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流行乐


风格独特的瑞士摇滚呐喊


作者:Jessica Dacey


Yello 1991:Boris Blank(左)和Dieter Meier占据了苏黎世的电声舞台 (伯尔尼传播博物馆)

Yello 1991:Boris Blank(左)和Dieter Meier占据了苏黎世的电声舞台

(伯尔尼传播博物馆)

问问那些音乐爱好者,谁是瑞士流行乐和摇滚的先行者,那么排在首位的笃定是Yello和The Young Gods。可如今谁要想再创辉煌,那么则首先要打破瑞士当代音乐工业的死寂。

在伯尔尼老城的地下商店里,一架留声机正在播放20年代的布鲁斯。角落里悬挂着女人的短裤,用来装点硬摇滚时代的标语。老旧的房间里充斥着架子和箱子,圣经、“Brylcreem”的红瓶子、润发膏、体恤衫和的密纹唱片挤做一团:欢迎来到瑞士最著名的地下音乐人Reverend Beat-Man(英)的世界。

这位Blues Trash的“发明者”早在还是朋克少年时,就创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并借此贩卖盗版卡带。1992年他转向地上,开始合法经营,成立了Voodoo Rhythm唱片公司,该公司日后也成为发行地下音乐的伯尔尼传奇唱片公司。开公司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Beat-Man没有渠道把自己粗野但真实的歌声呈现给观众。而这类情况,许多音乐人和乐队在瑞士都碰到过,特别是那些搞地下音乐的。

如今,Reverend Beat-Man用他的Voodoo Rhythm唱片公司在瑞士国内外推出了上百张唱片,“我们的唱片已经卖出了上百万,听起来确实很多,因为我们的公司是很小的,”这位创办人说。

这位46岁的音乐人还留着他典型的发型-头发全蓄在头顶,周边剃得干干净净,他在唱片公司和自己的音乐生涯间不停徘徊。Beat-Man首创将心理音乐(Psychobilly)与车库朋克(Garage Punk)合在一起。幸好有YouTube和Spotify,他在国外也变得有名起来,而且还会定期巡演。在音乐浪潮频出、唱片销量大减的今天,音乐家只能靠开现场演唱会赚点钱。

“人们不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作品,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是数码的,没什么能拿在手里。乐迷来看演唱会,却看到乐手正在销售纪念品。他们说‘哇哦’,这就是要拿回家做永久保存的作品。所有的数码作品,计算机一出问题就全没了。对我们唱片公司来说,让人们知道这样的道理,是很难的。”

如今要以音乐家的身份生活,需要坚韧的神经,Beat-Man强调。对他来说,事业开始于“在厕所的地板上过夜”,还有经年的免费演出。在10-15年后,才可以得到艺术家的薪酬,在你多多少少成名之后。

在瑞士,大多数音乐家们都要有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在瑞士,每月挣一万很容易,但要当音乐家,每月也许就能赚2000瑞郎。房租就要1500,还要留500用于生活。对许多瑞士音乐家来说,这样的生活太艰苦了,他们宁愿要一种简单点的生活,”Beat-Man说。

Daniel Fontana对瑞士音乐界了如指掌,他已经掌管Düdingen的“Bad Bonn”(德、英)几十年了。在伯尔尼与弗里堡之间的这个城郊结合部Düdingen,Fontana瞄准的是当地固定的乐迷,他们从远远近近的地方会定期涌向Düdingen的前游泳场,来听音乐。

在编排节目时,Fontana特别注意要让瑞士的乐队占据半边天。他举办的为期3日的“Bad Bonn Kilbi”音乐节,每年都会吸引2500多名粉丝。而且他挑选的籍籍无名的乐队,往往几年后许多都会成名,这已成为传奇。所以不足为奇,这个小小的音乐节在启动售票程序后,票会马上售罄。

精英化?

对Fontana来说,在当代的瑞士流行音乐中,尽管他还算是比较有名的,但音乐创作依然是小众的,俨然已沦为精英阶层的东西。“在音乐界,没有多少人出身于劳动阶层,在大多数青年乐队中,乐手都不是街头音乐家。在苏黎世,据我所知,多数搞音乐的都来自于富裕家庭”。

有的乐队太舒服,过于自得其乐,很少在国内或国外做巡回演出;有的又毫不现实,才出道就索要高额演出费,只要遇到困难就大打退堂鼓。“要想做好的音乐,就需要疯狂的音乐人,可是这儿大多数都不够疯狂,”Fontana这样盖棺定论。

就算Yello(英)The Young Gods(英)这两支获得国际声誉的瑞士乐队,当初也都是出身于实验乐队,并没有立即大红大紫,Fontana强调说。

去年他加入了一个为甄选瑞士最重要的音乐人而组成的专家组,他们要颁发首届瑞士音乐奖(德、法、意、英)。短短的名单上有15人,涵盖传统、实验摇滚各种形式。Franz Treichler最终获得了该奖项和10万瑞郎的奖金。这位Young Gods的主唱和歌手因他30多年在音乐和艺术领域的卓越贡献而获奖。

“对我来说,能够把奖项颁予视音乐为生命的人很重要,像Beat-Man或者Franz Treichler。他们靠自己的音乐为生,他们并不介意,自己的音乐是否讨别人喜欢。他们只做自己的。该奖项对目前的音乐界来说,是一种挑衅,也是一种鼓励,”Fontana说。

先辈

瑞士的社会意识,从未像现在这样将流行乐和摇滚作为自己的文化形式和文化特色加以承认。瑞士伯尔尼传播博物馆举办的首个音乐及流行文化历史展, 就是明证之一。

音乐回顾展“Oh Yeah!”(德、法、意、英)囊括“火奴鲁鲁女孩”-1960 年最早的女子组合至今。多个组合的共同标志是:大部分乐队只是折射了外国的音乐影响。少数乐队找到了自己的风格。

例如Young Gods就是从David Bowie和U2的吉他手The Edge身上获得灵感。苏黎世Kleenex则承认受到Nirvana的灵魂人物Kurt Cobain的重要影响。女子朋克乐队至今还在演奏Deerhoof的歌曲,Deerhoof是美国一支较为流行的朋克摇滚乐队。

不少金属乐团以苏黎世的Celtic Frost(英)为榜样,这支1984年成立的乐队,俨然已成为众多后继金属乐团的祖父。而主唱Thomas Gabriel Fischer,是瑞士已故艺术家、奥斯卡获奖者吉格(H.R. Giger)的助理,他还在继续谱写着金属乐的历史,和他现在的Tryptikon(英)乐队一起。

由歌手、导演Dieter Meier和音响艺术家Boris Blank组成的前卫双人组合Yello,则占据了电声流行乐先行者的地位,特别是在80和90年代,以及今日的舞厅中。

办这个名为“Oh Yeah!”音乐史展的主意来自音乐家Samuel Mumenthaler(英),也是Züri West的组建成员之一,伯尔尼的收藏家、作家。许多作品和档案都来自他的收藏。在60年瑞士的流行文化生涯中,Chronist Mumenthaler撷取了2个关键点:1967年Rolling Stones的演唱会和1968年Jimi Hendrix在苏黎世的演出。晚些时候他还提到了雷鬼传奇Bob Marley1980年的演出,同样是在苏黎世。

“1968年,当Hendrix演出时,警察们很具攻击性,因为一年前Stones的演出曾引发骚乱。他们采取了极为严格的措施,这引起了社会抗议,同时也刺激了1968年苏黎世抗议行动的爆发,”Mumenthaler说:“1980年瑞士的青年运动兴起,他们是受到了Bob Marley演唱会的影响,影响很深。‘起来,站起来’,1980年5月,雷鬼(Reggae)音乐的偶像这样唱到。可见瑞士人收到了他所想传递的信息,”Mumenthaler说。

复兴而不是改革

如今的瑞士流行乐活力大减,音乐评论人Benedikt Sartorius(德)说:“到处都没有什么伟大的变革,现在很难说,什么是瑞士的流行乐。瑞士有许多音乐圈子、流行许多曲风,但都是地区性的”。这与瑞士的多语言性密切相关,因而很难在国家层面“扬名立万”。

去年Sartorius用方言演唱小火了一把,他深得King Pepe、Jeans for Jesus和Stahlberger的精髓。“现在用瑞士德语方言演唱,时机正好,2015年是不错的一年。瑞士的方言流行乐兴起了新的一代,歌词不错,也有一些新的音乐动力。这是对方言演唱的新尝试,也有嘻哈风格,”Sartorius说。

最近这10-15年间,流行乐坛没有什么新风格涌现,伯尔尼《联邦报》(Der Bund)的乐评人Ane Hebeisen说:“不过在小圈子里,还是有发展的,这点从未改变”。

“有新技术、新思维、新的疯狂,年轻人新的力量,我对流行音乐的未来一点都不悲观。每年我都会获得新的灵感,甚至是在瑞士”。

瑞士摇滚乐的里程碑

1957:Hula Hawaiians的“Chimpanzee Rock”,首支摇滚器乐曲。

1960:Honolulu女孩,首支女子组合。

1967:Rolling Stones在苏黎世体育馆举办音乐会,结束时引发暴动,和警察发生冲突。

1967:嬉皮士的首次活动"Love-ins"。蒙特勒爵士音乐节首创。

1968:Jimi Hendrix的演唱会结束后,警察血腥的介入引发抗议,成为1968年抗议运动的导火索。

1968:首本地下音乐杂志《Hotcha》出版,海报由吉格H.R. Giger绘就,他随后凭《异形》荣获奥斯卡奖。

1970:迷你Woodstock音乐会“Bodensee最伟大的演出”于康斯坦茨。

1971:在Frank Zappa举办演唱会时,蒙特勒赌场发生大火,这令深紫的歌曲《水中烟》(Smoke On The Water)成为永恒。

1970:音乐会经纪公司好消息(Good News) 成立。

1975:Polo Hofer和他的乐队Rumpelstilz推出首支瑞士德语方言摇滚。

1975:Krokus成立,这是一支来自索罗图恩的硬摇滚乐队。在1980年举办美国巡演时座无虚席。目前已售出1400万张音像制品,是国际上最成功的瑞士乐队。

1979:Yello双人组合成立,对1980、1990年代的电音流行乐、舞蹈乐曲产生重大影响。

1983:首家私人电台获得运营许可,对在广播中播放流行乐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的第三套节目Couleur 3(法)和DRS 3(德)正式播出。

1985:Young Gods创立,并且成为后工业摇滚时代国际上颇具声望的乐队。

1991:巴塞尔的Black Tiger推出首支瑞士方言饶舌乐。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