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社会里的精英


当老同学的网络开始瓦解




身为知名政治家、瑞银董事会成员和瑞士大企业EMS化工总裁的克里斯多夫·布洛赫,曾是多元化瑞士精英的典范。 (Keystone)

身为知名政治家、瑞银董事会成员和瑞士大企业EMS化工总裁的克里斯多夫·布洛赫,曾是多元化瑞士精英的典范。

(Keystone)

从议会到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瑞士最有权力的实体曾经被不到十位拥有多种角色的领袖把持。但如今科研人员展现出的瑞士权力分布状况,却是另一派景象,甚至不是那么“瑞士”。

“精英”(elite)一词常被用来描绘运动员或顶尖教育机构。但对社会科学家来说,用这个词来形容瑞士最有权力的决策者,是再合适不过。

“人们有时以为,当我们在讨论精英时,说的是一小群非常擅长于某方面的人,”洛桑大学社会与政治科学教授费利克斯·比尔曼(Felix Bühlman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实际上,‘elite’这个词来自‘elected’(意为‘被选中的’)。在社会科学里,我们所说的‘精英’,指的是能够对各自所在社团做出重要决定的人群。”

比尔曼是报告《瑞士精英的转变》(Transformation of the Swiss Elite)的主要作者,这是新的科研系列《瑞士社会变化》(法)(Social Change in Switzerland)中的第一份报告,该系列由瑞士社科专家中心(德、英、法)(FORS)、洛桑大学和瑞士国家科研能力中心(NCCR)共同编撰。

作为该系列的第一部分,比尔曼与同事们对跨度一个世纪的瑞士精英数据库(法)做了抽样调查,以便对他们的职业活动与各种关系作简要了解。他们发现,20世纪的瑞士精英通常有相同的社会和教育背景,组成关系紧密的权力网络,但今天的精英们却要更加多元化,彼此之间的独立性也更强。

比尔曼透露:“我们注意到,从上世纪90年代起,瑞士不同精英领域之间的关联越来越少了。目前我们处于过渡状态,将来会向哪个方向发展,我们也不很清楚。”

仅限会员

瑞士精英数据库包括2万个条目,详细列出在1910-2010年间,瑞士政治、经济、管理与学术等各精英领域众多人物的个人与职业履历。数据抽样以20年为单位划分,这些样本显示出,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瑞士精英绝大多数为富有和受过高等教育的男性,当然,他们全都是瑞士人。

有意思的是,研究人员发现,一旦某个人进入一个精英领域,那么他的名字就很可能不断出现在其他领域里。举例来说,1957年,19.5%的议员还在瑞士110家最大企业中的某一家董事会中任职。

社会科学家称之为“民兵制”,即议会成员在他们的政务之外,还继续从事本职工作。

“这解释了为何瑞士议会成员同经济协会或企业董事会保持着紧密的纽带,”报告联合作者,洛桑大学的另一位教授安德烈·马赫(André Mach)介绍说:“很多精英还在军队里拥有正式军衔。”

一个人要负担这么大的工作量,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但以前也许还不至于像现在那么极端。

“议员的工作量大有增加,”马赫指出:“立法程序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们的多数时间确实花在了政务上,但以前却不是这样。”

少管闲事

议会工作量的增加只是侵蚀瑞士精英网络的一个因素:金钱也起了重要作用。虽然以前在大银行的管理和大企业的董事会之间有大量的重叠部分,可是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这种关联已日渐削弱。

“过去30年里随着金融市场的自由化,股票市场确立了全球经济的步伐。我们在瑞士也注意到这个现象,这种资本主义产生了新的协作形式,”比尔曼表示。

马赫称,精英人群逐步脱离银行与企业是个双向过程。

“银行摆脱了对工业企业董事会的参与,因为它们的收入中,来自借贷活动的部分越来越少,来自金融市场上的投资银行业的部分越来越多,因为后者越来越有利可图。”他说道:“与此同时,瑞士大企业的融资更多依赖股票市场,更少依赖银行贷款。”

权力、政治和财富显然对瑞士的精英网络有过很强大的影响。但研究人员也辨认出一个更加微妙的影响:社会期望值。

“媒体和公共舆论越来越不能接受一个人身兼数个决策性职位,”马赫透露:“争议的论点是,如果他们要把精力分配在几个职位上,那么就不可能样样都做得好。”

新老对比

瑞士精英最戏剧化的转变之一,要数经济领域的国际化。直到上世纪90年代,瑞士跨国企业的控制权大都在瑞士人手里。1980年,瑞士110家最大企业高级管理层中的外国人比例仅为3.7%。到2010年,这个比例已上升到35%。金融巨头瑞士信贷的离任总裁美国人布拉迪·杜根(Brady Dougan)和新任总裁非洲人谭天忠(Tidjane Thiam),可谓该趋势的很好例证。

其他精英领域则不那么容易改变。洛桑大学社会科学研究员和联合作者斯蒂芬妮·基纳尔斯基(Stéphanie Ginalski)指出,尽管上世纪70年代的瑞士政府改革给了女性进入政界任职的机会,但在两性平等方面,经济精英却落在了后面。

拭目以待

研究人员称,他们还会继续以5至10年为单位,对瑞士精英资料进行取样和分析,以找出新的规律。在未得到更多资料前,还难以对精英在瑞士社会中的未来作用做出预测。不过,随着《瑞士社会变化》系列,研究人员与公众仍然可以以史为鉴。

“那些认为旧精英体系好的人会说,‘因为我们彼此关系紧密,所以能够迅速回应;如果需要做出重要决定,我们可以在小集团里一起来做,这令社会得以顺畅运转,’”比尔曼表示:“但另一方面,精英的活动又不透明……跟民主原则完全相悖。”

马赫则注意到,限制大规模移民的联邦人民动议,令预测瑞士精英的未来转变难上加难。自从2014年2月9日的投票获通过,瑞士就一直忙于同欧盟就劳动力市场协议进行谈判。

“大企业高级经理人中确实有国际化精英阶层。在学术界亦是如此:瑞士的外国教授比例之高为欧洲之最,”马赫指出:“而与此同时,政界抵制国际化的保守党派却取得了成功。这两种趋势的对比真的相当鲜明。”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