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瑞士旅游业楚歌四起 瑞士旅游:物美价廉能兼得吗?

1

如今的欧洲人赴瑞旅游的地点更为多样化,甚至会去一些“格劳宾登州和瓦莱州人迹罕至、地点隐秘且规模极小的山谷”。与之截然相反的是,中国和印度游客更钟情于少数国人竞相追捧的“热门景点”,比如因特拉肯、少女峰、日内瓦、苏黎世或者是“瑞士三日全景游”。

(Keystone)

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区、浩渺湖泊、千村万落、以及人迹罕至的深山幽谷,素来享有“桃花源”的美誉。可为什么现如今,愈来愈多的游客却对这些美景视而不见、刻意回避呢?

有一点毋庸置疑:这个问题与瑞士整个国家形象的好坏毫无干系。一个局势稳定、田园牧歌般旖旎多姿的国家,诗意盎然的陈词滥调、老生常谈一如既往地存在着,远赴瑞士到此一游,也依然稳稳地待在很多人“一生必做的XX件事”清单上。现任瑞士政府首席顾问的西蒙·安霍尔特(Simon Anholt),曾主导开发过一套衡量国家声誉的评估体系。据他证实,在外界眼里,瑞士仍享有卓越声望:回溯过往十年,瑞士在全球国家排行榜(英)外部链接上始终稳居第八,成绩相当可观。

不过,诸如此类让人扬眉吐气的排名,却不能给予瑞士酒店业主或是滑雪度假胜地从业者丝毫的安慰。放眼全球,虽说近年来各地游客人数都在不断攀升,但瑞士却在吸引人流上显得束手无策。联合国下属世界旅游组织(UNWTO)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5年期间,赴瑞游客人数总体停滞不前,且瑞士酒店业接待的入境过夜游客总数同比跌幅高达7%。而由于头一个季度天气的变化无常,2016年无论是盘点游客总人数还是住宿人次,均有轻微下滑,瑞士滑雪度假地经营艰难,举步维艰。世界经济论坛(WEF)于今年4月发布的《旅游业竞争力报告》,已将瑞士由昔日的全球排名第六降级至第十位。

瑞士旅游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该如何从当下困境中寻求突围?

强劲的瑞郎与新兴市场

标准答案是:近几年以来,瑞郎在国际货币市场的交易价格大幅上涨,尤其是兑欧元汇率。过高的货币升值,导致瑞士无人问津。近日刚刚卸任的瑞士国家旅游局外部链接前任局长约克·施密德(Jürg Schmid)也坦承,这才是瑞士旅游业持续萎靡、难以摆脱困局的首要原因。

“(正因为货币价值飙升),三分之一的欧洲市场已经从我们掌心里失守,”施密德表示。事实上,据世界经济论坛提供的信息,单就价格竞争力看来,瑞士在纳入统计的136个国家中几乎处于垫底的位置,酒店业也持续低迷,陷入了发展僵局。与瑞士毗邻而居的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游客,曾一度是瑞士旅游业的中坚力量,而现如今,在总体人数上也接连下滑,一派颓然之势。

hotel stays tourists

然而,全球旅游行业权威研究机构Phocuswright的总裁西蒙·莱曼 (Simon Lehmann)认为,把旅游业萎靡不振归咎于瑞郎的强劲,只不过是一个“蹩脚的借口”。他指出,瑞士的问题,在于眼界狭窄,过度关注来自欧洲的游客。

“我们需要适应新兴市场,这意味着,我们得敞开大门,欣然款待中国和阿拉伯世界的游客。”

此外在莱曼看来,瑞士需要在旅游领域发挥更多的创新,并且让全国各地所提供的旅游业服务达到更有效的精诚协作,从而避免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局面。

“瑞士拥有560个旅游组织和可供游览的目的地,它们全都在吸引游客所采取的具体举措上耗费了不菲的资金;那可是大笔大笔流失掉的营销资金。”相反,莱曼认为,“捆绑(资源)”,从而为每个旅游目的地创建数个聚合型服务平台,或许才是更为有效的突围手段。

在某些旅游区,这些举措已然步入实施。但其他旅游目的地的做法似乎适得其反,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对瑞士法语区多个旅游度假村如数家珍的瑞士法语公共电视台RTS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法)外部链接显示,逾七成的法语区旅游胜地曾就筹备及组织推荐游览路线,向游客索要行政事业性费用。对一个已经开销极为昂贵的高端旅游目的国来说,这些额外的收费或许会把潜在的游客拦在国门之外。数据显示,最为显著的是许多冬季出行度假的游客,已经冷落了昔日青睐的瑞士,转而投入了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黑山共和国这种价格更为低廉的旅游目的地的怀抱。

瑞士国家旅游局得到联邦层级授权,有义务对全国各地旅游胜地的营销推广进行协调并提供建议。其前掌舵人施密德坚信,在搭建“合作平台”这一点上,国家旅游局已通过与酒店、旅游目的地的共同融资以及营销合作,取得了一定实效。譬如说,瑞士国家旅游局提供了一个独立网络平台,而游客们可以借助这种“一站式服务”,在网站上一次性预订在瑞期间所有出行票务以及旅店住宿。

那么,亚洲市场中逐渐崛起的黄金国呢?施密德表示,虽说瑞士国家旅游局坚持按照双重市场战略来运作,但或许是出于地理位置的邻近性能提升客户忠诚度的考虑,“欧洲市场仍然是第一要务”。

此外施密德还明确指出,如今的欧洲人赴瑞旅游的地点更为多样化,甚至会去一些“格劳宾登州和瓦莱州人迹罕至、地点隐秘且规模极小的山谷”。与之截然相反的是,中国和印度游客更钟情于少数国人竞相追捧的“热门景点”,比如因特拉肯、少女峰、日内瓦、苏黎世或者是“瑞士三日全景游”。虽然与欧洲游客相比,亚洲远道而来的客人们更掏得起钱,但最终“获益最大的其实是钟表行业,”施密德不无遗憾地说。

维持声誉

归根结底,瑞士不仅需要吸引新的访客,还必须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刺激他们在瑞士停留期间肯掏更多的钱来消费。那么,瑞士是否需要一个全新的“宏观战略”,以维持其“最佳旅游胜地”的美誉呢?毕竟前景不容乐观:据世界旅游组织预测,从现在起直至2030年,全球旅游业的大部分增长额都将流向非洲、美洲、特别是亚洲等新兴市场。

WEF tourism rankings

为了力求在欧洲一片颓势中脱颖而出,在瑞士政府旅游顾问安霍尔特(Anholt)看来,瑞士需要借助不吝赞美之词的传统式宣传、以及把自身善于治理的美誉尽量放大,从而将关注点转到“让您在已有的瑞士风格基础上,体验更地道的瑞士”这个营销重点上。

施密德则认为,(瑞士旅游业的)成功,是一个与质量、教育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息息相关的问题。投资增加了,才能确保外界对瑞士“高端优质” 旅游胜地的定位不会就此衰落。

“对旅游业从业者来说,你需要在鱼与熊掌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施密德说:“你想要的究竟是更便宜、还是更优质?”对于施密德的继任者乃至瑞士整个国家来说,答案就摆在眼前:游客们都愿意为了更优质的服务和景观去付更多钱。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