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怪談-鬼屋 怪手不敢開挖的瑞士宅院-死人與活人爭地

位在琉森市史騰馬特路68號的鬼屋

位在琉森市史騰馬特路68號的鬼屋

(緹琪 提供)

喜歡瑞士的你一定對風景優美的琉森(Luzern)不陌生。這個號稱瑞士最美麗的城市卻隱藏了一座神秘的家園。

這棟位於史騰馬特路68號(Sternmattstrasse)的建築被高大的冷杉樹、圍欄和灌木叢團團圍住,你再怎麼踮起腳尖或跳高,也看不出屋內的動靜。住宅的鐵柵門深鎖,外頭掛著一塊醒目的牌子「Areal bewacht」(保全中),似乎已預測到你的意圖,藉此想打消你偷窺的念頭。而標示大名«Dr. J. + M. Limmacher»的郵箱,高調張揚著自己是私地的所有人,要生人勿再踏近一步。

其實這間屋子的內部跟一般人家沒有兩樣,家俱、電器、裝飾、日用品一應俱全,衣服和鞋子整整齊齊地置放櫃子裡,每個房間都散發生活的氣息,但是因為看不見半個人影,你會以為屋主只是出門買份報紙,隨時就會回來。然而,真實情況是,他們永遠不會再回來了。最讓人意外的,這棟空了六年的房子竟然是琉森地區知名的鬼屋(德)外部链接

友人的公公就住在那屋子附近,常常探望老人家的她不時去那區走動。她說,只要走過那裡,總覺得陰氣逼人…

屋主的生平

瑪歌與佑斯特·利馬赫(Margot und Jost Limmacher)是房子主人的全名。佑斯特是開業醫師,在琉森州的克林斯(Kriens)經營一家診所。經濟豐裕的他名下至少有史騰馬特路32、68與74號三棟房產。此外,他蒐集好幾輛如保時捷、雪佛蘭、賓士等名車,還擁有一艘遊艇。然而,他和妻子跟住在同一條街、認識幾十年的多數鄰居交往不深。他們在路上巧遇時,頂多打聲簡單的招呼,不做進一步的交談。約爾格·史貝赫(Jörg Sprecher)是少數跟他們較為親近的鄰居,證實這對夫婦確實過著非常孤僻的生活,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忙自己的事務和打點他們的房產。

在大多數外人眼裡,這對不與他人交往、深入簡出的夫婦充滿神秘感;有些人談論他們時卻壓抑不住憤怒的情緒,聲稱他們是殺嬰兇手(Chindli-Mörder),因為漫天的謠言指控70和80年代時佑斯特執行不少非法墮胎,許多嬰孩死在他的診所裡。離奇的是,2012年的某一天男屋主被發現死在自家的庭院裡,而他患有嚴重癡呆症的太太也緊接著在幾天後過逝。

荒謬的遺囑內容

由於沒有子嗣,遺產的分配得根據他們在1990年預立的共同遺囑來安排。依據這份文件,他們如願在自宅裡終老。另外,他們寫道,除了32號房產可以用於租賃,其他兩棟皆不得出售、出租或者變更。他們死後,所有不動產應由一個基金會管理,主要任務為執行這對夫妻的遺願。該基金會的一成收益用來資助愛馬基金會(Le Roselet),其餘九成則做為維護房產狀況和整理庭院的經費,目的是讓房子維持屋主生前的模樣,即使屋內再也沒有任何人居住。

民眾的看法

後來,瑪歌與佑斯特·利馬赫-雷歐基金會(Margot und Jost Limmacher-Leo Stiftung)終於在2016年成立,基金會會長保羅·艾特(Paul Eitel)被賦予重任,負責執行利馬赫夫婦的遺囑。然而,他自己坦言「閒置空屋的作法和不積極從事慈善事業的基金會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史騰馬特住宅區協會會長馬賽爾·菲力葛(Marcel Villiger)表示,多數居民確實知道利馬赫夫婦的遺囑內容,然而他們無法理解閒置空屋的做法,畢竟這個住宅區非常適合家庭居住,怎能不善加利用?

2016年年6月11日此地發生一件當地居民默許的事件: 一個叫做斯特拉馬塔(Stella Matta)的左派團體發動佔屋行動。一群年輕人在午夜時分佔領史騰馬特路68號的空屋,並在牆面拉上「佔領!」的布條。這群憤怒的青年不滿少數人佔有大片土地,藉此生財,尤其這個68號空屋的狀況特別離譜,死人居然跟活人爭地。藉由這個佔屋行動,他們希望能喚醒大眾對社會正義的重視。

基金會的危機

行動發動十天後,警察成功驅逐佔屋的青年。對基金會而言,這個運動並沒有造成太大的金錢損失,而基金會內部面臨的財務危機才是真正的問題。首先,基金會必須支付百萬瑞郎的遺產稅和房產收益稅。再者,這些房產還積欠瑞士信貸三百萬瑞郎的抵押貸款。實際上,銀行不想再繼續支持這個項目,而且也沒有其他銀行願意接手這個燙手山芋。為了繼續支持基金會的營運,殊不能再盲目地遵守遺囑內容。

瑞士人與遺囑

如果瑞士人沒有訂立任何遺囑也沒有簽訂繼承合約,死後的資產將依繼承法(德)外部链接分配,繼承者依順序如下

一、配偶或登記伴侶以及後代,如子女、(外)孫子女和曾(外)孫子女。
二、如果沒有以上,則由父母和其後代繼承。
三、如果沒有以上,則由(外)祖父母和其後代繼承。
四、如果沒有以上親人,財產充公。

在瑞士,只要年滿18歲,且為有行為能力者,便有權訂立遺囑。預立遺囑能讓分產內容跳脫繼承法的框架,將財富或多或少移轉給他人,例如: 遺贈物品如收藏品和珠寶,或者資產如金錢和財產,也可以在遺囑中註明繼承條件。如果沒有合法的繼承人,利用遺囑便能將財產留給指定人士或者機構。根據統計,三分之一的瑞士人於生前訂立遺囑。這對視討論死亡為禁忌的華人來說,是很高的比例(德)外部链接

利馬赫夫婦沒有任何子嗣,以立遺囑的方式將財產轉由基金會處理是合理的,然而內容卻有非合情之處,「死人與活人爭地」動用許多社會資源,鬧得活人不愉快,死人何苦為難活人呢!

如此荒謬的遺囑在瑞士並不是特例。我住在琉森州梅根鎮,湊巧碼頭旁邊也有一棟古怪的房子。它的庭院有片在瑞士很不尋常的高大竹林,濃密的灌木交錯其中,透不進一絲光亮。夏季時節,即使豔陽高照,湖邊人聲鼎沸,那棟宅院仍舊冷冷清清,每次走經過那裡,總讓我心裡不禁發毛。我原本以為那是竹林引起寒氣的關係,後來我才聽說,原來這棟住宅久無人居,所以毫無人氣。這一切出自於屋主的遺囑「死後,此房產不准被變賣,僅供子嗣居住用」。因為從來沒有後代入住這棟房子,所以擁有絕佳四林湖景觀的美宅就此荒廢,我和友人都覺得好可惜。

梅根碼頭旁的古怪住宅

梅根碼頭旁的古怪住宅

(緹琪 提供)

怪手不敢開挖的宅院

利馬赫夫婦的房產後來怎麼了?2018年,事件終於出現了轉機。最後,監管機構批准,基金會可以出售部分資產。據了解,史騰馬特路68號與74號將先被出售。雖然這違背利馬赫的遺囑,基金會仍舊會安排買賣事宜。受委託的房仲公司認為,最快今年秋天應該就能找到買家。然而出售後,怪手駕駛敢去拆這個宅院嗎?根據事主最後的遺願,他們的骨灰罈就埋在佑斯特雙親的墓穴裡,位置就在68號庭院裡祖父母的墳墓旁邊呀。

作者:緹琪 Facebook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