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女人这样生孩子 在自然分娩和剖腹产之间徘徊的瑞士女人

Eine Frau beim Gebären

瑞典女摄影师Moa Karlberg拍摄了一组女性在分娩时的照片,制作了一个画廊。

(Foto: Moa Karlberg)

瑞士女人生孩子,已经被深深地划分为两派:有的女人要求越自然越好;有的女人从一开始就要求剖宫产-即使没有任何医学指征。这两者都有些太过了。

此文是我们关于分娩系列报道的一部分,瑞士资讯swissinfo.ch走访了读者群,询问他们的兴趣点,文字在对多名母亲、父亲、助产士、和医生进行采访之后完成。

信息框结尾

“是自己生的还是剖的?”这似乎是女人分娩后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一位来自伯尔尼的妈妈说。这其实已经显露出一种价值观:“自然生产更棒”。

在瑞士,就阴道分娩与剖宫产所产生的争论,几乎已演变为一场“宗教战争(德)外部链接”。而这并不是以分娩为主题的唯一的意识形态之争。比这更激烈的争论当属医疗与自然的交锋:一方面,医生在自然分娩过程中,往往会很快拿出缩宫素和产钳,甚至是转而剖宫;另一方面,准爸妈和助产士们则强烈要求顺其自然,甚至形成了一股风尚:女人们想要在生产时没有医生、医院和科技辅助品(德)外部链接。催眠分娩、分娩中心和助产士陪伴式生产等多种方式都在瑞士欣欣向荣(见资料信息)。

有的女性会拿分娩时水缸里的水浇花(德)外部链接,或者如果不吃自己胎盘的话,会把胎盘埋到花园里,在埋的地方种一棵树,这一趋势体现的正是传统医学的普遍回归,更加趋向自然,顺势疗法(德)外部链接、替代疗法,这些多能在瑞士德语区被发现踪迹。“这些女性的政治倾向往往偏左,宁愿不计代价的’自然化’,也就是’非计划性分娩’”,一位苏黎世的妈妈这样总结。一位助产士则表示,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更重视“自然化”。

危险的趋势

一位苏黎世州的助产士说,特别是瑞士夫妇,往往要坚持自然分娩。这其实是“夸大”了自然化。“有时我们认为,现在要实行剖宫产了,可准爸妈们并不乐意,”她说。大部分情况下结果还是好的,但有时并非如此。“那对于所有参与者来说,就难了。我们这些专业人士会后悔,没有足够坚持。新生儿父母则受到惊吓,因为孩子可能会有脑损伤”。这股倾向于更多自然化的趋势也是有风险的。

据助产士讲,这并非偶然,总有发生。“有些父母总是强调生育经历、生育经历,结果却是孩子有可能残疾。我觉得太自私了,”她说。

“有时我们必须罔顾父母的意愿采取行动,并且说:现在就要剖宫产!即使近乎暴力。”当然这对助产士来说也并不容易,她几乎不敢看那些父母的眼睛。

助产士的骄傲

有时执着于自然分娩的正是助产士。“特别对于年长的助产士来说,这事关荣誉,要不加干预、不使用止痛药地分娩,”Dayo Oliver(德)外部链接讲述说,她是苏黎世州Horgen小湖医院的助产士。所以有的妈妈会说,助产士只会用空话来敷衍,直到上止痛药已为时太晚。

土豆鸿沟(德语区和法语区的区别)

法语区选择剖腹产的人数多于德语区,德语区的人会在生产时等待更长时间才决定是否采取剖腹产,因为德语区人相信越自然损伤越小,也更容易恢复。

自然分娩时也存在差别。法语区60%-80%女性得到催产针剂的辅助,而德语区的这一数字只有25%-30%,意大利语区的数字在法语区和德语区之间。这一差距可能因为受周边邻国的影响,德国使用催产针的比例与瑞士德语区相似,而法国则广泛使用。

信息框结尾

助产士协会(德)外部链接Barbara Stocker(德)外部链接肯定了这一点:瑞士90年代有一种共识,就是让产妇用无痛分娩(硬膜外麻醉)是助产士的失败。时至今日,对助产士来说也依然是种荣誉,如果产妇能够尽可能少地用辅助物质完成分娩。“作为助产士,有时我有种感觉,一位产妇是因为我未能提供足够的帮助才上的无痛,”她解释说。

性爱高于子嗣-嘘,别这么说

不仅“自然化”是种趋势,和在德国一样,至少在瑞士德语区,也流行着同样的一种母亲文化:妈妈就该为了孩子牺牲-而且自己承担后果。“没人告诉过我,阴道分娩之后,性爱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例如一位苏黎世妈妈就这样说。

对她来说,这足以成为选择剖宫产的理由。“如果大声说,性爱高于孩子,那么是要被蔑视的,”她讲到。性爱倒也是一段关系中不可被忽视的一部分啊。“我想和我的伴侣在一起,这同样是为了孩子”。

自愿选择剖宫产的母亲,在瑞士要为自己找到足够的理由(德)外部链接,或者甘愿被标记为自私。那么“只愿选择剖宫产”(Too posh to push)的现象在瑞士普遍吗?“我认识的自愿选择剖宫产的妈妈不多,”一位伯尔尼的母亲说。

要求剖宫产?

瑞士到底有多少自愿选择剖宫产的,目前没有统计。仅医院给出数据,大概有1-3%的分娩(德)外部链接属于这种情况,也就是说没有医学、心理学或助产上的任何指征就选择手术的。然而这种界定很难,因为每位母亲都可以说,她畏惧生产,因而就有了心理指征。

助产士 Dato Oliver遇到的一种情况相对较多,那就是外国人主动选择剖宫产(德)外部链接。因为他们要计划分娩,爸爸并不愿在开一个重要会议时,获知妈妈正在阵痛中。仅因为要确定分娩时间就选择剖宫产,这似乎只能算是狭义上的“自愿选择剖宫产”了。

“自愿选择”这样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在瑞士并不存在。正相反:大部分瑞士女性反对剖宫产。“有的女性甚至一定要阴道生产,”有位妈妈说:“很多女性在剖宫产之后都很失望,她们有股挫败感(德)外部链接”,助产士Oliver确认了这一点。

分娩医疗化

为什么还有人抱怨剖宫产率太高(德)外部链接了呢,即使大部分母亲都不愿作出这样的选择?让我们来对比一下:尽管近10年来剖宫产率翻了一番,稳定于近1/3的比例(德)外部链接。与经合组织国家相比也属于高的(德)外部链接,并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所建议的。但同许多国家相比,瑞士还是很低的:例如在多米尼加共和国、巴西、埃及和土耳其,他们的比例都超过了50%。

指征的情况显示:瑞士10-30%的剖宫产(德)外部链接是出于“完全指征”,也就是说为了挽救胎儿或妈妈的性命。例如,胎儿横位,母亲感染艾滋病毒,或者胎盘前置。剖宫产是不容争议的。

而70-90%的开刀情况是靠不完全指征作出的,例如多胎,或者难产。除去“主动选择剖宫产”以外,备受争议的是-由已经开始的阴道分娩转而剖宫产: 50%的剖宫产是因为生产延长和胎儿困窘(德)外部链接, 还有分娩停顿或胎儿不规则心跳。许多有此经历的女性和助产士都认为,有时实施剖宫产是没有必要的,人们应该给产妇更多的时间。

联邦卫生部(德)外部链接称,国际研究显示,怀孕与生产愈发“医疗化”与剖宫产数量增多有一定关系。令瑞士的助产士失望(德)外部链接的是,大部分孕检都在妇产科进行。

在中国,女性是如何生孩子的呢?请在评论里与我们分享您的经历,以及分娩的发展趋势。


当今瑞士分娩趋势

导乐陪产(Doulas)=源自美国的陪产风潮也逐渐在瑞士变得风靡。一位导乐(德)外部链接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全程陪同,并在情感上支持产妇。这非常重要,因为助产士和医生都要轮班。然而在瑞士,产妇们要自己支付给导乐的费用,保险不会对这种服务进行偿付。

催眠分娩自我催眠(德)外部链接可以缓解疼痛,而且可以实现一种温柔的分娩(德)外部链接。这种起源于美国的方法近几年在瑞士也变得流行。

留存脐带血=最近几年,瑞士的医院和产科大夫向孕妇推荐私人公司,可以有偿将胎儿的脐带血冷藏(德)外部链接保存。其用意是:未来可能会出现基于干细胞的新的治疗方法。

水中生产=自1990年代以来瑞士开始出现水中分娩(德)外部链接。目前受到愈发广泛的喜爱,因为据说水可以减轻疼痛,令生产变得更容易。

职业助产士=有资质的职业助产士在瑞士很少有空闲,非常紧俏。许多女性都希望由一名助产士一直陪伴在侧,因此她们也会雇用自由职业(私人)助产士。

助产士伴产分娩=瑞士越来越多的女性都希望在生产过程中只由一名助产士来相伴-没有医生出现。医院提供了这样的服务。孕妇可以选择助产士分娩,例如在伯尔尼小岛医院的妇女诊所,或者苏黎世的Triemli城市医院。巴塞尔医院正在迎头赶上(德)外部链接。阿劳州立医院在医院花园的小房子里,布置了2间产房。产妇可以在居家气氛中,忘记医院,在助产士的帮助下分娩。

分娩中心=医院以外,特别为分娩而设置的分娩中心在瑞士越来越受欢迎:2016年共有1769个婴儿在分娩中心诞生(德)外部链接,这占所有非医院生婴儿的70%,接近于瑞士总分娩数量的2%。在有些州,分娩中心甚至出现在医院名单上,因此为医疗保险所覆盖。

信息框结尾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is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