资的67%,是全世界最昂贵的托儿费。尽管有子女家庭享受财政和税收上的优惠,但减免之后,托儿费依然能占到平均工资的30%。

在离Moretti夫妇家2公里远的一个公寓里住着Andrea Sidler一家。迎我们进门后,四个孩子的母亲Andrea Sidler因为家里的凌乱向我们道歉。其实,对一个六口之家来说,他们的公寓真的算得上整洁。Sidler的四个孩子分别是21岁、19岁、15岁和6岁,正好都不在家。Sidler有几个小时自己的时间,之后便要去接老幺回家吃午饭。

Sidler在苏黎世长大,接受了文具销售助理的学徒培训。当年,她来到沃州学习法语,认识了现在的丈夫Georges,一位自由画家和装饰师。24岁时,Sidler诞下长子Raphaël。

“对我来说,回去上班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生第一个孩子时,我们都还很年轻,”她说。

职业母亲合算吗

但是现在Sidler已经46岁,她不再有很强的工作愿望:“首先,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兼顾工作和家庭,其次,我算了一笔账,考虑到我能挣的工资和必须缴付的托儿支出这双重因素后,(如果我去工作)我们还得缴纳更多的税务。”

瑞士妈妈中,像Sidler这样,和伴侣共同生活、又不工作的人占19%。这也不足为怪:瑞士家庭里,夫妇中女性一方收入占家庭收入50%以上的只有一成。这并不出乎意料:有25岁以下子女的瑞士女性中,63%的人都从事兼职,而全职工作的妈妈只有17%。

把养家的重担压在丈夫一人肩上,有时Sidler也会感到愧疚,但她觉得自己能全职顾家对孩子来说很重要。“当我们中午一起午餐时,他们会讲很多话,分享很多事情,” Sidler说。

和四个孩子生活在同一屋檐下,Sidler夫妇的私人空间很少,但这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我们知道这只是一定时间内的问题,” Sidler说,“和父母在一起,这对年轻的孩子们来说非常重要,我知道的,尽管有人并不认同这一点。”

Sidler讲道,她对自己的选择越来越有信心,因为她看到,自己在家照顾子女给孩子们带来了积极的影响:“有几个妈妈对我说过,‘你很幸运,如果经济上允许,我们也会和做你一样的选择’。”

Sidler认为,每位女性都应该自主地决定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对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和孩子共度亲情时光,在孩子的不同年龄段,陪伴他们,做一个会倾听的母亲。

“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家庭情况,孩子们都能健康成长,”Sidler说,“我的孩子们肯定会受我教育方式的影响,他们肯定会对我的方式进行评判。完美的家庭模式并不存在。”

谁想生孩子?

在瑞士,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生育子女的愿望相对较小,她们当中的30%没有生育,这一比例在高中文化水平(普通高中或职业学徒培训毕业)的女性中为17%,而在仅接受过义务教育的女性中则只有13%。

在至少有一名6岁以下子女的双亲家庭中,72%的母亲从事非全职工作。60%的12岁以下的儿童在日托及或某种课余儿童托管机构注册。但家长给孩子报名并非易事,常常会遇到价格和时间上的局限。无论孩子在哪个年龄段,家庭内托儿(保姆、互惠生、亲戚、朋友或邻居帮忙照看孩子)依然是最常见的方式。

托儿所比较

在德国、法国和奥地利,幼儿园都接受政府补贴,因国家而异,家长只缴付最多14%至25%的托儿费用。瑞士政府仅对部分托儿机构给予财政补贴:在沃州,家长须缴纳托儿费用的38%,而这一比例在苏黎世州为33%左右。

在鼓励双职工家庭模式、重视家庭和职场内权利及义务平等的瑞典,公共托儿服务向所有家长敞开。学前教育机构获得国家大量财政补贴,父母平均仅支付托儿实际开支的11%。收费同家长的收入挂钩,最多可达到家庭月收入的3%,但无论如何不会高于每月1260瑞典克朗(约146欧元)。相应的,55%的3岁以下和96%的3至6岁儿童都接受公立托育机构的服务。

2003年,瑞士政府引入了一项鼓励开办幼儿园的计划。计划实施年限已延长两次,目前已延至2019年。截至2015年7月,该计划已创造了48500个托儿名额。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