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阿尔卑斯 "音乐酒店"拯救没落滑雪场

被称作“阳光露台”的布劳瓦尔德(Braunwald)

(imagepoint.ch)

过去几十年间,瑞士阿尔卑斯山区的布劳瓦尔德(Braunwald)是受欧洲有钱人青睐的旅游地;而现在这里却门可罗雀。当地格拉鲁斯州的滑雪场把重振雄风的希望寄托于建筑师Peter Zumthor的一项颇有“乐感”的项目。

作曲家贝拉·巴托克(Béla Bartók)曾居住于此,瑞士木思里(Bircher Müesli,又译作瑞士什锦麦片)也是在这儿问世的。这里举办过瑞士第一个古典音乐节,还有直达列车将滑雪客从巴黎直接运送于此:对一个如今只有坐缆车才可以到达的小滑雪站来说,这一切的辉煌都成了昨日的回忆。

地处格劳宾登和苏黎世之间的高地,这座滑雪场被称为瑞士德语区的“阳光露台”。 然而同很多其他位于1300米“中海拔”地区的滑雪场一样,这里目前困境重重,不仅缺乏基础设施,而且还要面临其他降雪更充足地区的竞争。近几年,该地区酒店的床位数大幅下降,而居民也是从1960年的近500名减少到2013年的380名。

如果说,滑雪场在下面平原地区遇到长时间大雾时还会一时门庭若市,那当地的居民则是真的看不到希望了。一家酒店关了张,另一家则在大火中被烧毁,为搞清事故原委,事件还被诉诸法院。除此以外,当地一家食品店也关门大吉。

“我记得,在我作滑雪教练的时候,这里每年冬天都有成群的游客,”摄影师Fridolin Walcher感慨道:“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现在,该地区基础设施匮乏到连酒店工作人员都没法在当地找到住处。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住在平原地区,每天乘小缆车来上班。

布劳瓦尔德(Braunwald)

同其他瑞士阿尔卑斯地区一样,布劳瓦尔德的辉煌时代开始于20世纪初,受益于疗养院和缆车的建设。

1936年,瑞士的第一个音乐节在这里举行。

营养医师Maximilian Bircher-Brenner在这里发明了著名的“瑞士木思里”(Bircher Müesli,又译作瑞士什锦麦片)。

建筑师们也让布劳瓦尔德成为理想的滑雪目的地。直到今天,他们还从世界各地专程前来,欣赏Hans Leuzinger的建筑作品,尤其是Ortstockhaus饭店和各式山间木屋。

让布劳瓦尔德至今引以为豪的是,这里有瑞士阿尔卑斯俱乐部的第一个活动地点,有第一家瑞士滑雪俱乐部、瑞士第一个滑雪课程和第一家滑雪板制造厂。

黄金时代的最后一丝痕迹就是大酒店(Grand Hotel,现名童话酒店Märchenhotel)。它由豪华酒店的先锋Josef Durrer建造。Durrer曾和妻兄Franz Josef Bucher共同建设了卢塞恩湖边的Bürgenstock酒店。

信息框结尾

工业规模

确切地说,在平原的Linth河沿岸,众多废弃的工厂映证着当年的繁荣:就是在格拉鲁斯州-此地多座纺织工厂的建立代表了瑞士工业革命的开端,而这些工厂在20世纪末陆续关了门。如今,瑞士近一半的棕地都在格拉鲁斯州境内。而且,不是所有的旧工业区都得到了重新安置。

结果“荒地” (friche) 成了格拉鲁斯州无法摘下的帽子,很多人都用这个词来指代这里被遗弃的地区。

格拉鲁斯大搞结构改革,成为瑞士在市镇融合方面的先锋州,它的镇从原来的25个合并成如今的3个。尽管如此,“阿尔卑斯棕地”的帽子依然对它如影随形,实为挥之不去。这一点从建筑设计杂志《Hochparterre》今年10月底在Elm(布劳瓦尔德的邻镇)举行的一场座谈会上可见一斑。有的人甚至确信该地区陷入了“人工昏迷”。

新成立的南格拉鲁斯镇容括了布劳瓦尔德,是瑞士面积最大的市镇。镇长Thomas Hefti表示:“我觉得‘荒地’这个称谓带有歧视性,这里是有人居住的!除了水电工业外,我们还有各种王牌,可以发展可持续性的软性旅游。”

(Keystone)

众星捧月- Peter Zumthor

王牌之一就是建筑师Peter Zumthor,这位2009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在格劳宾登州Vals镇修建了多个温泉浴场,让小镇成为众人焦点。他下一个大项目就是要在“阳光露台”修建一座“音乐酒店”。

为了准备该项目,一个目前获资3000-4000万瑞郎的基金已经建立。据基金会主席,外交官Benedikt Wechsler透露,酒店将包含一个可以容纳300位观众的音乐厅、70个房间、一个疗养服务区以及一家“高档但非高不可攀”的餐厅。好几位瑞士德语区的知名人物都成为了基金会成员,其中还有大媒体集团荣格(Ringier)家族的Annette Ringier。

自从2012年3月项目推介以来,布劳瓦尔德的居民们一直急切地想了解更多相关信息。在一次在村庄里举行的信息发布会上,Benedikt Wechsler介绍道:“Peter Zumthor说从没见过比布劳瓦尔德这里更美、更伟大的阿尔卑斯山景,尽管他以前已经见识过不少美景。他还需要做一些审核工作,选址结果应该在年底之前宣布。”

在Elm的座谈会上,建筑师透露出了自己对音乐和布劳瓦尔德美景的热情。会上的讨论随着阿尔班·贝尔格(Alban Berg)的乐曲节奏进行着。他本人解释说:“因为新维也纳乐派[以阿诺尔德·勋伯格(Arnold Schönberg)、阿尔班·贝尔格和安东·韦伯恩(Anton Webern)为代表人物]就像是我的故乡。”

建筑师Peter Zumthor

1943年出生于巴赛尔。Peter Zumthor的代表作有:格劳宾登州Vals镇的温泉浴场、奥地利布雷根茨艺术馆以及科隆现代艺术博物馆。

格拉鲁斯州的布劳瓦尔德距苏黎世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那里未来的音乐酒店预计将拥有70个房间和一座音乐厅,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音乐活动计划也在筹划中。

“布劳瓦尔德音乐酒店”基金会于2012年3月成立,以负责项目的筹备计划。

出于对当地政策的支持,瑞士联邦为2012-2014年间的项目计划工作提供了6万瑞郎的资助。为这头3年,州政府和镇政府也分别提供了6万和12万瑞郎的资金支持。基金会筹集的私人捐助达到25万瑞郎。

为了酒店的建设和维护,基金会已经指出,它需要找到高级别的文化赞助方。

信息框结尾

“不只是多办一次音乐节”

Zumthor最不想要的就是“再搞第n场音乐节”。他的愿望是建造一个用于创作和艺术试验的场所,就像当年,贝拉·巴托克(Béla Bartók,1881-1945) 受Paul Sacher之约来到布劳瓦尔德进行作曲。1938年,匈牙利钢琴家巴托克在这里度过了几个星期的时光。而女钢琴家克拉拉·哈丝姬尔(Clara Haskil)也曾在此进行创作。

Fridolin Walcher在布劳瓦尔德土生土长,他参与筹建了一个文化咖啡厅,旨在重塑乡村的文化生活。在他看来,Peter Zumthor能够确保“地区的复兴,因为他不仅是良好建筑设计的保证,也是国际声誉的保证。我们的目标是:只要作曲家或音乐家们没有收到布劳瓦尔德的邀请,他们就会自问为什么...”

Peter Zumthor要建造的不是一座“孤独的灯塔”,而是一座能带给周边地区活力的文化机构。他特别强调了热情待客的意义,“我们有时忘记了本来会做的事情”,他如是说。“在那些依赖旅游而生存的地区,人们应该对自己的角色定位抱有情感,”他继续说,“他们应该知道自己从那里来,拥有什么。”他提到,这将是个“有自信的地方,可能是座木质建筑,带有当地的记忆。”

要实现Peter Zumthor的音乐酒店项目,还要经过很多步骤,寻找投资人还需得到当局批准。在期待项目实现的同时,布劳瓦尔德和格拉鲁斯还有其他紧急的卷宗要处理。11月底,相关市镇进行了投票,决定一些学校的去留。在沉睡了许久之后,南格拉鲁斯镇要苏醒了- 当然,是伴着音乐醒来。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