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需要银行保密法


当美国和欧盟对瑞士的银行保密法发起攻击时,瑞士银行家强调,银行保密法是为诚实的顾客服务的。从瑞士的角度来看,这是无可置疑的。

Rolf Benz是一名律师,同时也是苏黎世实用科学高校经济法律研究所的教授,他就瑞士为什么有银行保密法,回答了swissinfo的问题。

为什么瑞士要有银行保密法?Benz教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深吸了一口气,他解释说这是一种数据保护的形式,相当于医生对病人的保密数据,深受瑞士人的欢迎。

他说:“我们瑞士人每年要填写一个非常繁复的税单,每个人都必须给出所有的个人数据,从工资收入到股票的保管,而且必须附上详细的证明材料。”

除此之外,瑞士人还经常要针对本国的税收政策进行全民投票,常常令外国人无法理解的是,我们常常自愿提高税率。

“因此作为‘回报’,我们希望税收部门相信我们,认为我们是诚实的人而不要时常地窥视我们。银行保密法令我们有‘被信任’的感觉。”

逃税和欺骗

出于这个原因,瑞士将“逃税”和“税收欺诈”区分开来,Benz教授举了两个例子:“如果一个人在填写税单的时候,隐瞒一些收入或者财产,无论是故意还是粗心都算‘逃税’。”

在填写税单时有疏漏,是一种轻微的犯罪行为。但是税务部门不能从银行那里进行查询,除非税务局已经做过调查,比如邻居曾经注意到某人在某家银行中提过款。

而税收欺诈则是另一种情况,是有意识地制造假文件。比如出示假收入证明(Lohnausweis)或者其他假证明。Benz教授说:“这是制造假证和故意误导。针对一些可疑案例检察院会进行审理并有权要求审阅银行数据。”

逃税和税收欺诈在瑞士也属于犯罪行为,但是被区别对待。

诚实是信任的基础

实行直接民主的瑞士有着诚实的“本性”,也正是因为这种本性令瑞士将逃税和诈骗区分开来。瑞士的税务局对于交上来的税单,一般都持着“信任”的态度,这里存在着相互的信任。

确实如此,瑞士的人民是值得信任的民族。Benz教授认为,这与瑞士对于个人数据的保护密不可分。“不经常被看作是‘诈骗犯’的人,也用不着常常诈骗。”因此银行保密法实际上是税务局和纳税人之间的一种诚信关系的体现,在瑞士有一个不成文的口号:“我实事求是地做人,也希望得到信任。”

不同的法律?

但是有些外国人从本国的税务机关那里“卷”了钱存入瑞士的银行,那么瑞士人的诚实本性是不是成为了某些人的“可乘之机”?

Benz教授说:“这就不好说了。”他反问,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因为可能遭到滥用而有必要而放弃我们自己特有的属性?

可行之策是,只向那些在瑞士有固定住处的人实行银行保密法。Benz教授认为这是可以想象的,但是问题是,对于外国银行顾客应该采用什么附加条例呢?这将意味着德国的查税人将经常光顾瑞士银行寻找德国逃税人的踪迹?

“我认为在瑞士应该使用瑞士的法律,就像在瑞士生活的穆斯林人,他们的头巾问题和女孩子们的游泳课问题一样,难道我们在瑞士也要在瑞士推行沙里阿(Scharia)制度吗?”

全民投票

这样看起来,似乎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除银行保密法,但这又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就算不考虑是否棘手,难道其他的金融基地也要放弃它们原有的特点吗?

Benz教授认为,之所以有这么多国外的资金流入瑞士银行,是因为瑞士的整体因素(政体稳定、汇率稳定、法律安全、腐败少等等)。他不能确定的是,瑞士的银行保密法是否在这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日内瓦私人银行Yvan Pictet在法语区《时间》报上对这个问题给以了回答,他说:“如果瑞士没有了银行保密法,瑞士金融领域所创造的价值将减少一半。”

针对瑞士公民将在全民投票中“埋葬”银行保密法,无论是Benz教授还是Pictet都认为不太可能。

瑞士资讯(swissinfo.ch),Urs Maurer

瑞士银行保密法

银行保密法赋予瑞士的银行为顾客保守数据秘密的义务。

顾客是秘密的主人。

但是银行保密法并不是绝对的,它有法律边缘。

法制机构可以针对一个可疑的案例向银行调查该顾客的银行数据。

瑞士税收机构可以针对有可能的税收欺诈向银行查询相关数据。银行数据也可以依据法律向国外官方机构公开,这是双重税务协议中的规定。

而联邦金融监督机构FINMA不受银行保密法限制。



链接

×