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钟表匠职业再次"获宠"


作者:Samuel Jaberg


钟表学徒蒂法尼·诺布斯热衷于漂亮的手表,她计划继续手工雕镂方面的培训。 (swissinfo.ch)

钟表学徒蒂法尼·诺布斯热衷于漂亮的手表,她计划继续手工雕镂方面的培训。

(swissinfo.ch)

2011年,瑞士制表业在创下销售佳绩的同时,也培养出破纪录的学徒总人数。

这门曾在上世纪70年代钟表危机中失去光环的行业,如今吸引来的不仅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还有计划重新择业的成年人。

“摆动的机芯,就好像跳动的心脏,”伊莎贝尔·穆斯特利(Isabelle Musitelli)形象的比喻道。这位38岁、半路出家的钟表学徒坦言,自从2007年参观了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的钟表博物馆后,便燃起对自己新职业的激情。

“传统、技巧与精细令我着迷。我最爱的,莫过于组装机芯,赋予它生命,”来自伯尔尼汝拉区的她补充。现在穆斯特利在接受为期6年的夜校培训,为取得钟表技工的联邦资格证书(CFC)而努力。

自从15岁念完初中,穆斯特利只打过些零工,比如售货员,她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厂里作质检员。目前失业的她,希望借助新的资格证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塔默兰跨地区进修中心(CIP-Tramelan)培训主管安德烈·马扎瑞尼(André Mazzarini)观察到,有更多人显示出对各类钟表培训课程的兴趣。准学员的情况各不相同,不过有一种明显的趋势:“女性学员多是没有资格证书,从事销售、餐饮或护理等职业的人,她们想要一份工作时间固定、薪酬更高的工作。而有意改变职业的男性,则多数已有技术背景。”

缺乏培训教师

比尔技术学校(lycée technique de Bienne)的课堂上也总是座无虚席。15年前新生人数还屈指可数,如今虽然只有12个招生名额,前来参加入学考试的学徒却摩肩接踵。“如果我们找得到更多培训教师,就能扩大招生。然而我们能开出的工资远远低于制表企业对培训技师的薪酬,”培训部主管丹尼尔·迪茨(Daniel Dietz)遗憾地表示。

教三年级的培训师勒内·马雅(René Maillat)仍清楚地记得,就在不远的过去,这门职业还曾经信誉扫地。“1988 年,我曾经是波朗特伊(Porrentruy)技术学校唯一的钟表学徒工。若不是为了我,他们都可以关掉这个专业了,”他述说道。在石英表危机之后,大批钟表学徒转行去作房屋管理员、警察或海关职员。

此后时代发生了变化。“20多年前,随着机械表的回归,这个职业的价值开始回升,”制表业业主协约(Convention patronale de l’industrie horlogère)的罗曼·加洛谢(Romain Galeuchet)介绍:“我们注意到近几年学徒人数逐渐增加。2008-2009年的危机曾令人数略有下滑,但下降并不明显。”

强过银行职员和教师

某些职业-尤其是制造手表用精细元件的微机械工-却仍然不受重视。“我们的确在这方面遇到招工难的问题,但总的来说,近几年有关培训机构已做出相当大的努力,”高珀富斯公司(Greubel Forsey)总经理埃曼纽尔·瓦伊尔(Emmanuel Vuille)透露。

对瓦伊尔而言,钟表业的所有工种-无论是车工还是雕镂工,知名度都得到提高:“从事钟表制造业变得富有魅力,人们觉得这门职业甚至强过银行职员或教师。”

“这门职业的升值更多在于社会方面,而非经济方面,”马扎瑞尼指出。只有非常熟练的专业人员才可以讨要高薪。刚刚完成学徒阶段的人,月薪一般只在3500-4000瑞郎左右(约合2.4-2.8万元人民币)。

豪华品味

“钟表业有点儿吝啬,但大集团的社会福利很吸引人。年轻人所梦想的,是能在这一职业中迅速进步的可能性、去海外生活的机遇,以及可以近距离接触高档产品的工作特性,”比尔的培训师让-马克·马泰(Jean-Marc Matthey)表示。

在马雅的课堂上,有一点不言而喻:除了对认真完成工作的热爱,和对精准与细致的兴趣,这些未来的钟表匠所选择的,也是一份有机会接触豪华与魅力天地的职业。“知道那些名人手腕上带着瑞士表,这点令人自豪,”蒂法尼·诺布斯(Tiffany Nobs)吐露。

托马斯·帕雷(Thomas Paley)向往着服务于积家(Jaeger LeCoultre)或宝玑(Breguet)品牌:“他们制造出可靠精准、设计精湛的产品-这竖立了瑞士的良好形象。”戈尔根·塞利姆(Görgün Selim)则更加坦率:“在开始我的学徒生涯前,手表里有些什么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我只关心它的美感与豪华。”

钟表文化

另一代人,则抱着另一种价值观。伊莎贝尔·穆斯特利根本不在意自己制造的手表是否跟乔治·克鲁尼或是迈克尔·舒马赫这类明星沾得上边儿。在工厂里,根本就没有“豪华”二字的位置。比起闪亮的衣装,钟表匠们更常面对的是锉下的金属屑;而17世纪法国胡格诺派(译者注:此称谓为法国天主教徒对加尔文派教徒的称呼)的文化遗传在汝拉山谷留下了不少痕迹。

“钟表文化在企业里仍然根深蒂固,缜密、节制与严格几乎与灵巧及其它技术能力一样重要,”马扎瑞尼确认。这种传统也反映在培训过程中,一个世纪以来,这种培训方式几乎未曾改变。在第一年的学徒阶段,所有的锉、钻或是车削工作,仍然都是手工完成。

即使未来的钟表匠在进入职业市场时不会遇到什么困难,对此仍要抱有谨慎的态度。上世纪30或70年代的惨痛危机,不但令钟表匠感到是对其技术、也是对其自身的质疑,而危机也消除了过度的沾沾自喜。“忧虑感并未完全消失,人们对此保持着警觉,”加洛谢强调。

所以绝不能大批量培养钟表匠,或是放松要求。“那就等于是自杀。目前,中国人已在生产高质量的零件。为了生存,就必须保留高度熟练的劳动力,”马泰指出。这个意见也得到瓦伊尔的赞同:“机械钟表的前景非常好,可是也存在一种实际的风险,就是过度追求增长,从而导致质量的降低。”

制表师职业培训

2011年,瑞士的7所钟表学校共招收425名新生,比2010年增加了9%。毕业生人数达到330名,也创下纪录。10年前,这个数字仅为去年的一半。

越来越多的钟表学徒工选择双轨制培训,即一面在企业参加实习,一面在学校接受培训。近35%的新生培训采用这种方式,比2004年增加16%。

“在19世纪70年代,工业界开始资助各个技术学校。如今已不再是这种情况,不过这解释了为何技校比企业培养出更多的钟表匠”,比尔技术学校培训师让-马克·马泰透露。

几年来,除了传统的钟表修理师(4年)与钟表技工(3年)培训外,各职业学校还提供了两年制的培训课程,结业时可取得联邦职业培训证(AFP)。“这即能满足制表业对熟悉操作工的需求,又适合那些未必有能力完成整个培训过程的年轻人,”马泰强调。

制表业的兴衰与复苏

制表业是继机械仪表和化工业之后的瑞士第三大出口工业。各钟表公司主要集中在纳沙泰尔、伯尔尼、日内瓦、索罗图恩(Solothurn)、汝拉和沃州(Vaud)等州。

 

上世纪60年代,制表业的用工人数达到了顶峰,1500家制表企业共雇佣员工近9万人。

从70年代初起,主要产自亚洲的石英表的竞争带来了市场的变革,令制表业深深陷入危机

到80年代中期,制表业尚存的500-600家企业雇佣的员工总数仅为3万人左右。

瑞士制表业后来的复兴经历了两个步骤:尤以斯沃琪(Swatch)品牌手表为主的大众型表的生产,及在近10年中对豪华表需求的膨胀。

2000年,从事制表业者的人数为近3.7万人,分布在575家钟表企业。2008年,该行业共有5.33万受雇人员(企业总数为629家)。然而由于第二年经济的衰退,20多家企业共裁减了4000多个岗位。

2010年经济的复苏弥补了上一年的损失。2011年是制表业创纪录的一年,销售额增长了19.1%。按照该行业主要企业的估计,2012年可谓开门红。

“我们年年创纪录,2012年也会保持同样的节奏,”斯沃琪集团总裁尼克·海耶克(Nick Hayek)于年初宣布。该集团是世界最大钟表集团,预计今年将在瑞士新增500-1000个工作岗位。


(译自法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