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爬阿尔卑斯山最快的人


绝大多数登山者都需至少两天时间才能征服神秘惊险的艾格峰(Eiger)北壁,但是如果你是瑞士最快的登山者乌里·斯特克(Ueli Steck),不出3个小时你就能做到。

你也不必花一整天来攀爬马特洪峰(Matterhorn)北壁。大多数的登山者需要疲惫紧张的攀登10个小时,而斯特克只用了1小时56分钟。

在法国夏慕尼(Chamonix)附近令人生畏的大汝拉峰(Grandes Jorasses)北壁又怎么样呢?斯特克仅仅2小时21分钟就把它搞定。

位来自伯尔尼州(Bern)埃曼塔尔(Emmental)的33岁的年轻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速攀选手之一,他所采用的是所有登山风格中最危险的一种。他经常挑战险峻路线,却连防止坠落的绳索和设备都不带,任何一个小小的过失都足以致命。

“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他的注意力” 斯特克的朋友和合作了十年的登山伙伴Stephan Siegrist这样评价:“如果要达到那样的攀登高度和水平,就必须得集中注意力。”

险峰上的救难者

对从未悬在峭壁上的人来说,很难想像出达到如此高水平的难度。这样的攀登是对登山者的力量,耐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的测试和挑战。其难度之大,令世界上只有极少数顶尖登山运动员才能做到。

尽管登山对斯特克来说而言并非难事,但是他还是坚持以宗教般的虔诚刻苦训练。他有一个专门培训奥运选手的教练,从来不错过任何一次的体能训练。在如此严格的训练下,斯特克能以单手指尖支撑做俯卧撑,即使在毫无准备的状态下也能连续跑步3小时。在结了冰、似乎无迹可循的山壁上,他也能摸索出攀登的路径。

今年4月,斯特克和Simon Anthamatten获得了登山届最权威的金冰镐奖(Piolets d'Or),以表彰他们首登位于尼泊尔境内、险象环生的6500米高峰Tengkampoche峰北壁。

除此之外,去年在安纳布尔纳峰(Annapurna)上,他们为救助一位雪地里垂死的陌生人曾差点放弃自己的远征。为此他们二人还获得另一个奖项。

来自英国,双腿截肢的登山者Norman Croucher曾经登上过8000米高的山峰,他为斯特克和Simon Anthamatten颁发奖项,表彰他们的勇敢。他说:“有很多的顶尖攀登者都是很自私的。”

“知道在那样的顶峰上还有人能守望相助,的确令人感到欣慰。”

“唯一出路-攀登”

跟很多登山者一样,斯特克非常细心而安静。他的身材瘦削,肌肉紧实。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很像一位战略家,措词谨慎,力求准确。朋友们都说他的细心正是他成功打破登山纪录的关键。

斯特克发誓,不带绳索徒手攀登危险的峭壁其实也可以很安全。

“攀登陡峭光滑,无遮蔽的悬崖其实不是攀爬运动最危险的部分。因为这时你移动缓慢,找准位置后确保每一个抓握停顿都非常稳固,”说过这话不久,他就在苏黎世附近举行的一次演讲会上,他用幻灯片展示了他攀登的精彩片段。

“最危险的部分实际是你在快速跑上坡时,因为速度很快,一旦失足或者是绊倒,你就完了。”

几年前,斯特克在一次攀登中差点送命。在爬到6000米高度的时候,一块石头掉下来击中了他的头部,令他滚到下面的冰川上。他竟奇迹般的逃过了厄运。

他说:“这次事故给我提了一个醒,让我意识到一切危机都可能来得非常快。但我也必须意识到,这不过是运气不好,而不是我在过分的挑战自己,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如果你观察悬崖上的情况,认为这个地方掉下来可不是好玩儿的,你就必须集中注意力,要不然你就真的会掉下去。所以只有唯一一条出路-攀登。”

从水平冰面到垂直冰峰

登山并不是斯特克家族都爱好的运动。他们家庭的传统娱乐是冰球,斯特克是家里三个儿子中最小的,曾作为左后卫征战冰场。尽管他也喜爱这项运动,但是冰球从来没有像登山那样征服他的心。

他说:“冰球是团队运动,而登山是非常个人的项目。这对我来说很有意思。如果你不能登上顶峰,也不是他人的错。”

斯特克的家在人口约9千人的伯尔尼州朗瑙(Langnau),他12岁时,父亲的一位朋友带他去附近的一座山峰,那是他第一次登顶。这-是一次在峭壁上的“真正的登山”,斯特克透露,还是孩子的他立刻就成了领头者。

他回忆说:“当时我很害怕,但是这次经验对我来说其实是件好事。从一开始我就总是爬在最前面。”

满14岁时,Steck已穿梭于瑞士各地独自登山。到15岁时,他去科西嘉挑战更困难的路线。

他开始在美国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度过夏天,冬季则在滑雪区打工,为登山运动积累资金。他也开始赢得赞助商的资助。过去4年里他觉得自己像一名专业登山运动员了,与木匠挣到一样的薪水。

他说:“登山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事业了,对我来说就是我的工作。”

新极限

其他登山者经常从审美角度批评速攀运动员。他们说,把高山美景缩到赛马场的地位,这与那么多登山者所欣赏的运动之自由相悖。

“速攀肯定不适合我,”Croucher强调:“但是我觉得所有的攀登风格和技术都应该受到肯定和欢迎。”

甚至斯特克也承认,当他快速登峰时并非为贴近大自然。“这会吸引媒体关注,”他透露:“赞助商喜欢这个。”

在2007年他首次打破纪录的艾格峰速攀,及分别于2008年2月和2009年1月登上马特洪峰和大汝拉峰之后,Steck意识到速攀可被用作打破登山“新壁垒”的踏脚石。

“将这些技术运用于攀登喜马拉雅山脉诸峰,就是你能真正突破壁垒之处,”他指出:“当然,像我这么做的危险会更大,但这才是更有意思的生活。”

瑞士资讯(swissinfo.ch),Tim Neville于Wetzikon

数据资料

斯特克创造的登山纪录:
艾格峰北壁,赫克梅尔线, 2小时47分 (2008年2月13日)
勃朗峰北壁,马克辛泰尔线,2小时21分 (2008年12月28日)
马特洪峰北壁,施密德线,1小时56分钟 (2009年1月13日)

死亡绝壁

实际上,乌里·斯特克曾经两次打破过最快登上艾格峰北壁的纪录,其中一次还是他本人的纪录。第一次他打破了由克里斯多夫·亨兹(Christoph Heinz)在2003年创造的4小时30分钟的纪录。斯特克比亨兹的纪录快了45分钟。

斯特克评价自己2007年的攀登成绩说: “我知道我的成绩太烂了,所以我回去再爬了一次。”

2008年2月,斯特克回到艾格峰做单人冬季攀登。这次他将自己的纪录缩短了58分钟,以2小时47分33秒的惊人成绩登上了艾格峰北壁。

长久以来,艾格峰北壁和马特洪峰还有大汝拉峰的北壁都被看作是对登山者的最大挑战。北面绝壁(Nordwand)一词在德语中经常被谐音称为Mordwand, 也就是“死亡绝壁”。 1938年一个由当时32岁的Andreas Heckmair带领的德国登山队首次征服了这条攀登路线。在这之前曾经有8位登山者在艾格峰北坡遇难。

山谷的居民甚至还曾对尝试登峰的登山者发出禁令,因为遇难者尸体悬挂在绝壁上的景象令人毛骨悚然。

北坡险峻而暴露,不过它尤为可怕之处在于许多客观危险。大量石块会由坡上砸向下面的登山者,而高1800米的绝壁似乎起到拦架作用,把暴风雪兜在其中,即使周边区域还能保持较好的天气。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