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雾霾 瑞士空气堪与北京相比?

苏黎世阴霾天

冬季瑞士也时有阴霾的天气,图为被微尘弥漫的苏黎世上空,摄于2016年12月6日。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近来瑞士联邦材料试验和科研研究所(Empa)将瑞士的空气样本与北京空气样本进行了对比,得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结果:瑞士某些地区空气样本中所含微尘的氧化潜力甚至超过北京。微尘的“氧化潜力”是影响人体健康的重要因素。

“氧化潜力(oxidative Potenzial)是指微尘中成分造成氧化压力的能力。微尘进入细胞后造成伤害的主要途径是产生氧化压力(oxidative stress),也就是机体活性氧成分与抗氧化系统之间平衡失调,进而损害细胞。”王京教授,联邦材料试验和科研研究所(Empa)

引言结束

尤其是瑞士部分农场空气微尘的氧化潜力比北京市区主干道上的空气微尘更高,因为农场周围空气中的微生物浓度比较高,免疫力低的人长时间吸入这种空气容易出现健康问题。

瑞士媒体对这一对比结果进行了报道,一时间瑞士上到相关联邦机构,下到普通大众一片哗然,瑞士的空气难道真的如此糟糕?

就此瑞士资讯采访了瑞士联邦材料试验和科研研究所(Empa)负责这个项目的团队负责人王京教授和论文第一作者岳扬博士。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空气中的微尘也超标吗?是偶尔超标,还是经常现象?哪个季节最容易超标?

Empa空气与颗粒技术课题组:瑞士绝大部分地区的PM10都在规定的质量标准之内,仅在一些特定地区的PM10(通常是指粒径在10微米以下的颗粒物)会偶尔超标。瑞士现行的PM10 24小时平均限值是50 μg/m3,在一些大城市市区,如苏黎世城区,冬季的PM10可能高于50 μg/m3。这样的污染天气只短暂出现在冬季的少数几天。

swissinfo.ch:近日媒体关于瑞士空气与北京空气对比结果的报道,是否可以理解为:瑞士的空气并不比北京的空气好?

Empa:这样的说法并不正确。单位质量的瑞士空气样品的氧化潜力比北京空气样品高,而单位体积的瑞士空气样品的氧化力则低于北京空气样品。

但在评估空气质量的好坏时更多使用污染物的体积浓度,因为人体在单位时间内呼吸的是相近体积的空气,而不是相近的空气颗粒物样品。

另外,在我们的研究,瑞士空气样品中的有害金属元素如镉、铅、砷和内毒素的浓度都明显低于北京的空气样品。

swissinfo.ch:秋末冬初,瑞士常常有那种雾气蒙蒙的天气,空气能见度很低,这也是雾霾天吗?这样的空气也是因微尘所致?这种天在瑞士需要戴口罩吗?

Empa:秋末冬初的雾蒙蒙天气主要是雾气造成。雾气主要是空气中的水气凝结形成的水滴,不同于霾。从瑞士联邦环境局的全年监测数据来看,瑞士11月底12月初的颗粒物浓度并没有明显高于其他时间段。因此,并不需要戴口罩。

swissinfo.ch:报道中提到,瑞士某些地区空气样本中微尘的氧化潜力甚至超过北京,您能具体说说吗?

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王京教授。

(ETH Zürich / Giulia Marthaler)

Empa:准确的说是单位质量的水溶性瑞士空气颗粒物的氧化潜力比北京的略高一些,具体的原因可能是颗粒物成分的不同。

由于研究目的和手段的原因,我们只测定了水溶性空气颗粒物的氧化潜力,因此只能说,比较相同质量的水溶性空气颗粒物,瑞士部分地区的比北京的高,而不能笼统的说瑞士某些地区的空气颗粒物氧化潜力比中国的强。

但如果计算每立方米空气中的氧化潜力,由于瑞士空气颗粒物浓度明显低于北京,因此单位体积的瑞士空气的氧化潜力反而比北京低。

swissinfo.ch:很多中国人来到瑞士之后都会染上瑞士人的家乡病之一:花粉过敏,这种病与空气中的花粉有关,花粉也是微尘的一种吗?

王京

1979年,生于中国宝鸡。

2000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之后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攻读硕士,2003年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

2005年在明尼苏达大学获得航空工程博士学位并继续在机械工程粒子实验室做博士后,2007年成为科研助理教授,2007-2010年在粒子技术实验室担任实验室主任。

2010年至今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研究所,建筑、环境、测绘系教授,同时担任联邦材料试验和科研研究所(Empa),空气与颗粒技术课题组组长。

重点研究课题为空气污染控制、纳米粒子运输及减排;空气纳米粒子测量;空气和水的过滤及多阶段流动力学。他的许多科研工作有助于加强人们对“纳米材料对环境、健康及安全影响”的理解。

信息框结尾

Empa:是的,花粉过敏主要与空气中的花粉有关,这种家乡病主要发生在春天。花粉的大小在数微米到数十微米,春天部分花粉会飘散在空气中成为空气颗粒物的一部分,随着人体的呼吸而进入呼吸道并引起部分敏感人群的免疫反应。

swissinfo.ch:报道中还提及,瑞士农场中的空气比北京大街上的空气质量还差,能这么说吗?

Empa:不能这么说。单位质量的瑞士农场空气样品中的内毒素含量确实比北京城区主干道上的内毒素含量要高,但在单位体积的瑞士农场样品空气中的内毒素含量反而比北京大街上的内毒素含量低。

这个主要原因是北京空气样品的颗粒物含量远高于瑞士。在实际情况下,在单位时间内,人是呼吸相同体积的空气而不是相同质量的空气颗粒物,因此瑞士农场的空气并不一定比北京大街上差。

并且,内毒素主要来源于人类和动物的活动中的空气微生物,农场中空气微生物由于动物的活动和养殖过程中会释放出大量的微生物到周边空气,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环境。

另外,内毒素只是空气颗粒物成分的一小部分,其他的成分如金属元素、有机物和黑炭等对空气质量的影响也非常大。

swissinfo.ch:北京的雾霾天对健康的危害到底有多大?北京人似乎并不是十分在意,戴口罩的人也不多,您觉得戴口罩很重要吗?

Empa:北京大气颗粒物的危害主要集中在呼吸道疾病的感染和传播。戴口罩一方面可以过滤部分大的颗粒物,减少入肺颗粒物的浓度;另一方面,很多呼吸道疾病主要通过空气传播,患者佩戴口罩可以降低病原微生物在其周围的扩散,减小病原微生物在健康人群的扩散。

因此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建议呼吸道疾病的患者戴口罩,其他人也可以佩戴。

swissinfo.ch:北京近些年在努力治理空气污染,现在是否有所改进?

十年前高峰期的北京市中心,现在北京的空气质量经过治理已经有所改善,但尚未达标。

(Keystone)

Empa:在过去几年里,北京的空气质量在各部门的联合治理下确实有明显的改进。在2018年5月14日北京市环保局发布的新一轮北京市PM2.5来源解析报告中,2017年的年平均PM2.5浓度为58 µg/m3, 而在2013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刚开始实施时,这个一数字是89.5 µg/m3

经过过去5年的治理防治,PM2.5的浓度已经下降了三分之一多。当然,这个浓度还达不到中国和国际通行清洁空气的PM2.5标准,但已经比之前的严重污染有很大程度的缓解。

未来,随着新的大气污染防治措施的实施,这些污染物的浓度会进一步下降。另外,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空气颗粒物的成分在不同地区有非常大的差异。

因此,通过辨识诸如内毒素等有害成分和关注大气有害成分防控措施的实施,可以完善现有的以空气悬浮颗粒物总质量为主要考量因素的空气质量标准。

swissinfo.ch:瑞士哪座城市的空气质量最糟,什么原因?

Empa:瑞士整体的空气质量都符合健康空气质量标准,在苏黎世、日内瓦和洛桑这样的大城市PM2.5也都在20 µg/m3 以下,仅仅在卢加诺地区可能略微高一些。

经过Empa空气与颗粒技术课题组的专业解说,无论是瑞士人还是生活在瑞士的中国人都松了一口气,又可以放心大胆地在瑞士”醉氧“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