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的物价监督员 那个努力降低瑞士物价的人如何看待瑞士高物价?

man at window

身为律师的斯蒂凡·马雅汉斯 (Stefan Meierhans)是基督教民主人民党党员。作为瑞士的物价监督员,他一直关注价格制定的不合理现象。

(swissinfo.ch)

瑞士设有一个官方职务-物价监督员,一个站在消费者这边,对不合理定价说不的人。他是谁,他又看到了哪里有省钱空间?

斯蒂凡每年都会收到2500多封的信件,都寄自那些关注物价的或怒火冲天的消费者。更有甚者,会直接把尿布寄给他。

尿布这事听起来相当惊悚 。但当他说他的办公室什么奇葩的事件都经历过,那口气听起来又是那么客观镇静,我不得不问得更清楚点儿:邮寄来的不会是用过的尿布吧?

“哦,亏得还不是,谢天谢地,”他回答,单单脏尿布这个念头就够呛了,但脑补画面之后,他却对这个想法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其实他想说的是,有时候人们会把在国外购买的产品索性直接寄给他,让他看看瑞士的定价有多夸张。本来是同一种或至少质量等同的产品,而价格上却如此天差地别。

接着,他又解释了瑞士失禁用品(即成人尿片、纸尿裤、卫生护垫等用品)高价背后的隐情。

“瑞士明确规定,只有专营店才有权卖失禁用品。可这样缺乏竞争力,也就导致了过高的定价。”斯蒂凡说。再说,这里涉及到的瑞士医疗保险制度本身就存在系统性的问题,它规定了哪些产品患者可以得到报销,哪些不能。

+价格监督员建议,患者如果能够减少支出,那他应该获得奖励(英)外部链接

斯蒂凡已经做了十年的监督员,他也是在这个岗位上做得最久的。而据他观察,如果瑞士国产和进口消费品价格大幅下跌,部分原因应归咎于瑞士法郎相对欧元和美元的坚挺。

但是,在很多情况下,消费者想要选择最佳交易,却根本没得选。例如,只有一家公司提供的从苏黎世(Zürich)到伯尔尼(Bern)的列车运输服务。

斯蒂凡解释说:“在我们的宪法中规定了,如果在垄断的市场里,价格失去竞争力,那么消费者将有权受到保护。 我要做的就是当价格不基于通过竞争而定时,去切实保障消费者的权益。”

瑞士物价监督员

瑞士物价监督员的职位开始于1973年。自2008年斯蒂凡·马雅汉斯在此工作,他是瑞士第七位担此重任的人,而且他也是做这个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个。这是一个独特的职务,放眼全球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同行,除了意大利有绰号价格先生的一个十年前创立的相类似职位。其他有些国家建立垄断或贸易委员会,卡特尔办事处或履行类似职能的消费者保护监察专员。

瑞士价格监督员持续关注价格的发展变化,防止公共或私人垄断的滥用。监督执行者根据自己的观察以及大众的观察反馈采取行动。通过于定价方协商达成协议,尽力制定合理的价格,但如果协商解决不了问题,监督机构可以向联邦行政法院发布对其价格审查的指令。

对于国家定价,瑞士价格监管机构拥有“推荐权”。当局必须在提价之前征询价格监督机构的意见,而监督机构可以提出备选方案用以阻止价格上涨。在宣布涨价后,当局必须引述监管机构的建议并解释为什么建议不被采纳。

2017年,斯蒂凡和他的团队在各种不同的问题上做了工作,如医院费用,通用药费,水和污水费用,垃圾处理,广电收费。

信息框结尾

个人消费

联邦物价监督办公室(多语)外部链接虽然不是象牙塔,但其工作人员也在国家教研创新秘书处(多语)外部链接的几座白房子里办公。瑞士价格监督机构是一支由17人组成的团队。

49岁的斯蒂凡在他明亮的办公室里亲切热情地欢迎着每位来访者。办公室装饰着带有绿色、蓝色和红色色调的大幅抽象彩绘。他给我们倒了绘制着阿尔卑斯山羊的绿色瓶装瑞士矿泉水喝。

当被问及他作为消费者的第一个负面记忆时,他回忆起小时候失望的经历,那时他的零用钱连糖果都买不起。后来在挪威留学期间,他索性给当地便利店起了个外号叫“昼夜敲竹杠”。

而现今,他又对瑞士有机食品的价格皱起了眉头。

“几十年前什么都是有机的。可现在为了这个特殊的有机标识 ,人们就要多花很多钱,有时我觉得有机食品非常贵。但谁叫它供不应求呢,这就是市场规则。” 斯蒂凡说。

当他外出购物或乘坐电车时,人们经常会认出他,胆子大的人会凑过来和他交谈。

“他们建议我要密切关注一下这个或那个产品的价格。但这样的人并不多,要知道瑞士人处世总是相当委婉的。”至于那2500名的来信者,每人都会最终得到一两页的书面反馈。

“我们给消费者出主意,告诉他们是否有另一种有竞争力的价格可做选择,同时也询问他们是否尝试了这种或那种产品。我们是真心实意地想协助消费者和民众享有合理价格。”

缺乏透明度时,该如何比价?

斯蒂凡表示,像医疗和运输这些行业,因为它们缺乏透明度,所以很难判断价格是否合理。

“当人们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可选择时,就无从选择。透明度是有效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我而言,我工作的重点是在无透明度的情况下创建透明度,并让消费者了解这些信息。”

例如,今年二月份他推出了一个网站,网站里列出了瑞士医院20种常见手术的费用(多语)外部链接。用户可以通过地址和医疗保险公司归类,查询这些数据。

斯蒂凡表示,即使不是每位患者都有必要对医保覆盖的消费进行“比价”,但大家应该意识到这些成本差异,因为所有的花销最终都由身处整个社会的你我来买单。

价格监管机构的数据显示,瑞士国内生产总值中约有13%用于医疗保健,其支出涨幅速度要比工资的上涨快五倍。

“这是一颗定时炸弹。任其不管, 必炸无疑。”

虽然斯蒂凡的办公室无法制定每月需要交纳的保险金额或看病要交的费用,但其工作却显示了压制价格的权重。去年,斯蒂凡参与的委员会,提出了38项遏制医疗保健支出的具体方案。

“政府将在今年春季决定采纳哪些措施以及举措具体该如何实施。我希望至少医疗保健支出不会再有大幅的增加。”

出门行车

斯蒂凡把公共交通费用的合理分配作为一个长期目标,他对铁路全年通票运输收益的分配感到不满。他指出,尽管铁路费用在上涨,但巴士服务却因为柴油的低成本而偏得获利。理想的分配状况应该是,实际产生费用更高的铁路部分理应拿到更高的比重份额。

但怎么能算出按成本合理分配呢?

“我们正在开发一套新的票价计算系统,它综合了GPS系统、自动售票系统和移动电话系统。我坚信,它将很快闪亮登场。”斯蒂凡说。

如何省钱

与所有人一样,瑞士价格监督员在个人旅行消费时也会精打细算。

“今年夏天我要去法国参加婚礼,机票买的超划算。”他“小确幸”地说:“机票定价是一个没人能真正破解的谜团,但有一条规则,很简单:尽量提前预订。”他这次大约提前九个月就订了票。

他虽然不愿费心积攒飞行里程,但他就像其他一部分瑞士连锁超市Migros的忠实顾客一样,认真拿瑞士连锁超市的积分。他只有两张信用卡,其中一张就是由Migros免费提供的。

“我的另一张信用卡在国外使用换汇汇率更划算,所以我在国内根本没有信用卡的费用,”斯蒂凡在介绍其他小窍门时解释道。

“但使用起来你可不能马虎大意,否则你可能会吃不必要的亏。比如,如果你还贷太晚,则会被收取利率费用。有时你只有15天的时间付款,然而就在第16天,就得支付50%的利率啦。可千万小心,”他警告道。

发型和节约

到了采访结束拍照留念时,我们聊起了他那侧扫式偏分发型。 

“我得整理一下我的头发,要不然的话……通常我每周都会收到关于我发型的来信,”他边开玩笑,边打开一个里边隐藏了一面镜子的橱柜。我们都觉得这款发型和他本人很搭调。如果所有男人都打扮成“大众男孩”的风格,那该多无趣。

在过去十年里,他为瑞士居民能得到更合理的消费价格作出了重大贡献,但他本人却很谦虚。

“到底省了多少,我保留数据,通常不会公布。因为当我提出修改法律的意见或建议时,实质上我并没有做出任何决定-我只是提出建议,”斯蒂凡说。

然而,他的工作直接影响的领域(如公共交通、邮政服务、公用事业和垃圾处理)每年能给瑞士消费者节省约3亿瑞士法郎(合3.18亿美元)。

2012年,一个新的医院收费体系投入运行,价格降了约十分之一。而这又节省了每年10亿美元的开销。

“但这不全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虽然为节省百万瑞朗做出了贡献,但我不能功高自居。”

省了这么多钱都没有个人奖金?

“我已经向经济部长提出这个建议了,可他并不那么热心,”斯蒂凡呵呵地笑着说。


(翻译:熊薇)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