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继2008年格拉鲁斯州为其最后一名女巫平反之后,瑞士的弗里堡州也还给最后一名、在1731年被烧死的女巫以清白。这类题材是颇受媒体欢迎的。事实上,瑞士在迫害女巫方面,也“创下”了欧洲第一。

自然灾害、流行疫情,在中世纪时,人们对此需要一个解释。必须揪出对此负责的人,于是人们开始寻找“替罪羊”。

因此那些经常使用魔法的人,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他们指责这些替罪羊,与魔鬼签订了出卖基督教的协议。

那些叛逆和不符合社会规范的女性,马上被宣判为女巫。怪异的行为立即会引起民众的猜疑,当局于是开始行动-追捕开始了。

女巫和恐怖主义

要想惩罚一个女巫,首先要让她承认自己的罪行。打断腿、扯指甲、上水刑,反正有的是“充满想象力”的办法和精心设计的刑具,可以让她屈打成招。如今我们都可以在弗里堡州穆尔腾(Murten)的展览中一目了然地看到。这个展览会让人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很快就招供了。

宗教狂热和酷刑使“女巫”成为女巫,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种被拔高了的女巫主义,再透过掌权者的刻意放大,就无异于今日美国对付恐怖主义的那套意识形态,”洛桑大学的编外讲师Kathrin Utz Tremp说:“我并不否认有袭击的事实,但乔治布什把它打造成一种负面的神话,使得严刑拷打合法化”。

各个年代都有人动用水刑,因此它深受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青睐也并不稀奇。

这位女专家估计,在欧洲15-18世纪,共有大约3-6万的女巫被烧死,而其中6000人死在瑞士,300人死在弗里堡州。

这也是纪录,而且还是双料的。“自1429年起,弗里堡烧死的女巫数量在欧洲排名第三,而且弗里堡当局是第一个未通过异端裁判所审讯便执行女巫处决的,”这位中世纪学女学者强调说。

西方的魔鬼

刚开始时是天主教会在世俗当局的支持下,对异教徒和巫师进行追捕,之后发展成在意识形态上对女巫实行异常严酷地迫害。

Utz Tremp继续说:“宗教裁判所需要一个对立面,一个由魔鬼统治的世界,即使这个世界与现实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到了16,特别是17世纪,宗教裁判所的权力逐渐移交给了政治当局。

他们可以决定,那些或多或少无害的白色魔法和黑魔法是否来自于与魔鬼签订的无条件协议。

教会与国家-同样的斗争

教会迫害异教徒的程序后来发展为巫师审判,主要由世俗当局进行。他们利用惩戒巫师的机会,用以维护自己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的主权和司法权。

15世纪,大多数这类审判都是针对教堂和政治势力的叛逆者,这些人的造反行为有着明确的政治性质。

在16尤其是17世纪政府当局逐渐夺取了权力。巫师审判愈发成为一种维持纪律和建立秩序的手段。“这时这场声势浩大的迫害女巫运动才真正开始,”Kathrin Utz Tremp沉思着说。

这场运动的受害者中70-80%是穷苦的单身女性,就像在弗里堡最后被烧死的那个女巫Catherine Repond又名“Catillon”一样。

边界的历史

这位历史学家强调,瑞士西部法语区对女巫的镇压更严重。“教会将瓦尔登泽(Waldenser)派视为宗教异端,并陷入与这个世俗运动的斗争中。瑞士德语区则没有受到宗教裁判所的影响,更多的是为了对付白色魔法”。

在瓦莱州和弗里堡州宗教一直很重要。“尤其是在弗里堡州,他们甚至是反历史的。这在16世纪末反宗教改革中表现得尤其明显,当时由严格的正统派发起的迫害行动非常严重。

这里还有一种政治性的解释,权力越集中的国家,如法国在路易十四的统治下,越容易行使自己的主权,并较少采用镇压的手段。而瑞士无论是在宗教信仰或政治统治上一直都是分裂的,这点和德意志帝国很像。

“在弗里堡州,对女巫迫害最严重的是Broye区,它的面积并不大,却混杂着天主教、新教,德语社区和法语社区。存在的界限越多,被烧死的女巫也越多”。

从火刑到童话

弗里堡议会为女巫“Catillon”作出的道德上的平反,在媒体上激起强烈反响,并引起了大众对这位女人命运的关注。

她驼背、贫穷、衰老,孤单-一个典型的局外人形象,就像从19世纪格林童话中走出的女巫。

如今的女巫们可以安眠了,因为人们已经对她们丧失了兴趣,Kathrin Utz Tremp笑着说。

“如果今天碰到'Catillon'这样的案子,可能会延迟五分钟,不过这回该轮到刽子手有问题了!而且现在也没有禁止骑坐扫帚的法律规定…如果有人想这么干的话!”

瑞士资讯(swissinfo.ch),Isabelle Eichenberger

女巫审判

1500年以后,女巫被视为异端,巫术也被看做是犯罪行为。自17世纪之后,对她们的审判才大多数由世俗当局来执行。

1731年Catherine Repond(又名Catillon)作为弗里堡的最后一名女巫被烧死。该州在2009年5月对她进行了道义上的平反,但是却拒绝贷款对她进行历史研究。

瑞士和欧洲的最后一名女巫Anna Göldi于1782年在格拉鲁斯被烧死。她于2008年被平反。

数据

在欧洲有3-6万人死于火刑,其中2.5万人在德国。

瑞士法语区的处决人数为3500人,如按人口密度计,为欧洲之冠。

1429年到1731年之间,在瑞士有1万名巫师被定罪,其中6000在瑞士西部法语区,500名在弗里堡。

其中70至80%是妇女,60%被处以火刑。

欧洲3万到6万人死于火刑,其中25,000名在德国。

瑞士法语区处决3500人,按人口比例来说也是欧洲之“冠”。

展览

“弗里堡州的女巫现象和迫害女巫”,在穆尔腾(Murten)进行展览,直到2009年8月16日。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