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投票


用直接民主减少贫富差距


作者:宋婷


无论在哪个国家,天文数字的薪酬都会惹人争议 (Ex-press)

无论在哪个国家,天文数字的薪酬都会惹人争议

(Ex-press)

一般说来,瑞士的全民投票多以否决告终。但是2013年3月3日的投票结果,无疑可以被载入历史史册,瑞士人民对三项偏左的议案,均投了赞同票。尽管最后一项议案,因未获得多数州的赞同而遭到否决,但在全世界右翼保护主义横行的政坛上,瑞士选民的态度,依然颇为引人注目。

在这三项议案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反对经理高层过高薪金议案”;还有两项分别是针对女性的“平衡家庭与工作议案”;以及旨在减少建筑用地的“空间规划法议案”。后者同样推出了20%税金的考量,让人联想起中国于同年3月1日推出的20%卖房个税新法。

因为高薪与家庭倡议需要修改宪法,因此需要选民及各州双通过;而空间规划法不涉及宪法,所以只要获得大部分选民的赞同,即可视为通过。

瑞士对冬季奥林匹克说不

本次各州的州级投票并不太激烈,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格劳宾登州就是否申请2022年冬季奥运会在瑞士举办而开始的投票。

本州选民以52.7%的明显优势,拒绝了举世闻名的冬季奥运会。就此,结束了历时10年的瑞士举办冬奥梦。当天格劳宾登州的投票参与率为58%。

尽管决意承办冬奥会的圣莫里茨和达沃斯的选民,均通过了举办冬奥会的倡议,但他们的意见,遭到了本州其他乡镇社区的否决。

该倡议赞同委员会发言人Christian Gartmann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表示,反对者拿“财政问题”大做文章,导致本倡议失利。而反对委员会则认为,在瑞士的自然保护区附近举办奥运会,难以承诺做到“可持续发展”。  

人民的呼声:减少贫富差距

瑞士选民以67.9%的绝对多数通过了由企业家托马斯·明德尔(Thomas Minder)提出的“反对过度高薪”动议,该动议还获得了所有23个投票州的通过。如此高的赞同率,在瑞士历史上也是罕见的。瑞士投票史上的最高赞同率是84%,当年选民通过了8月1日国庆休假的倡议。

“反对过度高薪”要求引入一个宪法条款,纳入一系列强化在瑞士上市企业股东权利的规定。其主要目的在于避免高层主管不顾企业的营利结果,给自己发放过高的薪酬。

在当日计票之初,该动议就以不负众望的绝对优势显示出民心所向。自经济危机爆发以来,减少贫富差距一直都是全世界不停讨论的热门话题,无论是在中国、俄罗斯、巴西等新兴发展中国家,还是美国、法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高层经理们一年的薪金,需要同公司的普通员工辛苦工作几十甚至上百年,这一不平等引起了各国的注意,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拿出有效措施减少贫富的过度差距。因此瑞士此次以绝对多数票通过该动议,未来到底会怎么做,也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兴趣。而如何做,也是该动议通过后,瑞士要考虑的首要问题。

该动议之所以被通过,不少观察家认为,是缘于“魏思乐效应”。就在本次投票前,诺华前董事会主席魏思乐试图接受高达7200万瑞郎的巨额竞业限制补偿,引起了民众的普遍反感。这也导致本次投票充满感情色彩,让反对派全无还手之力。

要土地不要建筑用地

另一项有关《空间规划法》的倡议,其走向也很明确,62.9%的选民赞同自然保护组织Pro Natura的倡议,同意减少房屋的修建,愿意保留更多的农耕、绿地。该倡议获得了绝大多数州的赞同,而该法的针对对象-瓦莱州,则以80.4%的高度一致,向该倡议表示否决。

《空间规划法》倡议提出,对各州批准的未来15年的建筑保留用地加以限制。如新法获得通过,各州及地区政府必须将以前过于慷慨“送出”的建筑用地缩小,并对业主做出赔偿。
 
新获得土地的业主(所谓的规划受益),如果在其地皮上建房或出售,要至少缴纳地产增值的20%作为捐税。这一20%的捐税,让人联想起中国新出台的卖房收益要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与中国政府希望就此限制卖房的初衷不同,瑞士主要是想避免农业、公共用地的住宅化。瑞士选民清晰明确的赞同选择,表现出他们对在本国无序建房的担忧。

事业与家庭

今天较难预测的是关于《家庭政策》的倡议。中午刚刚启动计票时,瑞士多数人口数量较少、较保守的德语州,均以绝对否定态势否决了该动议。但观察家表示,法语、意大利语拉丁语系的选民拥有明确的支持态度,最后的结果将取决于人口众多的德语大州。

然而最后的结果是,德语大州难挽败局,该倡议尽管获得了54.3%选民的通过,但却没有获得绝大多数州的赞同。正是由于瑞士德语区保守乡村州的反对,该倡议彻底流产。这在瑞士的投票史上,也非常鲜见。上一次类似情况发生在1994年,同样获得多数选民同意,却未获得大多数州双通过的动议是:简化年轻外国人的入籍动议。无疑,就女性是否应该出去工作这一议题,本次投票再次彰显了瑞士乡村州及城市州、德语州及拉丁语州的鸿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