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瑞士的地下掩体 瑞士地下的神秘世界

这个5500米长所谓的Bedretto之窗,是瑞士最长的从未被使用过的铁路隧道。它将瓦莱州和提契诺州连在一起。

这个5500米长所谓的Bedretto之窗,是瑞士最长的从未被使用过的铁路隧道。它将瓦莱州和提契诺州连在一起。

(kusterfreyfotografie.ch)

在瑞士国土下面,有一个超级巨大的地下世界:如果将这些地下空间排列在一起,相当于一条从苏黎世到德黑兰长3780公里的隧道。按照瑞士国土的大小,这样的比例在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本新书带你发现瑞士神秘的地下世界。

这本名为《不见光日的瑞士》(Die Schweiz unter Tag)新近出版,这是一本内容既广泛又刺激的新书,广泛是因为它囊括了12篇关于瑞士神秘地下世界的纪实报道,这些地下掩体中,有的用于保存稀世珍宝,有的用作水力发电站;有的则是高科技实验室、医院、交通隧道,还有的是秘密洞穴,更有最高等级的秘密所在-联邦委员藏身掩体。这些报道带领人们穿梭于充满神秘色彩的地下世界中。而之所以刺激,是因为这本书通过对瑞士地下世界的观察,揭示出瑞士人对待世界的一种特有的防守心态。

作者Jost Auf der Maur: "对瑞士感兴趣的人,必须去参观瑞士的地下世界。"

(Tom Haller/Echtzeit Verlag)

瑞士最大的掩护营地

瑞士的地下世界带有一层神秘的色彩。书中介绍,瑞士共有36万个私人地下掩体和2300个大型掩护营地,这意味着,当灾难降临时,瑞士能为国民提供足够的藏身之处。灾难发生,所有城市都能变成地下掩护基地,这种大型的、全国性的民防设施直到现在依然被完整地保存下来,并可以前往参观。

瑞士著名的太阳山地下城(Bunkerstadt Sonnenberg)其实是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修建的,这个大型地下掩体花了6年的时间,于1976年建成。它能为2万人提供掩护。“如果要将其炸毁,卢塞恩的半座城将飞上云霄,”书的作者兼记者Jost auf der Maur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动着火花。

瑞士人对世界充满疑惑?

作者Auf der Maur是一位非常细腻的观察者,他带着某种崇敬,感受到这个国家一个不引人注目的特质。他体会到瑞士人的情感、意识形态都与这些掩藏在地下的建筑有着紧密的联系。正是因为体会到这层深意,他才能揭示出瑞士人的压抑心态。瑞士的“地下世界”实际上是瑞士人逃避现实“地上世界”的一种心理反应。

Auf der Maur完成了一本非常精彩的著作,因为他不仅涉及了瑞士地下掩体,还触及了瑞士人与这一封闭地下设施相辅相成的精神世界。那么难道瑞士人真的对未来充满惶惑?这种坚固的,掩藏于地下的建筑无形中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但是我还是不自觉地会时常来到地下,因为这种瑞士特有的地下建筑代表了瑞士的一大特色,”书的作者在书中这样介绍道。

政府驻地建在岩石里

在这本书中,作者提笔挥墨用一整个章节来向位于瑞士乌里州阿姆斯特格(Amsteg)的联邦委员掩体致敬。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座掩体竟然隐藏在岩石背后。在这个鲜为人知、人迹罕至的“石头缝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如果出现紧急状况,瑞士联邦委员会的委员们或将能在此栖身。“泱泱3000平米、分隔为两层的居住及办公空间,(使得)深山里的国家行政中心”具备了一切必要设施,确保了舒适性。卧室按照行政职务分为三个等级:国家联邦委员住单人间;公职人员即公务员按两人共享的方式住双人间;而服务人员则被分配到折叠床。

2002年,这一场所“ 以一块黄油面包的价格”被易主出让。如书中所述,新业主接手之后,将这里修葺一番,改头换面转变成一处银行保险库,并在此地为慕名而来的国际客户保管“金、银、铂金、稀有金属、现金、艺术品、钻石以及珠宝首饰”。这里所具备的优势在于,客户们无须担忧 “来自金融市场监管机构不胜其烦的监督检查”。

万人痛失性命

Auf der Maur绝不仅仅只是一位总带着历史批判眼光、在探究瑞士独特性时爱在细节问题上刨根问底、追根溯源的人,也不仅仅只是一个对古今典故如数家珍、了不起的史实讲述者,他还是一名在考据方面颇有所长的记者。正如他在书中所记录的一个极易被人忽视的细节:确定无疑的是,为了修建这所掩体,约有1万人痛失性命,与世长辞。与此同时,还有至少5万人为了这一规模浩瀚的工程而留下终身伤残。“这个数字近乎与一场战争带来的浩劫所等同。而且那些为我们而拼死搏斗、流血流汗打下这场’战争‘的人,均来自其他国家。现在为了他们,我们成立了一个保存所有谢意和纪念的场馆。”

[来源:Jost Auf der Maur:《不见光日的瑞士》(Die Schweiz unter Tag)。144页,带插图。该书已由 Echtzeit-Verlag (德)外部链接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