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难民


从临时收留到永久居留




针对临时收留的人发放的F卡,在瑞士政坛上引起争论。 (Keystone)

针对临时收留的人发放的F卡,在瑞士政坛上引起争论。

(Keystone)

瑞士是个中立国,自古就有收留难民的传统,象欧洲其他国家一样,瑞士也正在面对大批量难民涌入的问题。当一个难民的避难申请遭拒后,一般会得到短期的临时庇护,直到他能安全归国。而许多难民则带着“临时收留”的身份,在瑞士滞留了多年。现在这种现象引起了瑞士政坛上的热议。

从地中海搭船偷渡到意大利或者希腊的难民数量于6月初超过了10万。如此猛烈的难民潮至今史无前例。瑞士也受到了波及,一方面申请难民的人数剧增,另一方面瑞士越来越多地被当作难民前往北欧的中转国。

根据瑞士国家移民秘书处(SFM)的数据,直至今年年底,在瑞士申请难民的人数将达到29000人,比2014年多出6000人。这对于瑞士难民机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联邦呼吁瑞士各州同心协力,共渡难关。

难民的大批涌入令瑞士在难民问题上本已紧张的政治气氛更加剑拔弩张。因为不仅难民的数字在增长,难民申请者数字也在增加,其中包括那些难民申请遭拒的人,也允许留在瑞士。这听起来有些自相矛盾,但是实际上却不矛盾。

临时收留的难民

瑞士难民法接收那些真正的难民,同时对那些被拒绝的难民申请者提供临时收留,如果一个难民回国有生命危险,那么就不会被遣送回国。

根据瑞士的难民法:难民是在来源国或者最后生活的国家,因种族、宗教、国籍、属于某个社会团体或者因为政治立场受到排斥;或者能证实逃亡理由的人。

理由:一位难民申请者只有在他能证明被追踪迫害的事实才能被接纳,这点对所有战争地区、独裁者国家、瘫痪的国家的难民有效,比如叙利亚、厄立特里亚、索马里。这是日内瓦协约的规定。如果遣返回国对一位被拒绝的难民有生命威胁,那么根据国际法,就要取消遣返。

瑞士认可这种境况,并为这样的难民提供临时庇护,就算这个难民的避难申请遭到官方拒绝。他们得到为临时收留的外国人发放的“F”证。在过去的几年中,瑞士官方发放了许多这样的证件。

F证出现于1987年,当时的性质是发放给等待遣返短期停留的难民。“20世纪90年代末,许多科索沃人持这种证件,等待战争结束回到前南斯拉夫的家乡去,” 联邦移民委员会(EMK)副主席Etienne Piguet说。但是后来许多国家的冲突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情况也越来越复杂。移民的类型也在发生根本的变化。

根据这位副主席的说法,许多持有临时收留证件的难民,后来永远地留在了瑞士。但是这一F卡,令他们无法真正地融入社会。

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持有F卡的难民与被接收的难民在瑞士享受的待遇不同。尽管根据法律,他们允许在瑞士工作,但是他们进入劳工市场的道路却阻力重重。他们的文凭不被承认,而且居住权只局限于固定的州,证件的名称“临时收留”也令雇主望而生畏。

另外持F卡,找到工作的人,必须缴纳10%的难民税,找不到工作的人靠社会补助度日。

移民和民众调查论坛的副主席Denise Efionayi-Mäder认为这是恶性循环,她说:“这一系统将临时收留的难民挤到了社会的边缘。法律虽然规定,在瑞士住满至少5年后,可以从F卡换成B卡(限时居留证,每年延一次),但是前提条件是,必须经济独立。可是这些持F卡的人很难找到工作,所以许多人多少年甚至10几年都只能保持‘临时收留’的身份。”

今年5月底瑞士共有31000人持F证件,关于这些人人们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至少直到2014年底是这种情况。当时Denise Efionayi-Mäder和Didier Ruedin一起,接受联邦移民委员会的委托,进行了一项调查。“我对于这些难民的年龄感到惊讶:许多人才刚刚20岁,还有许多孩子在困苦的情况下长大,” Denise Efionayi-Mäder说。

调查显示,从F卡到B卡,或者到返回家乡的持续时间越来越长。目前拥有F卡人中的一半已经在瑞士超过7年,12%甚至超过16年。

围绕“临时收留”这个状态一直都在进行讨论,近期再次成为政治话题的中心。右翼党派瑞士人民党认为F卡的发放太过大手笔,尤其对于厄立特里亚和斯里兰卡难民发放得过多,人民党认为应该在遣返上多下功夫。

“F卡应该取消,因为实际上它是一种变相的居留许可,”瑞士人民党国民院议员Heinz Brand说,他也是强化难民法的国会动议发起人。瑞士应该为那些真正需要的人提供庇护,但是瑞士毕竟是一个小国,无法收留所有人。

他认为促进受拒难民的融入是错误的,对于纳沙泰尔大学的调查报告,他也不以为然:“这些人缺少的不是工作,而是没有兴趣工作。社会补助不应该太过大方,应该只解决燃眉之急。”

紧急救助

被拒绝的难民申请者,必须在短时间内离开瑞士,否则就是非法停留,没有权力获得社会救济,就算无法马上离开瑞士也是如此。

根据联邦宪法第12条,他们只能从所在州的社会福利机构和移民局得到紧急救助(住宿、食物、服装和医药),这笔救助金从每天6.50-12瑞郎不等,最初以代购券的形式发放。这一措施的目的是,促使难民尽快离开瑞士。

而社会民主党派的国民院议员Cesla Amarelle却完全持相反的态度,她认为这个“临时收留”题目被用作了政治工具,她说:“人民党谈到滥用,而实际上正是因为他们党派的政策,令临时收留的难民数量增多。在2013年的难民法改革中,人民党将逃亡从避难的理由中取消,从那以后,许多厄立特里亚人得到了‘临时收留’的身份,留在了瑞士,在艰苦的条件下生活。”

对于Cesla Amarelle来说,对于大多数临时收留的难民来说,短期内返回故里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她希望,他们能享受更多权益,更好地融入:“将所有难民遣返回国,在政治上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上却很难。就连人民党前主席布劳赫都未能前往厄立特里亚,他的行程到了埃塞俄比亚就结束了。现在要让普通的厄立特里亚人回到这个世界上最令人作呕的独裁者那里去,简直是荒唐!”

联邦移民委员会,根据纳沙泰尔大学的调查提出了针对那些被驱赶的人拿出新补充保护措施(德)的建议。

让那些受到驱逐,无家可归的难民在瑞士受到保护。在瑞士生活6年之后,应该让他们自动获得居住许可。

联邦难民委员会副主席Etienne Piguet表示,这不是要将被收留和被拒绝的难民同等对待,他说:“在最初的几年,必须保留履行遣返的义务。”

人民党坚决反对联邦移民委员会的建议。“这让瑞士对难民更加有吸引力。”而Etienne Piguet则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说:“6年后得到瑞士的居留权,对于难民来说这并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因为不同调查显示,这并不是难民决定前往一个国家避难的决定性因素。”

无论如何,针对“临时收留”这种难民身份,国会将在近期进行研究。联邦将最晚在2015年底表态。相关问题将由10月份选出的新国会来解决。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