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的政治筹资


瑞士选举宣传资金并不完全透明


作者:Samuel Jaberg


在诸如苏黎世这样的大州,为在联邦议会中赢得一个席位,要比其他州投入更多的财力物力(2011年大选)。 (Keystone)

在诸如苏黎世这样的大州,为在联邦议会中赢得一个席位,要比其他州投入更多的财力物力(2011年大选)。

(Keystone)

为10月18日联邦选举所作的宣传活动,无疑将是迄今为止最为昂贵的一次。然而各政党既不必透露各自的预算金额,也无需指明资金来源。其隐晦程度屡屡被国外诟病。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瑞士7个主要政党作了调查(见侧栏),按照官方数字,2015年10月18日联邦选举的各政党预算比4年前并未高出许多。然而,除了瑞士最大政党人民党(SVP/UDC,右翼保守党派)不愿透露金额外,这些数据不过都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全部的政治支出将远超所公布的数百万瑞郎。 

各政党的联邦选举预算

  • 瑞士人民党:未透露。
  • 社会民主党:140万瑞郎,与2011年持平。
  • 自由民主党:300万瑞郎,基本与2011年持平。
  • 基督民主人民党:200万瑞郎,包括用于家庭补贴免税动议的宣传资金,与2011年持平。
  • 瑞士绿党:20万瑞郎,与2011年持平。
  • 公民民主党:50万瑞郎,比2011年有增长。
  • 自由绿党:30万瑞郎,比2011年增长10万瑞郎。

“如今的趋势是有目的性地支持各州候选人和个别宣传活动,而非支持全国性的党派宣传。赞助商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对政治决策施以更大影响,”瑞士第三大银行瑞弗森银行信用社(Raiffeisen)政治问题公关总监希尔马·热而奈(Hilmar Gernet)强调。

这位政党筹资方面的专家曾在2011年围绕该主题撰写过一本书,而他确信,今年的宣传活动将是瑞士史上最昂贵的一次。为了能在联邦国会占有席位,各政党及候选人必须投入1.5-1.7亿瑞郎(约合9.96-11.29亿元人民币)资金,比4年前的上届选举高出0.5-0.7亿瑞郎(约合3.32-4.65亿元人民币)。据热而奈透露,自1999年起,每届选举的宣传开支都比上届翻了一番。

自己拿主意

目前只有提契诺(Ticino)、日内瓦和纳沙泰尔(Neuchâtel)3个州制订了法律,规范政党的资金筹措。而在其他州,政府与公民都无权了解(法)每个政党投入的资金数额与来历。

“欧洲委员会仅有两个成员国未能对政党及选举宣传的筹资作全国性立法限制,一个是瑞士,另一个是瑞典,”反腐组织透明国际(法)(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瑞士分部主席埃里克·马丁(Eric Martin)揭露。

欧洲委员会仅有两个成员国未能对政党及选举宣传的筹资作全国性立法限制,一个是瑞士,另一个是瑞典。

瑞士喜欢向世界标榜自己是民主的典范,若是能树立更大的透明度,将是有利无弊。据马丁介绍,这将加强瑞士政治制度的可信度,保护公民自己拿主意的权利。

来自斯特拉斯堡的批评

然而瑞士由于一直不采取行动,频繁受到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英)和欧洲委员会反腐国家集团(英)(GRECO)的指责,后者的多次警告(英)至今没有任何效果。“欧洲委员会无法对瑞士联邦采取制裁,最多只能宣布其不合规,但不会把瑞士开除出去,”马丁透露。

就在去年11月,联邦委员会还曾拒绝接受反腐国家集团的指令。尽管今夏斯特拉斯堡又将发布一份新的报告,可瑞士无意采取任何行动。“目前联邦层面尚无行动计划,”联邦司法局(多语)的让-克里斯多夫·盖瑟(Jean-Christophe Geiser)确认。

但在议会当中,左派近半世纪来一直致力于建立最低限度的透明度,只是毫无结果。“如果瑞士要避免成为美国式的民主,任由百万富翁‘收买’政党、影响政治,就必须有一套保证政治筹资的制度,”社会民主党(CVP/PS)发言人米盖尔·索尔格(Michael Sorg)指出。

2013年,有“资本家”背景的沙夫豪森(Schaffhausen)实业家和联邦院议员托马斯·明德(Thomas Minder)曾提出一项议会动议(法),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对政党或政治组织的捐助,都必须登记在捐资企业的年度报告上。但这项动议也遭否决。

议会选举代价几何?

根据《时报》(Le Temps)的一项调查(法),在2011年的上届联邦选举中,法语区人口大州(沃州、日内瓦州和瓦莱州)的一名候选人要想被(再次)选入国民院,需花费5-6万瑞郎。而在人口较少的州,支出金额也相对较少(1万瑞郎),但在苏黎世州的开支要超过20万瑞郎。

其中最主要的支出是在各媒体上做广告、制作和张贴海报、给选民寄发宣传信件,以及组织各种集会。2011年参加国民院竞选的3458名候选人,大部分的宣传资金都是自掏腰包或由私人捐赠。而参加联邦院竞选的候选人因选举模式受各州决定,其开支会更加昂贵。

民兵制度来搪塞

可在如今这个透明度被写进政治和企业各领域信条的时代,该如何为这样一个过时做法辩护?右翼与中间派政党及联邦委员会大部分成员认为,欧洲的要求与直接民主并不相容,后者需要靠经济对政治生活的参与来运转。

“政治家经常以志愿方式参与社群活动,而且基本不收取报酬,”右翼自由民主党(FDP/PLR)发言人安瑞莉·阿昂尼(Aurélie Haenni)强调。附加的规范会造成不切实际的官僚主义、削弱政党,甚至限制根本性权利,因为“个人对宣传活动的参与只跟他自己有关”,阿昂尼表示。

透明的银行

虽然右翼与中间派的主要政党都坚持自己的立场,但众企业却正好相反,近年来它们倒是朝着加强透明度不断迈进。瑞银集团(UBS)、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和瑞弗森这三家瑞士最大银行、食品业巨头雀巢集团(Nestlé)、保险公司安盛-温特图尔(AXA Winterthur),以及瑞士国际航空公司(Swiss)都相继决定,公开各自的政党捐助金额。

没有公共资助

瑞士政党的资金不由政府提供。在选举宣传时,各党派也完全受到一视同仁的对待,比如在选票的印制与寄送,以及联邦政府对各党派的说明文字中,都不会有任何区别。

“我们支持的是瑞士的民兵式政治体制,与各政党的立场无关,”瑞士信贷发言人让-保罗·达尔伯雷(Jean-Paul Darbellay)表示。该银行每年提供最高额度为100万瑞郎(约合668.82万元人民币)的政治捐款,按各党派在联邦及州议会的席位数分配。唯一的条件是,一个党派在联邦议会至少拥有5个席位,才能分到款项。

不透明的制药业巨头

至于接不接受这笔钱,则由各党派自行决定。“出于道德原因,瑞士绿党(GPS/Verts)决定谢绝瑞银与瑞士信贷的捐款,”该党议会小组组长巴尔塔萨·格莱特利(Balthasar Glättli)透露。而社会民主党则谢绝了大多数银行与保险公司的捐款,每年放弃的金额达到40多万瑞郎(约合267.53万元人民币)。

可是并非所有企业都自愿参与透明度建设,据《商业周刊》(Handelszeitung)年初的一次调查揭示,其中要数制药业最有保留。

热而奈指出:“政治文化的改变是不可避免的。它会首先影响到大型企业,因为这些企业需要为自己的各项支出向股东进行解释,进而会影响各个政党。最终它会影响到瑞士民主的可信度。”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