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政治系统


在瑞士当官不挣钱


作者:Urs Geiser


20年前下瓦尔德州的小村Wolfenschiessen的理事会在运动大厅召开全体会议。 (Keystone)

20年前下瓦尔德州的小村Wolfenschiessen的理事会在运动大厅召开全体会议。

(Keystone)

有权就有钱,这在任何国家任何朝代似乎都是不成文的规定。然而在瑞士却不是这样。这里实行义务制,从政的人一般从业余义工开始。许多镇长、国民院议员和联邦院议员,都是在业余时间兼职,象征性地拿点补贴。

但是现在这种瑞士独有的名誉官员和职业外从政形式正在走向衰竭。一个瑞士智囊团(Denkfabrik Avenir Suisse,英)为了保住这种瑞士特有的义务制形式提出了一个名为《全民义务》(Bürgerdienst)的倡议。

他们出了一本厚达200页的文献,利用得到的数据显现了瑞士26个州和2300个村镇“不景气”的政治状况。

几十年来,在瑞士地方和村镇层面自由义务官员的数量在逐年减少,现在三分之二的村镇找不到愿意义务任职的公民。奇怪的是,在民意测验中,瑞士国民对这种义务官员制度却表示热烈拥护。

而现实却相去甚远,两个例子说明了这一点,一些偏远小地方很难找到愿意为政府工作的人选。在格劳宾登州的一个叫Sedrun的小地方,村长由一名工作和生活在很远地方,只在这个村里有一幢度假屋的人来担任,因为他是唯一人选。而图尔高州的小乡村Hüttlingen刚刚选了一个入瑞士籍没两天的德国人当村长。

议会职业化

这两个例子虽然各不相同,但原因却如出一辙。瑞士智囊团认为,存在一个这样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日渐繁复的官方机制中去,担任乡镇理事、教委或者建委委员等职位,或者承担一些社会服务工作作为履行教堂义务的一部分,这些工作再加上职业和家庭生活已经令人应接不暇了。

同时还出现另外一种趋势-议会委员职业化(目前瑞士国会议员工作也是由志愿者业余承担),这是政治学家Sarah Bütikofer的调研工作所得出的结果。

50万工时

据估测,在瑞士的国家、州或乡镇层面无论是立法机构、执法机构还是司法机构,共约有150'000人业余任职,仅乡镇上每年就有14'000人因担任理事而付出50万小时的工时。这些人大多是自愿工作,象征性得到每小时约25瑞郎(100元人民币)的薪酬。

民兵制

这个概念在瑞士被理解为公民的兵役和在政治层面的义务工作。

在瑞士的历史词典中被形容为“一个有共和意义,受广泛推广的组织规则”。每位有能力的公民都应该自愿承担官方的工作或者担任官方机构的名誉官员。

智囊团负责人及前《苏黎世报》经济编辑部主任Gerhard Schwarz为这些义务官员唱了赞歌。

他表示:“这是瑞士‘基因’中的一部分,但是却不像瑞士的中立和直接民主那样受到大张旗鼓的宣传。”

如果将目光转向数量日益增多的职业政治家,可以组成一个精英团。而这对国家的负荷就大了,这意味着,公民的税务负担也会相应提高。

“义务官员制度就像直接民主的一个集训营,”智囊团文献作者之一Andreas Müller这样说:“该体系有利于缓解有敌意的保守派公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共和党理想主义

调研结果得到了广泛的认同,而对于改观公民对义务官员制淡漠情绪的方法,各方看法也似乎区别不大。

不同的服务领域

公民义务不能与1996年引进的民役制度(Zivildienst)相混淆,当时这是替代兵役的一种选择,服役期是正常兵役的1.5倍。

瑞士的兵役制度:每位从18-34岁的瑞士男性公民都必须履行该项义务,瑞士军队中只有5%职业军人,其他都是业余服役的人。

不能服兵役的男人,必须转服民役,在发生灾难时承担救助义务。

而“公民义务”则是瑞士女性、男性公民及生活在瑞士的外国人(长期居住)所必须履行的义务。

智囊团建议服役期限为200天,并建议设置一个经济刺激系统。服役内容包括:兵役、医院和养老院的工作及地方政府的日常业务等。

那么一个局部的改革是否能解决问题,或者应该从基础上对这个自1848年就存在的瑞士体系进行系统翻新?应该重新检验薪酬问题,还是应该重新定义工作内容?

智囊团提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建议,也是对瑞士兵役的一种改革:20-70岁的公民,包括有长期居留证的外国人,一生中必须履行200天的公民义务。

公民义务涵盖了履行各种职责,其中包括担任乡镇政府理事职务或者在地方管理机构任职,同时建议中也提出了增设经济刺激。

瑞士智囊团强调,他们提出这个建议是为了公平对待每位公民,而不是想埋葬兵役制度。他们希望以此改善公民与国家之间的关系。

不同反应

该建议似乎未得到很多支持之声,直至目前,尚无党派对这一公民义务建议作出评判,得到的反馈大多认为这是一个不现实、自相矛盾、攻击兵役制度的主意。

尽管如此,Müller对公众的反应表示欣喜:“我们起码做到了一点,就是把焦点引到了问题的根本,并表明了我们的态度。媒体对我们的报道全面而中立,政治家们也在他们博客上对我们的观点进行了热议。”

但是对于那些拒绝参与讨论的党派,他表示不满:“一些政治家陷入困境,尤其是面临10月份大选,他们不愿招惹是非。”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